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地被欧、俄、伊斯兰长期争夺,为何能逆袭为区域性大国?(3图)
来源: 云石君
2018-08-09
作者: 马司令

提及前南斯拉夫,很过中国人印象最深时刻都会停留在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的科索沃战争中对中国驻南大使馆的轰炸。如今,南斯拉夫已从世界地图上消失,曾经的世界第三大社会主义国家也只存在文字影像里。

南斯拉夫的历史很短暂,还不到一百年,在欧洲历史进程中也并非主角。不过,因其所处的巴尔干半岛自古便是世界主要势力的逐鹿场,其兴衰存亡对欧洲、乃至世界地缘政治格局,也有重大影响。

巴尔干半岛全境多山,地缘实力有限,难以孕育强势本土势力,再加上地缘结构伤四分五裂,在政治上难以实现整合,人文结构上,民族、文化极端多元化。而且,地处东欧、西亚、欧洲三大地缘文明势力的夹缝之地,而三者又是势均力敌,又都想主导巴尔干半岛,在深度向其他方向扩张。这样的局势下,巴尔干沦为了三方势力博弈的炮灰。内外因素下,使得巴尔干难以孕育出强势的本土势力。

直到南斯拉夫的崛起,巴尔干才有了一个比较强大的区域性大国,来与外抗衡。那么,为什么南斯拉夫能打破巴尔干的魔咒呢?

一、近东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

19世纪时,曾威震近东的奥斯曼帝国还统治着巴尔干半岛。此时,随着欧洲工业革命的爆发,奥斯曼帝国颓势尽显,被落为西亚病夫,维持对巴尔干半岛除伊斯坦布尔之外地区的统治,非常吃力。这给巴尔干本土势力崛起提供了战略空间。同时,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在巴尔干半岛中部占相对优势的塞尔维亚民族抓住机遇,脱离了奥斯曼土耳其的控制,建立了独立的塞尔维亚国。

虽然,塞尔维亚国地缘实力有限,国力孱弱,面临着其它周边势力的威胁。不过,此时基督教势力的欧洲和东正教的沙俄,以及天主教的奥匈帝国,也处在混乱之中。

因地缘环境的限制,俄罗斯的工业进程速度远落后于西欧国家。克里米亚战争,俄罗斯惨败,遏制了其向欧洲扩张的野心。而奥匈帝国,大败于与普鲁士的战争,同时国内民族矛盾尖锐,困难重重。几方势力都很难再干预巴尔干地区。

也就是说,塞尔维亚没有了三大地缘势力的压制,就有了发展壮大的千载良机。不仅如此,塞尔维亚还做得了来自英法两国的援助,以制衡近东,同时遏制奥匈、奥斯曼、俄罗斯三大帝国。

19世纪,英国是日不落帝国,法国实力也超强。在与巴尔干的地缘关系上,他们没有奥匈、奥斯曼、俄罗斯的先天优势,有直接占领巴尔干半岛的机会。但凭借强大的实力,以及海洋文明的属性,英法可以通过地中海战略通道,对巴尔干施加强势影响。

在有利的国际大环境下,为塞尔维亚独立提供有利支撑,同时还有余力挖奥斯曼帝国的墙角。

一战后,塞尔维亚又遇上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因一战中,塞尔维亚作为协约国成员,在战后享受了巨大的战争红利。

而一战后,奥匈帝国四分五裂,奥斯曼帝国也土崩瓦解,都威胁巴尔干半岛的能力也十分有限。而俄罗斯在战争中国力大衰,随着十月革命的爆发,红色政权遭到了西方列强的围追堵截,此时也无余力去干涉巴尔干。

如此大好局势下,塞尔维亚不仅保障了国家独立,而且还趁着战胜国的东风,将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以及其他几个地区纳入版图,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南斯拉夫王国,颇具巴尔干半岛区域大国的模样。不过,事实上,却暗藏隐患。

二、南斯拉夫王国的隐患

巴尔干半岛在政治上四分五裂,在人文结构上也是错综复杂,具体表现为:政治上,南斯拉夫王国领土由塞尔维亚、黑山、波黑、斯洛文尼亚、保加利亚、马其顿等不同的次级地缘板块构成,对应起来可以分为五个主体民族,四种语言,同时还有三种不同的宗教信仰。

如果和中国这类大国相比的话,看上去南斯拉夫王国并不算复杂。不过,有一个问题,南斯拉夫王国无论从地缘板块、民族、宗教等方面上,都没有一个可以足以压制其他势力的绝对优势的势力,即使是贵为主要统治族群的塞尔维亚,也只是有比较有限的相对优势。国家地缘和人文结构的高度撕裂,决定了南斯拉夫王国存在严重的分裂风险。

那么,怎样才能化解这种潜在风险呢?

当然,看全球比较有影响力的国家,都可以利用主体民族的政治和文明体系优势来同化边缘民族。 可问题是,南斯拉夫王国所谓的主体族群塞尔维亚本身实力有限,担不起同化边缘民族的重任。再加上巴尔干半岛地处三大文明交汇,如果真的要强行搞族群同化,每一个族群,都能从地缘、宗教等层面,寻求周边强势文明势力的援助,那时还不容易统一起来的国家又是一团乱,甚至会导致国家崩溃和解体,引发新的地缘政治风险,将巴尔干半岛打回被列强碾压的原形。

既然同化方法行不通,那就要需求新机,即力鼓吹“南斯拉夫”族系认同感。

巴尔干半岛上的族群虽关系错综复杂,但南部斯拉夫人族系都算是他们的族群起源。既然,现实下的民族、宗教、语言、地缘冲突无法融合,那么,在族系源头上打造被大家普遍认同的纽带,大肆宣扬“南斯拉夫”族系认同,来突破现实的阻碍,从而达到凝聚人心,增强国家认同感的目的。这也是为什么一战后,一夜暴富的塞尔维亚王国要更名为南斯拉夫王国。

不过,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南斯拉夫”族系认同这一构思并没有获得成功。除开现实民族、宗教、语言、地缘等严重的隔阂外,这种族系认同犹如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十分脆弱。

中国有一句俗语:一带亲、二代表、三代四代认不到。而“南斯拉夫”族系认同可谓是理想得有些荒诞,要把几千年前上古时代的一些关系作为精神纽带,可见那条带子得有多细多不牢固。况且,共同的族系起源是否真的存在,还得打问号。要想将千年前虚无缥缈的血脉联系,打破现实民族、宗教、语言、地缘隔阂障碍,看上去就是天方夜谭。

历史是最好的证明。

一战后,南斯拉夫王国看似强盛,不过严重的分离主义却一直如影随形。随着纳粹德国的兴起,远远强大于一战时的奥匈帝国的中欧地缘势力卷土重来,南斯拉夫王国在内忧外患下不堪一击,1941年被德国攻占,南斯拉夫随机被拆解:匈牙利与保加利亚占领部分边陲地区,克罗地亚独立,抵抗组织在南斯拉夫共产党及其领袖铁托的领导下,利用巴尔干半岛多山的地貌,通过游击战,牵制军及伪政府势力,逐渐发展壮大。

1945年,在铁托领导下,战后重建南斯拉夫联邦,1946年,更名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又更名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

新的南斯拉夫联邦,与之前的南斯拉夫王国版图相同。所以,它依旧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地缘结构,错综复杂的人文结构,带来的分离主义危险。

二战后,近东乃至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发生重大变化,欧洲不再是世界的中心,转而变为美国和苏联两个世界超级大国的对立,进入到冷战时期。这对南斯拉夫来说,是一场重大的挑战,也是一个历史性机遇。

南斯拉夫地处东西方势力的包围下,要如何维持国家独立和安全,又要如何促进国家发展呢?南斯拉夫存在的严重的内部矛盾又要如何化解?

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在公号的后续文章中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地缘政治系列273。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收看全部云石君地缘政治系列文章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