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相好萧太后,死后入大辽皇陵,这位汉人怎么这么牛?(6图)
来源: 汉周读书
2018-12-06
作者: 乡干部
null

韩德让 剧照

01

公元1011年3月,在辽圣宗耶律隆绪的哀嚎声中,一副尊贵的灵柩落葬于皇陵里,与之相邻的,便是皇太后萧绰的陵寝。

且说耶律隆绪的老爹耶律贤都死了近三十年了,那这死者究竟是何人?居然敢葬在太后旁边,还令一国之君如此伤悲?

真相很狗血,死去的这个人乃是晋国王韩德让,公开的身份是太后的情夫,皇上的后爹。

从姓氏上可以看出,这个韩德让不是契丹人,实际上他也确实是血统纯正的汉人,自从宋辽对峙起,他的家族已经为辽国服务了祖孙三代了。

从当时宋人的角度看,韩德让必属骨灰级汉奸,汉奸不都是倍受世人唾骂的么?可为什么他生后能获如此哀荣?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

null

萧太后 画像

02

这是一个比琼瑶小说还要缠绵的爱情故事。

且说韩德让的家族乃是河北玉田的大户,当年辽国创始人耶律阿保机掠夺中原时,将一个六岁的小男孩韩知古当作储备人口带到了部落。

韩知古聪明伶俐,很快学会了契丹语,长大后能言善辩,办事得力,逐渐由奴才成长为耶律阿保机的心腹,而这个韩知古便是韩德让的爷爷。

到了韩德让这一代,韩家的势力已经相当尊贵了,韩德让的父亲被封为燕王,官至辽兴君节度使。

等韩德让到了婚配的年龄,父亲为他寻求了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当朝贵族萧思温的女儿萧绰。

撇去了汉人的那套繁文缛节,两人均已见面,彼此情投意合,就等着婚后青春作伴,活的潇潇洒洒了。

和那些恶俗的三角恋情一样,往往这个时候,就容易出来个搅局的第三者,而当看到这个第三者后,韩德让顿时像落败的公鸡,因为,这个人就是当朝的皇子耶律贤。

null

萧太后 戏剧扮相

03

耶律贤看上了萧绰,但并不知道她还和韩德让之间还有这么一段,实际上就算知道了也无妨,皇室看上的女人,哪个敢来竞争?

韩德让摸摸发凉的脖子,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乘上别人的马车离去。

以至于接下来的十几年里,每念及此,韩德让的心头都在滴血:那一天,你嫁人了,新郎不是我……

嫁给耶律贤以后,萧绰发现丈夫非但没有初恋那样温文尔雅,而且还患有严重的癫痫病,这让她这个贵族出身的白富美难以容忍,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哀怨,没过多久耶律贤就当上了皇帝,是为辽景宗,而萧绰也由此晋升为皇后。

顺便说一下,这个萧绰小名燕燕,就是评书《杨家将》里,将天波杨府祸害的全剩寡妇的那位萧太后。

由老公常年体弱多病,军国大事全有萧绰把持,公元982年,耶律贤终于挂了,死前留下遗诏:梁王隆绪即位,军国大事听皇后命。即位的耶律隆绪是萧绰的亲儿子,当年只有十二岁,放到现在还是个小学生,一切全听老妈的,此时的萧绰俨然是契丹版的武则天。

正是由于这位女强人的操控,辽国与宋朝的几场战争,均以辽国获胜而告终,公元986年,萧绰亲自领兵反击宋军,导致宋军损失惨重,老将杨业殉国身亡。

因此,在《杨家将》为题材的文学作品中,萧绰被塑造成一个凶残狡诈的老太婆形象,这其实是一种舆论攻击。对于痴情的韩德让来说,不管萧绰变成什么模样,依然是他心中的唯一。

他们的爱情,就像一句歌词:“你在我眼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

null

04

萧绰成为寡妇的时候,刚刚三十岁,正值风韵年华。

耶律贤死后,留下的不止孤儿寡母,还有一帮对皇位虎视眈眈的王爷。

为了度过这次难关,已成为太后的萧绰急需智谋过人的韩德让扶助,于是主动向昔日的情人抛去了媚眼。

一方依然旧情难忘,另一方还想旧梦重温,如此一来,爱情的火焰便顺理成章的燃烧了。

尽管这样的爱情在开始时掺杂了利益因素,但基于两人原本就是初恋,走到一起反而比原配更和谐。

起初,韩德让还顾忌君臣礼数,偷偷从地道溜进太后的寝宫,后来太后私下和他吐露心扉:我曾许嫁于你,愿携旧好,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以后你要竭尽所能,尽力辅佐他。

有了这样的推心置腹,韩德让便无所顾忌,干脆搬进宫中与萧绰一同饮食起居,对外宣称是辽圣宗耶律隆绪的干爹,受封晋国王。

null

​当年被横刀夺爱后,韩德让娶了一名汉族女子李氏,两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还生了几个孩子,如今韩德让已经成了太后的枕边人,自然不能再和其他的女人同床共枕了。

于是,萧绰一道密令,李氏被赐鸩酒,几个孩子被封了爵位。

抢了人家老公,还要了人家的命,萧绰堪称史上最霸道的小三。

不仅如此,他们的结合还遭到了皇族的反对,以契丹人的风俗,太后再嫁人无可厚非,但不能嫁给一名汉人,面对外界质疑的声音,萧绰展现了强势的一面:胆敢对韩德让不敬者,杀无赦!

对外人实行铁腕,对情人施放柔情,这样的恩宠令韩德让大为感动,因此扶助小皇帝时上格外卖力,在其制定一系列的政策下,辽国国力突飞猛进,短短数十年间就由逐水草而居的游牧部落,发展成能与北宋抗衡的政权。

公元1009年,萧绰病逝,两年后,韩德让也随她而去,陪葬于乾陵,紧挨着萧绰的墓地,估计地下的耶律贤若能知晓,头盖骨都绿了。

null

辽代墓室壁画

纵观古今的汉奸举不胜数,他们夹在两个政权之间,苟且而艰难的活着,即便费尽心机后能全身而退的,到头来也是白折腾一场。

而生前睡太后,死后入皇陵,还不属于谋朝篡位,而能到达这个水平的,唯有韩德让一人。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