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悬赏最高的通缉犯,其头颅比项羽值钱百倍(4图)
来源: 千古名将英雄梦
2018-08-09
作者: 乡干部

光荣与艰辛——努力中兴汉光武(12)

主笔:江湖闲乐生

新莽地黄三年(公元22年),舂陵刘汉宗室在刘縯刘秀兄弟的领导下起兵反莽,联合绿林农民军,接连攻下唐子乡和棘阳县,却在攻打宛城的半路遭到南阳太守甄阜的伏击,损失惨重,无奈从小长安聚退守棘阳。甄阜遂尽留辎重于蓝乡(在今河南泌阳),引十万精兵倾巢而出,南渡潢淳水(今河南唐县西),至沘水(今泌阳河)西岸,在二水之间扎下营寨,然后把回去的桥给拆了,以示勇往直前,绝无还心。

甄阜这就是多此一举了,明明占尽优势,还要自我折腾,自我犯贱,这不仅鼓舞不了军心,反而还会闹得人心惶惶的,这是白白给将士们增添压力。

还是那句话,用兵不慎,骄兵必败。

照我看甄阜这人也不是不懂兵法,而恰恰是太精通兵法了,所以干什么都要学古之名将。看到河,就忍不住显摆炫技,非想在那项羽的破釜沉舟、韩信的背水一战之后,再创一个“过河拆桥”的经典出来。殊不知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就在于一直被模仿,但永远难以复制,从来未被超越。我们在《伤心楚汉》一卷已多次详细论述过,项韩的这两大绝世奇略,必须满足很多条件才能使用,否则就是自寻死路,自毁一个大好局面。

王莽托古改制,甄阜托古打仗,这帮活在过去的老古板,还当真是君臣一体,甚有默契。

而棘阳的汉军也没有被甄阜吓住,反而联络了正转战在宜秋聚(今河南唐河西)的另一支绿林军的下江兵加入,汉军乃胆气立壮,大家决意豁出去再干它娘的一票。汉军统帅刘縯见革命形势转好,遂重整旗鼓,大飨军士,重设盟约,休卒三日,分为六部(这支军队后又称南阳六部兵),约定三日之后,众军齐心同力,哀兵必胜,俱进杀敌,以雪前耻。

刘縯的决策是正确的,初起之兵由于训练少,且组织尚不严密,所以最重要也最可倚仗的就是士气,士气一起,就决不能拖,一定要主动进攻,疯狂的进攻,一时的挫折根本不算什么!

三日之后,正是大年三十,汉军早已提前放假好好过了年,现在他们要让莽军不能好好过年。

是夜,月黑风高,刘縯派出一路奇兵,乘着夜色潜出棘阳,在天寒地冻之中狂奔数十里,偷袭了莽军的辎重营蓝乡。蓝乡莽兵正在吃年夜饭看春晚,他们万万没想到汉军会在这时从天而降,因而根本没有防备,稍做反抗,就全部成了俘虏。蓝乡的所有辎重粮草,一夜易手。

莽军听说后路粮草被劫,大惊,军心顿时崩溃。刘縯趁机在初一一早就对莽军西南面发动了拜年,哦不对,是发动了总攻,王常的下江兵亦在东南面同时动手。莽军无奈慌忙应战,激斗了半天,到中午时分饭点儿上,终于撑不住了,开始一浪一浪的往北溃退,朝潢淳水方向奔命。刘縯心想这到手的过年红包岂能让它跑了,追!

莽军一路逃一路骂娘,心想他妈的大年初一头一天就这么衰,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答对,加十分!诸位曾记否,那潢淳水渡河之桥,早被你们亲爱的太守大人给拆了。他拆的不是桥,正是你们的活命机会!

前有滚滚潢淳水,后有滔滔汉追兵,莽军欲哭无泪,只能回头送死,被杀被淹而死者两万余人,甄阜与梁丘赐两个倒霉鬼也葬身于乱刀之下,他们斜卧在中军大旗下,面目狰狞,满是疑惑、不甘和茫然。

与此同时,本来追着下江兵打的莽中央军严尤、陈茂部也来到了南阳郡淯阳县(今河南新野北)一带,他们本想等过完年,就跟甄阜联手,对汉兵来个两面夹击,却不料甄阜这么快就完蛋了。为今之计,严尤只能率部继续向北疾驰,欲抢先汉军一步到达宛下,以增援南阳副太守严说(严尤之弟),共同据城坚守,确保此战略要地不失,则形势尚可挽回。

刘縯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乘着大胜,兄弟们也别急着过年了,既然前进路上还有官兵,那就挡我者死!扫清一切障碍,然后去宛城再欢庆春节。

严尤见汉兵毫不停歇,径直向自己扑来,只好硬着头皮迎战,一战即败,被斩首三千余人,无奈只好狼狈奔逃,东走颍川郡(治阳翟,今河南禹县)退守。刘縯扫清最后障碍,遂陈兵誓众,鼓前而行,进围宛城,自号柱天大将军,统摄汉兵诸军,威望一时暴涨,如日中天,名震寰宇,帅呆了,酷毙了。

更情何以堪的是长安城中的王莽,史书说他此时的反应只有三个字,大震惧。

王莽不怕流民,流民再多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兼无志量,造反口号最多也就一“反饥饿”,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可刘縯不一样,那是前朝皇族、宗室贵胄,又素有英雄之名,如此身份名望,不仅能收聚流民盗贼,也足可号召天下豪强,其政治大旗亦更加鲜明,称“王莽暴虐”,所以要“复高祖之业”,口号涵盖“反饥饿、反暴政、反篡逆”三大方面,这才是对新莽政权的致命一击啊!

于是气急败坏之下,王莽做出了一个非常惊人的举动,他竟将刘縯列为帝国天字第一号的通缉犯,并开出了有史以来最高悬赏金,宣称:无论何人,有得逆贼刘縯者,封邑五万户,赏黄金十万斤,拜为上公。

五万户,这是相当于帝国一个郡的人口;十万金,这是帝国一年几乎四分之一的财政收入;上公,这是帝国政府的最高官爵。三者相加,这世上除了皇位,没有比这更诱惑的了。当年刘邦购项羽头,也不过万户千金而已,刘縯是项羽的百倍!刘秀看到哥哥拿着那纸通缉令的狂喜表情,心内非常羡慕。

看来王莽真的是害怕了,当一个帝王,将自己的害怕,清楚明白的表露出来,并公之于天下的时候,他就离灭亡不远了。

将刘縯“提拔”为史上最大赏金犯后,王莽仍觉不保险,又使出了他最擅长的封建迷信——厌胜之术(与巫蛊类似)。即下令长安官署及天下乡亭,都在官府门旁挂上刘縯的画像,公务员们每天早上第一件事不是办公,而是先搞搞晨操,也就是对着刘縯的画像射箭,并念口诀“射死你射死你”,以诅咒刘縯早死早安生。

王莽错了,他这番搞笑举动能不能真咒死刘縯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刘縯一夜爆红了,他的帅气“宣传照”被贴满了城乡村落、各大媒体;他的名字也雄霸了各大网站热搜榜,如此高密度曝光率,自然使得刘縯家喻户晓,成为天下最红政治明星。

就这样,在王莽的极力炒作与义务宣传下,抗莽英雄刘伯升的称号传遍大江南北,成为无数热血反动青年的偶像与传奇,一时间,天下的流民豪强蜂拥而至,前来南阳投靠刘縯。不及十日,汉军人数就增加了十余万之众,声威大震。

这世上的事儿就是如此:有时你越要抹黑某人,反而越会捧红某人。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粉即是黑,黑即是粉也,善哉善哉。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