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恶者的报应!这场战役日军20万人,死亡19万(9图)
来源: 汉周读书
2019-01-10
作者: 吃不饱饭
提起二战中乃至近代以来行为最为残暴,人性泯灭的军队,一定是非日本侵略军莫属。侵华日军在中国干下无数惨无人道的罪恶勾当。

特别令人发指的如南京大屠杀。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在占领中国首都南京后,进行了长达6周的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大屠杀和奸淫、放火、抢劫等血腥暴行,大量平民及战俘被日军杀害,遇难人数超过30万。

1943年5月日军在湖南省南县厂窖镇疯狂屠杀无辜平民,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仅三天就共杀害我同胞3万多人,每天屠杀竟达1万多人。在十四年抗战中,日寇这样的野蛮暴行屡屡发生。

null

在世界各地其它战场,日本军队同样干下许多残暴的罪行。

1942年4月,在菲律宾巴丹半岛上的美国和菲律宾守军与日军激战4个月后向日军投降,大约78,000名战俘被日军强行押解到160公里外的战俘营。一路上不供给饮水和食物,沿路又不断遭到看押的日军刺死、枪杀,在这场被称为“死亡行军”的暴行中约有15000名战俘丧命。

1942年2月在荷属东印度群岛安汶岛,澳大利亚和荷兰守军抵抗不了日军登陆部队的进攻而投降。被俘的1100人中,只有四分之一活了下来,而负责守卫机场的300名澳大利亚军人全部遭到屠杀。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对这场“拉哈大屠杀”这样记载:“这些战俘分四批被屠杀在机场附近。一些人被刺刀刺死,一些人被砍头,一些人被棒打致死。没有幸存者”。

null

1942年2月马来亚-新加坡战役中,驻新加坡英军总司令率7万英军向不到3万日军投降。此战后,总共约有13万英军、印军和澳军成为日军俘虏。其中就有15000名澳军士兵,可是最终只有不到7000名澳大利亚人活了下来。

2月19日,近 200架日军飞机轰炸了澳大利亚北部的达尔文港,炸死 243人,炸伤近 400人。损失23架飞机,35艘舰船,港口几乎被摧毁。这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次被外国军队袭击本土,这更让澳大利亚人对日军充满了仇恨。

残酷的战争也让原本没有什么像样实力的澳大利亚军队迅速强大起来,同仇敌忾的澳大利亚人全面动员起来对日作战。二战期间,700万人口的澳大利亚曾有 57万多人参军,80%的青壮年男子曾加入军队服务。

01

有道是天道轮回,恶有恶报,多行不义必自毙。于是,二战以来疯狂的日军总算遇到一个比自己还要厉害的狠角色,让它尝到了如同自己加害别人那样的苦头。而以牙还牙的复仇者正是在二战中原本看似不起眼的澳大利亚。

在西太平洋的赤道南侧,马来群岛以东有一座太平洋第一大岛屿:新几内亚岛,又称伊里安岛。全岛多山,东西长约2400公里,中部最宽处640公里。连同沿海附属岛屿共约82万平方公里。

太平洋战争前,这里分别是英国人和荷兰人的殖民地(现在分属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而属于英国殖民地的那半个新几内亚岛,当时由澳大利亚托管。

null

1943年初,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不断遭到沉重打击。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和巴布亚半岛战役受挫后,日军在新几内亚东北部地区不断增加兵力,企图建立一道外围防线以固守战略要地、新几内亚的首府拉包尔。

美澳盟军则企图首先收复新几内亚的东北海岸的战略据点萨拉马瓦和莱城,再向西推进,夺取新几内亚北部沿海地区,为进攻被日军占领的菲律宾开辟道路。

1943年6月初,美澳盟军在萨拉马瓦东南的拿骚湾登陆,随后向萨拉马瓦日军发动攻击,8月中旬多次空袭日军机场,几乎将日军的飞机全部击毁,夺得了制空权。

null

9月中旬美澳盟军开始围攻莱城,迫使日军约9000人弃城突围。莱城攻克后,美澳盟军打开了进军巴布亚的门户。

随后,日军和美澳联军在新几内亚岛上展开了大规模战斗,日军先后向新几内亚战场投入了20万左右的兵力。企图采取死守的方法,与美澳联军打消耗战。

02

联军统帅麦克阿瑟放弃传统的逐步推进战法,采用“蛙跳战术”:就是跳越日军有重兵坚固防守、一时难以攻克的据点,进攻比较远的目标,逐层深入日军弧形的防御线。

从新几内亚战役开始到1944年的7月底结束,近13个月的时间里,美澳联军避实击虚,推进1800公里,将日军分裂切开,并且切断日军的补给线。在小范围内将日军孤立起来,断绝其与外界的联系,加以逐个击破歼灭。联军得以直逼菲律宾的棉兰老岛。

日军只好在没有后援补给的情况下和美澳联军作战。而澳军采用了非常有效的“占地方”战术,依靠美国支援的火炮帮助,占领一切没有人的地方。

null

麦克阿瑟

遇到日军占领的地方,不与他们短兵相接,直接用猛烈的炮火推平,这样可以摧毁敌人的抵抗,减少己方的伤亡。日军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即使炮火没能给日军造成巨大的伤亡,却也让他们只能躲在防弹洞里不敢冒头。

新几内亚岛是热带雨林气候,本来湿度就很大。被围困的日军,海陆补给线均被切断,绝望地在雨季中期待外援。在炎热潮湿的防弹洞里,日本兵们晒不着太阳,热带暴雨还使得洞里面都是积水,皮肤病开始蔓延。

当时在新几内亚岛上的日本人,就算逃过了疟疾也逃不过皮肤病,健康的人身上甚至都能长出青苔,伤兵也有活活被烂死的。

null

失去补给,没有食物来源的日军很快就有1万多人投降,但澳大利亚军队已经没有耐心去优待这些强盗了,他们大部分还是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消失了。

日军只能残忍地靠吃死去同伴的尸体来补充,1944年日本第18军司令部甚至曾经发布过“禁止食用战友尸体,违者严惩”的布告,可见当时日军的惨状。

最终二十万日军向澳军投降的只有1万1千多人,之后,其中又有1100多人因伤病不治而死亡。也就是说二十万日军,在新几内亚战役中死亡约十九万。在如此大规模作战中消灭对方95%的例子在近现代世界战争史实属罕见。

null

至今找到的日军尸首只有两万具左右,大约十五万日本兵死不见尸。新几内亚战役绝对是二战史上日军最惨的一次失败,成为日军的噩梦。这场战役也被称为“澳大利亚复仇之战”。

缅甸战役时,担任英军司令官的斯利姆元帅用新几内亚战例鼓舞士兵:“在新几内亚的米尔恩湾,澳大利亚军队在陆地上粉碎了日本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如果当时的澳大利亚人可以做到,今天的我们也应该可以做到。有些人忘记了是澳大利亚人首先粉碎的日本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我们在缅甸应该回忆起来才对”。

03

澳大利亚人可谓是有仇必报,二战后在对日本侵略罪行的审判中,澳大利亚是唯一要求将日本天皇列入战犯要求审判的。

各国检察官圈定的甲级战犯名单中,美国提交的名单有30人,英国11人,而澳大利亚提交了多达100人的名单,其中第一个便是天皇裕仁,澳大利亚政府坚决要求将日本天皇绳之于法。

美国出于战后便于管理日本的考虑,请求澳大利亚将裕仁名字抹去,交换条件是将东京审判首席法官的位置让给澳大利亚人。

null

裕仁天皇

事实上,战争结束之后,澳大利亚在惩治战犯方面也是战胜国中最毫不手软的,根据日本厚生省的统计,澳大利亚处决了140名日本乙丙级战犯,在同盟国中是最多的。

以至在战后一段时间里日本人最恨澳大利亚人,上世纪70年代初发行的电影《日本沉没》里这样描写:日本要沉没了,世界各国都伸出手来帮忙,唯独澳大利亚人在勒索了大量财宝之后别过脸去装作没事人一样。

可以看出,多年后日本人也还在对昔日的噩梦耿耿于怀,还在抱怨。可是毫无疑问,他们首先应该反思的却是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累累罪行。

null

新几内亚战役中行之有效的蛙跳战术,后来在更大的太平洋战场得到充分的运用。盟军在麦克阿瑟的指挥下,粉碎了日军的严密防线,使得美军先后跳过了加罗林群岛、台湾岛等大多数岛屿,夺取了塞班岛、硫磺岛、冲绳岛。

一系列越岛登陆作战使得盟军迅速的打开了通向日本本土的大门,加快获得反法西斯战争的全面胜利。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