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七皇子入赘给堂姐西班牙长公主 共同统治比利时(8图)
来源: 超哥侃古今
2018-08-10
作者: 不黑不白
诸位看官,小子以前曾为风中的女王做传。这傻白甜玛丽苏女王,先是被狠毒婆婆美第奇家族的凯瑟琳赶回了娘家。最终又被心机侄女伊丽莎白女王处死。看来宫斗剧中玛丽苏一路开挂走向人生巅峰现实中不存在的。

而在当时的欧洲,确实是女人的天下。英格兰这边,血腥玛丽,风中的女王玛丽,伊丽莎白女王。三个女王一台戏。而对面的法兰西,美第奇家族的凯瑟琳太后垂帘听政三朝。威权无以附加,不过世界是公平的,老天给了凯瑟琳权柄。却剥夺了她儿女们的幸福。凯瑟琳的儿子各个英年早逝,她的三朝垂帘听政有太多的无奈,而女儿们也大多婚姻不幸福。玛戈皇后的传奇就能说明一切,不过她权利的智慧还是得以隔代遗传,她的外孙女伊莎贝拉.克莱拉.尤金尼亚就很好的继承了外祖母的政治智慧。

话说当年,这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刚刚失去了亲爱的姑姑血腥玛丽。腓力二世掉了两滴酸泪眼之后。就决定由老草被嫩牛啃转为老牛吃嫩草。吃了这么多年软饭,也该硬气一回了。恰好此时,西班牙和法国处于蜜月期。法兰西太后凯瑟琳想,让个老弟国王做自己的大姑爷也挺划算。于是就将自家如花似玉的长公主伊丽莎白许配给了腓力二世。腓力二世这可是久旱逢甘露呀。多年的存粮一点没糟践,很快就有了结果,生下了长公主尤金尼亚。因为是释放多年压力的结果,所以据说当时生尤金尼亚的时候,差点要了伊丽莎白的命。但是这个腓力二世旱了太久。一点也不知道节制。这伊丽莎白的肚子不断被搞大。最终二十三岁便因难产而香消玉殒。可怜的长公主尤金尼亚成了没娘的娃。

爱妻伊丽莎白死后,腓力二世又着实难过了几年,最终又续弦自己的大侄女安娜。彻底完成了从姑侄恋到叔侄恋的华丽转身。这腓力二世三位王后,三代人。可以说是少奶少女无死角了。只是他爽了,却留下了个大问题。那就是本来哈布斯堡家族是向外吃软饭的,后来却变成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西班牙和奥地利两个同宗王室互相联姻。生的后代一代不如一代,不是傻,就是残。此为后话,就当时而言,这腓力二世还很为自己的亲上亲联姻而高兴。决定投桃报李,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反嫁到奥地利那边去。

既然神罗皇帝马克米西利安二世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了腓力二世。腓力二世也想投桃报李。不过不是把自己的女儿也嫁给对方,而是想将女儿嫁给对方的太子,自家的大侄子鲁道夫。不想这个鲁道夫一生风流,迷信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一生情妇不少。就是不肯明媒正娶。鲁道夫这么玩,腓力二世这么一看,都是千年的狐狸,和我谈什么聊斋呀。这腓力二世本身就将自家吃软饭的基因继承的很好。一看自家的大侄子比自己还渣。心说还好没把自家宝贝闺女往火坑里推。最终退而求其次,最终马克西米利安的七皇子阿尔布雷希特入赘给了腓力二世做姑爷。

这哈布斯堡家族当年吃别人家的软饭时,那是只占便宜不吃亏。想着法的鸠占鹊巢老丈人的地。到自家嫁女儿时,可是一点亏都不吃。这尤金尼亚没有嫁给对方太子算是对了。因为那样门当户对,真的要远嫁了。而嫁给对方家的七皇子,因为皇次子没有继承权,所以反而还得跑过来,向老丈人这讨生活。看在天下一笔写不出两个哈布斯堡的份上,老丈人腓力二世对自己的这个侄儿子大姑爷还算大方。把最刺头的尼德兰分封给了自己的姑爷。

这尼德兰问题咱以前讲过,地处北方很自然的接受了新教。但是却被南方天主教极端国家西班牙控制。腓力二世年轻的时候,一副天主教世界护法使者的姿态。对尼德兰一直高压,等老了管不动了,把这锅甩给女儿女婿。后来尼德兰北部七个新教郡独立,这就是现在荷兰的大致版图。而南部相当于今比利时的部分。因为离天主教大国法国近。所以天主教势力比较强盛。独立的诉求远没有南方旺盛。加之阿尔布雷希特一个外来户说不上话。而尤金尼亚充分的发挥了女主亲和的魅力。在这种怀柔政策下,不仅南尼德兰人民和哈布斯堡王朝的仇视得以消弭,就连北尼德兰对哈布斯堡的对立也有所缓解。尤金尼亚这位女总督,充分显示了执政才能。

古时的欧洲公主,大多都是政治的牺牲品。最终只能远嫁他国沦为男人的附庸。而尤金尼亚能以自己的亲和力治理一省,也算是很幸运的公主了。

九零超哥如是说

侃古论今道风云

预知天下兴亡事

订阅!

微信号superman19195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