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里的历史:波斯细密画上的士麦那之战(15图)
来源: 冷炮历史
2018-11-08
作者: 真功fu

这是一幅非常典型是中古波斯细密画,其内容自然也是当世画家所喜闻乐见的战争场面。画中的进攻方是大名鼎鼎的中亚征服者帖木儿,被围攻者则是同样享有盛名的医院骑士团。战场的地点,是位于今天土耳其西部的港口城市伊兹密尔,古时的名城士麦那。

古典与中世纪的士麦那 今天土耳其的伊兹密尔

尽管这场围攻战在历史中的并不突出,但得益于画师的精妙手法与表现形式和部分亲历者的留下的记载,还是能帮助我们还原那个时代的一些细节与风貌。

15世纪后期的中亚画家 卡马尔-艾德-丁-贝扎德

这幅反映士麦那围攻战的细密画,由15世纪后期的著名波斯画家卡马尔-艾德-丁-贝扎德创作。原本是手抄本上的插图,主要讲述了大征服者帖木儿的一生功绩。

15世纪地图上的赫拉特 帖木儿王朝后期的首都

虽然不是帖木儿同时的人,但卡马尔的家乡赫拉特,却是帖木儿王朝后期的首都。当不可阻挡的乌兹别克人,在这个世纪末彻底消灭帖木儿王朝的残余世系后,卡马尔逃到了波斯的萨法维王朝。此外一直居住在萨法维帝国的首都大不里士。直到死后,才重新被运回赫拉特安葬。

15-16世纪的大不里士

尽管萨法维波斯人信奉什叶派伊斯兰教,而帖木儿系的地区都是逊尼派信徒。但面对占据自己家乡而毁灭故国的乌兹别克人,卡马尔还是更加亲近尊崇波斯文化的萨法维王朝。这一系列缅怀帖木儿功绩的画作,也是他以自己的特长来希望缅怀前朝的最有力武器。今人对于帖木儿及其后继者的认识和尊重,也超过了鸠占鹊巢的乌兹别克人。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文化传播的胜利。

帖木儿亲自督战 他周围则有大量正在射击的中亚骑兵

在卡马尔描绘的士麦那之战中,帖木儿本人也亲临前线督战。他身边的军队则根据战场上的职能,分成了三个泾渭分明的部分:第一线步兵-第二线骑兵-工兵。

虽然画作的创作时间,距离战役结束已过去的大半个世纪。但一生经历过无数战乱的卡马尔,还是非常准确的描绘出了中世纪后期的中亚军事装备。

帖木儿军队中的骑兵 几乎都是蒙古-突厥混合文化产物

以围绕在帖木儿身边的骑兵为例,他们是典型的后蒙古时代的中亚骑兵。不少人自身就具有蒙古血统,或是曾为蒙古军队服役的突厥人后代。所以在装备上有非常显著的蒙古特色,包括著名的布面甲。但中亚本地的技术影响,让他们选择了伊斯兰风格的尖顶头盔,并在布面甲之余还穿戴更轻便的锁子甲。至于手里的弓箭,也是传统的突厥风格,与奥斯曼人传承下的土耳其弓类似。

帖木儿的骑兵大都使用土耳其复合弓

当然,由于是一场围攻战,帖木儿并为派遣最精锐的重装骑兵出战。所以,那些装备了更厚重铠甲的部队,并未出现在画面上。这就让称雄中亚的帖木儿骑兵,看上去似乎有些过于轻装了。

帖木儿的士兵也非常喜欢使用伊斯兰式尖顶头盔

顶在帖木儿部队最前方的,自然是负责围攻的主力步兵。但根据卡马尔的描绘,我们还是能发现步兵的复杂来源。其中之一,便是装备最好的下马骑兵。他们是帖木儿队伍中的军官阶层,仅仅是因为作战需要而客串步兵。顺便为出生下层的步兵起带头和督促作用。这也是内亚军队的优良传统,可谓是自古以来。

帖木儿的下马骑兵和普通步兵

步兵的主力依然是来自帖木儿帝国各部分的征召力量。其中包括了河中地区的城市卫队和两河流域等地的阿拉伯人。他们当中有能够熟练使用复合弓的射手,也有使用弩士兵。由于在射箭文化通行的中亚,弩的比重和地位不高。所以凡是用弩的士兵,往往都有很高的瞄准与射击造诣。更为有趣的是,在这类攻坚作战中,射手们往往配有为自己持大型木盾的随从。他们无疑在军中的地位更为低下。

中亚一样会有不错的弩手

在不起眼的角落中,帖木儿的工兵们正在加紧作业。和很多人印象中的骑兵大军不同,中亚在历史上也经常出现善于攻城的武装。他们的攻城技术水平,虽然在军事组织中的比例不高,但绝不低下。在帖木儿对士麦那持续两周的围攻中,他们制造的投石器和云梯给守军带来了很大麻烦。甚至还尝试建造大型的登陆船,让士兵从港口出进入城市。最后,还是他们挖掘的地道,弄塌了士麦那的堡垒城墙。在中世纪后期的火药武器输入前,这些技术已经代表了亚洲地区的最高水平。

在一名工程师指挥下挖掘地道的工兵

最后,我们也不能忘记守城的医院骑士团。当时负责守卫堡垒的骑士仅有200人。作为城市主要人口的希腊人,则会为骑士团提供一些辅助部队。帖木儿用于直接进攻的军队则有4000。由于卡马尔一生没有什么机会去接触西方人,对于当时骑士团的装束风格是不甚了解。所以在画面上的守军,大都看上去和安纳托利亚地区的突厥人无异。

主要使用弩弓还击的骑士团守军

另一方面,守军使用的弩和复合弓也比较忠于事实。前者主要是骑士团成员的远射武器,后者则是当时希腊民兵的标配。尽管被所有人吐槽为不善战的族群,但中世纪希腊还是有不少地方可以提供数量的民兵射手。他们不仅可能为奥斯曼人作战,也大量为骑士团、威尼斯和热那亚这样的西方殖民势力所雇佣。

士麦那的堡垒遗址

士麦那围攻战以帖木儿军的大获全胜而告终。他屠杀了城内的大部分希腊人口,并获得了控制爱琴海岛屿的热那亚人朝贡。心满意足的中亚之王,结束了自己的安纳托利亚之旅。返回首都撒马尔罕,准备筹划对明朝的进攻。

1450年的东地中海形式 医院骑士团还控制着不少地方

这场围攻战的幸存者,则逃到了骑士团控制下的罗德岛。数年后,他们再次返回士麦那,重建了自己的堡垒,并一直坚持到1523年。(完)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