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时期的社会风气,奢靡腐化到何种程度?(7图)
来源: 茶叶蛋仰望天空
2018-07-10
作者: 真功fu
东汉末年,饥民四起组成流寇式军队,各路诸侯纷纷率军平定,逐渐演化成军阀割据之势。军阀相互征伐兼并,逐渐演化出魏、蜀、吴三国鼎立的局面。魏国的领袖是曹操,蜀国的领袖是刘备,吴国的领袖是孙权。魏国统一北方之后,积蓄力量准备南征,打算一统天下。此时曹操的儿子曹丕强迫汉献帝“禅让”,以篡权的方式取得了政权的合法性

统一天下之战陆续进行。蜀国、吴国先后灭亡。与此同时,曹魏政权内部的权臣司马懿父子也已经坐大,遂重演禅让的一幕,篡夺了曹魏政权,是为西晋开国。由于《三国演义》的流行,这段历史几乎所有国人都耳熟能详,但是司马家统一了中国之后,后来的剧情发展就不怎么广为流传了,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这段历史实在太窝心,是华夏文明的第一次生存危机。

魏晋两朝是政治腐蚀社会的两朝,政权合法性是社会的一切正义之源,谋朝篡位扭曲法统,在源头上就已经产生了污染。曹操为什么一生都不敢对皇位有所动作,就是因为在之前篡位的只有一个王莽,落得个万世骂名。而汉末稍微敢动点歪脑筋的袁术,那血还没干呢。可是他儿子曹丕偏偏耐不住寂寞,篡汉的事实已经臭不可闻,乘隙而起的司马氏再来篡窃曹氏的天下,更是没有任何光明正大的理由可说。

对此,天下人都看得很明白,连蛮族、晋王室自己人都看不下去。几十年后五胡时期羯族的领袖石勒,原是个目不识丁的奴隶,连他这样的人都很鄙夷的说,曹孟德、司马仲达以狐媚之术从人家孤儿寡母手里夺取天下,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这话虽然有点过,但却不失为事实,曹家和司马家上位,都是把自己家族的女人嫁给皇帝,然后获得一点民意支持和合法性。至于晋王室司马家的自己人,则有这么一件事,东晋时,大臣王导对晋明帝陈述司马家如何篡夺曹魏政权的过程,明帝听后一头扎在座位上,惭愧道:“这样的政权哪能长久啊! ”由此可见,连司马家自己人都觉得这事实在不怎么光彩。

司马家篡来的政权自然不能获得世族与士族精英集团等衷心拥护。司马氏无法公开探讨法统,只能以阴谋毒计来摧残、控制社会。纯暴力统治成本又太高,风险也很大,司马氏也想借助于思想认同来优化统治效果。于是又大力提倡名教,试图以此来凝聚曹氏所不能凝聚的人心。然而,逆贼说伦理,先天不利,大家都看得很明白。他们也只能提倡“孝”,而不敢提倡“忠”,效果是只能为私门张目而已,在西晋,不孝可是要被杀头的大罪。

考察古来中国的立国砥柱,是天下为公的立国精神、士族集团的领导、尚武重教的民风。就连干尽坏事的昏君,在明面上也得说要唯公议是从。但是从东汉中期开始,这几个立国根基已经在历史演化中逐渐坍塌了。跟西汉时期相比,魏晋时期社会风气已经大变。

这个时代贵族的生活方式腐化,盛产各种奇葩纨绔子弟。例如,曹魏时期有一个著名的美男子名叫何晏,因肌肤洁白犹如擦了粉,人称“傅粉何郎”。何晏常年酒色伤身,大量服用含毒性的丹药“寒食散”,服用之后精神亢奋,如同现代人吸大麻。何晏官至吏部尚书,负责全国的官员选拔,影响力可想而知。在他的影响之下,贵族纷纷服药,然后穿着宽袍大袖散热,一时间竟成为社会风尚。据后世研究,此后百年间服药者可能有百万人之多,中毒死者也有十万以上。

而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则是中国历史上后宫嫔妃数量最多的皇帝,其荒淫程度可想而知。他把数万美女放在后宫,每天坐着一乘羊车恣意游巡,停留之处即行淫乐,众人经常不知皇帝所在。而他的继任者惠帝司马衷,是个天生白痴,听见蛤蟆叫,就问左右,这蛤蟆叫是为官还是为私啊?又听说天下有百姓饿死,他就问,他们为什么不吃肉糜?

而晋朝的大臣们主要兴趣在于近乎变态的生活享受。例如名士王济,以人奶蒸乳猪,以钱铺地。还有个大臣让歌妓吹笛,稍微走了一点音马上就把歌妓杀掉,让美女给客人敬酒,客人不喝或是没喝完就把马上把美女也杀掉。在此期间石崇与王恺的斗富事件更是闹得人尽皆知,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荒唐的事件之一。

魏晋时期,还有同性恋、男色之风大盛,与之相应,涌现出一大批病白赢弱的美男子。从司马炎时代开始,男宠之风盛行,人们喜欢美男胜过喜欢美女,天下人纷纷效仿。除了穷奢极欲之外,晋代贵族们还喜欢搞玄虚之学。整天聊天侃大山,认为治国理政是可笑的俗务。他们既不学文也不习武,为了维持奢侈的生活,只能千方百计的敛财受贿。前面那位斗富的石崇,他在荆州上任时,竟然派人在路上抢劫过往的使者和客商。

后来史书上所讲的“魏晋之风”实际上就是这种污秽龌龊的行径。不过,这也不是士大夫们丧失了理想和抱负,只不过是精神郁闷,心中万般苦恼却又无法表达。比如著名的阮籍和嵇康,整天喝酒聊天,其实是躲避现实,后来的名士们也都照猫画虎跟着学,逐渐对世务漠不关心,认为这样的生活才是最高境界。于是最上面统治者醉生梦死,中间的士大夫痛苦迷离,下面一千多万农民只能在生死线上挣扎求生。

所以西晋统一不到十二年,天下便开始混乱。经历了四代皇帝、52年便覆灭。遗老遗少南渡长江,建立东晋政权,继续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农业社会的生产力本来就很低下,这一群敲骨吸髓的统治者掌管这片土地,普通民众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此时距离班超经营西域不过200年左右,为什么这短短一两百年间,社会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呢?还有一部分责任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东汉政治风气尚文抑武,那时还没发明相对公平的科举制度,政府官职逐渐被门第大族所垄断。士子们入官和晋升,不靠能力才学,而靠权贵门下、名利场中的社交知名度。流风所及,土子们从那时开始便逐渐形成了修饰容貌、涂脂抹粉、崇尚玄谈的风气。在这样的环境下,曹魏和司马家的谋朝篡位使这个社会最根本的正当法则被摧毁,公理被强奸蹂躏。以至于后来五胡乱华,华夏文明生灵涂炭,被人数极少的胡人肆意屠杀,却没有还手抵抗的能力。华夏族的第一次生存危机,也因此逐渐暴露。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