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爱因斯坦吗?20世纪20年代中国刮起“相对论风暴”(3图)
来源: 康狄的朋友圈
2018-09-14
作者: 不黑不白
张申府晚年回忆他在20世纪初期的思想变化时曾说过,那时他受到了马克思、弗洛伊德和爱因斯坦的影响。张申府是这样,其他知识分子大概也有同样的情况。这个判断很令人深思,以往人们在考察西方思想对中国知识界的影响时,似乎较少提到相对论的影响。但实际上相对论对中国知识界的影响相当深刻,它改变了部分知识分子对世界的认识方法,使“五四”以后中国知识界普遍的唯科学主义倾向中出现了不同声音,主要体现在张君劢引出的科玄论战中,而张君劢思想中有相对论对他产生的明显影响。在关于张君劢哲学思想研究中,关注较多的是德国哲学家倭铿、柏格森、杜里舒(Hans Driesch)和康德对他的影响,对相对论在他思想中的作用少有提及。

null

爱因斯坦

null

张申府

null

康德

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知识界,对西方的各种思想都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对于这种现象,当时就有不同的评价:“假如有一种学说或主义,灌输到现在的中国来,真可谓所向无前。因为不论哪一个文明国家,有新学说新主义在那边传播,迟早总会有人加以批评,唯有中国不然。杜威、罗素、杜里舒、山额夫人,等等都来了,莫不轰动一时,以为他们所说的话,句句是金科玉律。”相对论也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在中国传播的。

中国知识分子接受相对论的时间大体在同一个时期,无论是中华学艺社成员还是中国科学社成员,比较集中接触相对论是在1919年左右相对论被证实以后。张君劢接触相对论就在这一时期,他曾说:“我于物理学为门外汉,微爱因斯坦之名之催眠,虽至今足不涉物理学之蕃蓠或焉。一九一九年,一九二零年之交,适居欧陆,报纸之所载相对论焉,学者之聚讼相对论焉,乃至政谭之会,社交之地,三五人纵谭,必及相对论。我为好奇心所驱遣,乃从事研究。时友人夏君浮筠,同寓柏林,每见则持相对论一书相质证。继复就柏林大学助教乌君往还讲习者数月。惟我乏高深数理之素养,故所得殊浅薄。杜里舒之东来也,讲题本以生物学及哲学为限,惟其新板秩序论中有评相对论文字一段,抨击爱氏至猛,若不两立者。窃以学理不贵一尊,有反方之文,则正方之理,或因而尤显。尝以此意商诸尚志学会林宰平先生,宰平先生然其说,乃恳杜氏发表其反对之意见,此则杜氏作此文之由来也。”

广东人民出版社委托宣传

( 谢 泳:《当代学人精品:谢泳卷》,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

(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中国史硕士研究生 谢敏 )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