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 当年进京过程(图)
来源: 自由亚洲
2018-06-11
作者: lazycat

  戒严部队前士兵张世军不满六四镇压,申请退役,遭部队处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六四29周年之际,当年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的前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打破沉默,对外披露当年他和所在的快速反应部队接到命令后,于5月20日从河南营地火速赶到北京的过程。他向本台讲述了军队进入北京后,遭到北京市民阻拦,以及部队强行推进的一些情况。他透露,6月3日,上级下达命令,部队“化整为零“,各营以“走街串巷”的方式,向天安门广场强行进发,途中曾开枪射击。

  1989年,中国政府调集多达30万正规军队,进入北京执行戒严令。

  解放军的第54集团军,是当时中国陆军重装满员的三个“王牌快速反应集团军”之一,驻地在河南安阳。而张世军所在的162师486团,更是该集团军的精锐部队。29年前,北京的大学生由悼念中共前总书记,引发遍及全中国的民主运动。张世军回忆说,当时在部队中,大家普遍都同情学生,认同他们的一些主张:“89年,北京的学生走出校门,走上街头,走进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当时军队里的各种报纸、电视,信息是足够的。大部分士兵对学生是友好的,还都期盼着他们(学生)能再加把劲,能更快更好的促进中国的进步。但是,情况发展变化也很快”。

  然而在5月中旬,军队内部的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军队内部营一级的官员,突然全部被换掉了。这个信号非常明显,新来的营长,教导员都是非常陌生的,实际军队控制士兵的应该是在营一级。当时气氛就不对了。军队内部开始搞政治教育,动员。当时我所在的54军162师486团进京执行戒严任务的气氛,已经非常明显了”。

  据知情人士披露,在八九民运期间,当中南海高层得知部分军队将领支持学生,不愿镇压学生运动时,开始撤换中高级军官,起用了一批所谓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军人。

  1989年5月20日之后,戒严部队在进入北京的时候遇到了北京市民的拦截劝阻。张世军表示,事实上,他们部队在离开河南安阳军营的时候,就已经遇到上千安阳居民阻止:“我们是在5月20日早晨八点之前接到的命令,说部队要进京执行戒严任务。我们下午离开军营门口的时候,就被安阳市的老百姓,大概有几千市民,男女老少都有,堵在了军营的门口,不让军队出门,反对军队进京镇压学生,执行戒严任务”。

  不过,戒严部队最终突破封锁,于21日早晨抵达北京。张世军说:“第二天天没亮就已经到了北京城下。军队在大兴县与北京城的接壤处当时的丰台区,北京南苑机场南边一带暂时驻扎准备。6月3日下午两点左右,接到了命令。在这之前,军队临时发放了钢盔。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在6月4日凌晨,就是6月3日半夜要到达天安门广场”。

  在八九民运期间,北京居民百姓抵制部队进城镇压学生,在通向市区的各交通要道,用公交车辆横放在马路中央,又筑起人墙阻挠戒严部队。6月初,通往京城的所有路上交通被市民阻断。张世军说,他们接到指示,部队以营为单位,向天安门广场进发:“当时部队预订的路线是以南苑路由南向北,直到天安门。但是我们的部队走到(丰台区)马家堡一带,受到市民的顽强阻拦,部队被迫弃车后退,部队几次试图强行冲过阻拦,但是都失败了”。

  6月3日傍晚,54集团军在486团三营面临可能无法准时抵达天安门广场的情况下,军队动用武力突破阻挠。张世军说:“我所在的部队是在傍晚时分,在一个空旷的一条河边的地带,直升飞机飞过来,空投了很多子弹,部队装上了子弹,开始往北京挺进。进京路线是说不清楚的,为什么?军队是以营为单位开进的,一个团有几个营,而且在慌乱之中,每一个营都有不同的行军路线,基本上有路就走。大路,小路,穿村过户,大街小巷,有路就去靠拢”。

  当晚十点左右,张世军随部队在接近天安门广场时,他所在部队遭到不明射击。他说,有人向部队射击,但奇怪的是子弹打在地面:“6月3日晚上十点左右,我听到了枪声,枪声是从我的西北方向传来的。在行军途中,我所在的部队也遭到了枪击,是在高层建筑物上,有人突然朝军队开枪。发现怪异的是这些子弹都打在我们身边的地上,没有伤到我们一个人。但是枪击带来了一个后果,就是我们部队本能的朝着高楼开枪射击”。

  18岁就从军的张世军当年是营里面的宣传干事,他在1989年目睹了军队镇压学生之后,向军方申请退役,被以“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罪名逐出军队。1992年3月,张于山东滕州被捕,并被判“反党反社会主义罪”监禁三年。近期,张世军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故地重游,感概万千。

  “这些年,我们都盼着国家能早一点走向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可我们更多的就是失望。29年前,我作为54军162师,戒严部队的一分子,随戒严部队进入北京。当时的情景始终在眼前浮现,我们希望年轻人的血没有白流”。

  他获释后,长期受到家乡山东滕州市政府及警察的刁难和骚扰。每逢所谓敏感时期就遭看守。

  他说:“我家里的房子是父母亲留下的,瓦面都要坍塌,每逢下雨到处漏雨。我曾经在2004年申请过公租房,当时的手续非常齐全,但是住建部门拒不接收我的资料。前一段时间,我又去询问他们,当地政府的主建部门竟然说,滕州市政府从2016年之后,就没有再进行新的公租房建设,目前也没有任何房子”。

  张世军的住房屋顶,随时面临坍塌。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滕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但无人接听。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