【量化历史研究】富国的工资增长更快吗?(9图)
来源: 量化历史研究
2019-01-11
作者: 不黑不白
本文为“量化历史研究”第293 篇推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众所周知,在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劳动者的工资在一生中会经历大幅增长,但是,欠发达国家的相关证据很少。那么,这些欠发达国家的劳动者一生中工资会经历大幅增长吗?和发达国家相比,到底谁的工资增长更快呢?

David Lagakos, Benjamin Moll, Tommaso Porzio, Nancy Qian 和Todd Schoellman在论文“Life-Cycle Wage Growth Across Countries”中,整合了近50年来17个国家的大样本家庭调查数据,讨论了不同国家生命周期工资增长的变化情况。他们发现,富国的工资在生命周期中增长幅度远大于穷国。在富国,经验最丰富的工人工资高于无经验工人工资,幅度是一倍。但是,在穷国,经验最丰富的工人工资高于无经验工人工资,幅度只有50%。这或许与各国教育水平差异有关系,教育水平越高则工资差越大。

图1  20-24年工作经验的工资增长率与各国人均GDP

作者采用了三种方法来衡量生命周期中的工资增长。第一种方法,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构建跨国生命周期工资增长曲线,即经验-工资曲线。其中,“经验”指的是劳动者完成学业或满18周岁后所经历的时间,以较短的年份为准;“工资”按照劳动者收入除以工作时间计算。第一步,对每个国家每个调查年份的数据按5年工作经验框(experience bin)计算平均工资,算出其与最低工作经验框(0-4年)平均工资的比率;第二步,计算每个国家历年经验-工资的平均值,作为这个国家最终的经验-工资曲线。结果表明,富国的经验-工资曲线比穷国更陡峭,富国劳动者的工资在其整个生命周期内几乎翻了一番,而穷国劳动者的工资水平仅仅增加了约50%。也就是说,富国劳动者的工资涨幅几乎是穷国的两倍。

图2  各国经验-工资曲线图(横截面数据)

按照2011年人均GDP数据从左上角到右下角(从高到低)对各国进行排序。

第一种方法构建出来的曲线没有考虑到学校教育和出生队列的作用。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作者采用了另外两种方法。第二种方法是可调整的Mincer(1974)工资方程,控制个人受教育程度,估计生命周期工资水平在年龄(或潜在经验)方面的分布。与传统的Mincer方程相比,该方程不仅没有将经验和工资的函数形式限制为线性,而且还考虑到了出生队列和时间效应。同时,借鉴 Hall (1968) 和 Deaton (1997)的方法,采用面板数据,对出生队列和时间施加额外的线性约束,以解决年龄与时间和出生队列的共线性问题。结论是,如果出生队列解释了工资的全部增长,那么富国的经验-工资曲线比穷国的略显陡峭;如果时间效应解释了工资增长的一半或者更多,那么在富国,工资在劳动者整个生命周期中上涨更多。

(a)假设所有的工资增长都是由出生队列驱动的

(b)假设所有的工资增长都是由时间效应驱动的

图3  Deaton- Hall经验-工资曲线图

到现在为止,还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劳动者生命周期的工资增长在多大程度上可归因于出生队列或时间效应?作者选用了第三种方法,即Heckman, Lochner和 Taber (1998)(简称HLT)的方法,假设在个人生命周期的终点,经验对工资增长的作用很小或者几乎没有影响,从而厘清经验、时间和出生队列效应。简单说,就是比较两个不同工作经验的队列在同一个时间段的工资增长率,假设那些处于生命周期末期、具有30-34年工作经验的“老队列”不能通过经验获得工资增长,那么这两个队列的工资增长率之差就可以被认为是经验增长带来的工资增长,对多个队列重复这一过程就能够建立一个完整的时间效应序列。给定时间效应,就可以估计那些未到生命周期末期的劳动者的经验和队列效应。运用这种方法,作者再次验证了富国的经验-工资曲线比穷国陡峭的结论。

图4  Heckman-Lochner-Taber (HLT)经验-工资曲线

假设劳动者生命周期的最后10年,工作经验对工资增长没有影响

为什么富国的经验-工资曲线更陡峭呢?作者给出的解释是富国受过教育的劳动者比例更高。在被研究的17个国家当中,受教育程度高的劳动者经验-工资曲线比受教育程度低的劳动者更陡峭。同时,对于那些与美国有着显著不同的经验-工资曲线的国家来说,教育程度的差异能解释它们与美国经验-工资曲线差异的25%-40%。这意味着,教育可能是解释生命周期工资增长中跨国差异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其他因素也起着重要作用。

此外,作者还从人力资本积累和搜索匹配摩擦的理论角度展开讨论。一方面,穷国劳动者生命周期内的人力资本积累比富国少,因而经验-工资曲线比富国平缓;另一方面,穷国面临更严重的搜索摩擦,削弱了劳动力市场流动性,阻碍了劳动者工作上升通道,增加了他们转向更适合自己技能的工作岗位的难度,影响了总的劳动生产率。 

文献来源: Lagakos D , Moll B , Porzio T , et al. Life-Cycle Wage Growth across Countries[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2017:696225.

原文链接: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由陈志武(香港大学冯氏基金讲席教授、原耶鲁大学教授)和龙登高(清华大学教授)及其团队——林展(中国人民大学)、熊金武(中国政法大学)、何石军(西南财经大学)、黄英伟(中国社会科学院)、彭雪梅(清华大学)等人负责。向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量化历史研究经典、前沿文献。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喜欢我们的朋友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或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我们也诚邀八方学人发送电邮建言献策。邮箱lianghualishi@sina.com。

轮值主编:熊金武        责任编辑:彭雪梅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英文原文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