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娘子传奇被忽视的一个女人,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爱!(10图)
来源: 汉周读书
2018-12-06
作者: 真功fu
null

配图来自《新白娘子传奇》

01

台风“山竹”里,火了一位“没有感情的广东人”。

他救起了一只小乌龟,发了一个朋友圈:哈哈哈,小可爱。

继而又号召朋友们一起给那只乌龟取名字,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感叹小乌龟很幸运可以幸福开心地活下去的时候,神一样的转折来了:第二天,小乌龟被炖汤了。

广东人的朋友圈被散布出去后,很多人又感叹:昨天还叫人家小甜甜,今天却成了牛夫人。

人啊,真是善变。

当朋友跟我说起这个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人家自己逮的小乌龟,别说炖汤,就是清蒸了又如何呢?

没必要因为这个去搞什么道德绑架吧?这又不是什么古典的浪漫爱情故事。

null

02

难道你真的会期望一个就去了小乌龟的人会像许仙和白素贞一样来一段人蛇情未了的恋情?

想什么呢?说到许仙,我耳边竟突然响起了“青城山下白素贞,洞中千年修此身”的歌声,不过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德云社张云雷那妖娆的身姿,哈哈。

我想了想,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部神剧?

哦,原来是几个月前老王(老王就是王汉周我~不是黑蛋儿)曾让我写一篇关于白娘子的故事,

以至于我又把这部我们百看不厌老少咸宜的电视剧又断断续续的看了一遍(老王要的故事我始终也没写出来)。

这部电视剧之所以能被奉为神剧,是因为其真的很神奇:男生可以酣畅淋漓的看神怪斗法,女生可以眼含珠泪看人蛇畸恋,老年人则可以摇头晃脑听黄梅调,只要你打开电视机听到这个声音,都忍不住想要停留一会儿。

null

03

但是,我觉得这部电视剧真正让人羡慕的不是其中许仙和白素贞的爱情,而是那深沉厚重的母爱。

并且是一个我们都几乎忽略的女人演绎的那一种细水长流的母爱,没有惊天动地,只有润物无声。

这个女人叫许娇容,许仙的姐姐,许士林的姑姑兼丈母娘。

你听到这个名字可能一下子想不起来她是谁吧?

没错,这是一个被严重忽视的女人,在剧中她根本没有名字,她的老公叫她“老婆”,许仙夫妇叫她“姐姐”,许仙的儿子许士林叫她“娘”。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剧中元气满满,浑身散发着爱和正能量,一个人肩负着整个世界,一颗心包容了整个世界。

null

04

她的弟弟许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许仙二十多了还住在姐姐家读书,要知道那是人们普遍认为“小伙子不吃十年闲饭”的年代,二十多连个秀才都没考上,该去学点本领思谋以后的生活了。

终于在许仙二十多岁的时候,混吃混喝到自己也没意思了,才决定要药铺里当学徒。他的姐夫也是个好人,

谆谆教导殷切期盼:好哇好哇,去了好好学,将来争取能开个药铺,可别像姐夫一样这一辈子没出息在衙门里当差受气。

小舅子在自己家混吃混喝,姐夫一句怨言都没有,小舅子要去学本事了,姐夫依然是真心的祝福,说实话,许仙真的是有福气。

而能让自己在衙门里当警长的丈夫把自己的弟弟当成亲弟弟一样看待,你就知道,作为姐姐的许娇容是有多成功——最起码,许娇容在老公那没有少做工作,也幸亏遇到个好(耿直)老公。

就像所有望子成龙的母亲一样,许娇容渴望自己的“孩子”许仙能有一技之长,平平安安的过着普通工人的生活,就像自己一样,嫁一个警长老公,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岁月静好啊。

null

05

然而,姐姐还是没能看到弟弟走向自己心中设想的那条路,因为弟弟遇到了白素贞这个白素贞轻而易举就把自己“孩子”的心偷走了。

冤孽啊,不过就是在西湖边儿瞎出溜一下而已,居然就被妖精看中了?

这世间不是所有的真爱都是幸福的,最起码许仙不是。

许仙自从跟白素贞结了婚,简直就是各种悲催:被卷入盗窃案,被怀疑会妖法被穿透了琵琶骨,发配苏州。

这一走就是三年啊,三年里,许仙给姐姐写过几封信,但事实上他的娘子白素贞根本就没来到过姐姐家晃一下身影。

而许娇容居然也没有问一问自己这个弟妹的来龙去脉,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弟弟,她也相信弟弟选择的女人是个好女人。

这种宽容的爱,就算是亲妈有时候也不一定能做到的,而实际上在冯梦龙的原著《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里,其实姐夫和姐姐是一对很谨小慎微的普通老百姓,对于白素贞是非常提防的。

但是在电视剧中,许娇容不仅没有什么也没问,还非常包容的接纳了这个弟妹。

null

06

水漫金山之后,许仙很纠结:心里爱着白素贞,但是却又信任了法海,这是一种难以诉说的情愫。

而白素贞的身边还有一个随时准备要用眼神杀死许仙的小青,天地之大,自己能去哪里?哪里还能有比姐姐家更温暖的地方?

于是在三年后,许仙狼狈的又回到了姐姐家,还带回来一个撅着大肚子的女人。

许娇容什么都没说,甚至连一个责备的眼神都不曾有过,就这样让两口子在自己家里一直住到许士林的出生,这期间的平静温馨,是6年。

这6年里,许娇容已经知道了白素贞的身份,然而她还是选择了包容:许仙一直从自己愧疚的情绪里走不出来,许娇容劝弟弟好好和白素贞过日子;

老公发火的时候她竭尽全力的维护着着两条蛇,却又扭过头去劝白素贞和小青不要因为老公的坏脾气跟他闹矛盾。

这一个家里,一个警长,一个中医,两条蛇,随便谁看起来都比她要懂得更多,但偏偏这一个家的灵魂正是她许娇容。

也正是在她的努力下,这个看起来很复杂的家庭,小日子过得却是津津有味。

固然是因为白素贞肤白貌美大长腿嘴又甜,但是如果不是心里充满着对弟弟的爱和信任和责任,一个凡人真的能和一条蛇妖相处的这么愉快?

白素贞一开始应该是对于这个姐姐是心存防备的,只是碍于许仙的面子吧,很客气的叫许娇容“大姑”,但是没多久就跟许仙一样叫他“姐姐”。

你想想看,一个修炼了一千多年的蛇妖,看惯了人世间的秋月春风的妖精,居然对一个三十多岁的凡人女子充满感激的叫姐姐,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在这个人间除了许仙之外的亲人。

null

07

难道不是许娇容的人格魅力让她折服?你还能说许娇容只是一个普通的妇女?

最起码我认为她是相当有大智慧的。

只可惜,这一切的人间欢乐,都因为法海的粗暴抢戏被撕得粉碎。

只是,白素贞也早就料到这一天,在法海还没到来之前就跟姐姐许娇容约定好了:指腹为婚。

这不仅仅是想要亲上加亲,我觉得白素贞更多的是放了自己的心思在这件事上:这个要出生的孩子,不仅仅是你的侄子,他更是你的女婿,如果有一天我不在身边了,希望你能好好地把他养大。

然而,纵然是白素贞这样的修炼千年的蛇妖,还是低估了许娇容内心蕴藏着的爱。

自己被法海关进了雷峰塔,嘱咐他在家好好带孩子的许仙却跟着跑到了金山寺出家了。

理由很感人:我要陪在娘子的身边,读经诵佛,帮助娘子早日重出江湖。

而他的小姨子更是一溜烟不见了:我去重新修炼,等我的功力提升了把雷峰塔给砸了救姐姐出来。

null

08

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姐姐许娇容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默默地接受了孩子,承担起抚养的重任,这个女人才是这几个人全部世界的顶梁柱啊!

只能说人妖殊途,一个妖精又怎可能领悟到一个母亲内心深处的爱呢?

这种爱,不是单纯的男女之爱,而更多的是大爱。

许士林不是许娇容亲生的,然而她对待他就算是一个亲妈也未必能做得更好。

她不仅仅是简单的照顾他的衣食起居,她更多的是为他担惊受怕,害怕他被人欺负遇到危险。

最重要的是她管教他的品行,不希望他成为一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

操心受累就算了,还有很多一般人忍受不了的话她也得听着:“他们都说你不是我亲娘,我爹也不是我亲爹,你告诉我我的亲爹娘在哪里?”

“我要出去找我的亲爹娘,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真相?”

虐心不?然而许娇容也只能让血泪往肚里流,她何尝不想告诉他真相?

怎么说?说出真相,许士林还会好好读书吗?不好好读书怎么能考中状元去救他的亲娘?

不说吧,万一许士林看中别家的小姑娘,不要自己家闺女咋办?纠结不?

最终许娇容还是把许士林的前程放在了首位——只有他考中了状元,他的亲娘才能有救,自己的弟弟也才能回来,一家人才能团聚。

null

09

至于其他的委屈,自己一个人承受吧?

可是,这个自己用尽了心思的孩子还是伤了自己——结交了一个玉兔精胡媚娘。

想想看,许娇容的心里会不会像一把刀子在狠命的剜?

弟弟去了一个妖精,弄得这家都已经风雨飘摇,现在他的儿子竟然也爱上了一个妖精?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这个善良的女人?

许士林还是忍不住去到雷峰塔和金山寺去找他的爸爸妈妈,许娇容没有阻拦。

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那就去看一看吧,去一趟,心也就定下来了。

就像当初她包容自己的弟弟许仙一样,一如既往地包容信任支持着许士林。

而事实证明,她是对的——知道了真相的许士林眼泪掉下来,他看到了父亲对于自由的渴望,他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

相对于父亲许仙来说,许士林靠谱多了:马上就转换了身份,回到了正常人的轨道上,成功的考取了状元,迎娶了表妹。

null

10

做了这么多的许娇容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虽然她什么都不说,但我们从她洋溢着笑容的脸上依然能感觉出她的幸福。

其实,她要的幸福不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简单的幸福吗?反而最经典的一句话倒是许士林的姑父这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说出来的:俗话说,生者恩惠虽不小,养者功劳大如天!是的,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理解许娇容这个没有漂亮容颜不会翻云覆雨浑身沾满了烟灰火气的女人承受了多少。

她的爱,悄无声息,没有白素贞那种爱轰轰烈烈。

但恰恰是这种细水长流的要比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更难。

因为,这种爱总是会被我们有意无意的忽视。

天底下,哪一个母亲的爱不是以这种方式呈现的呢?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