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在亚洲媒体高峰会议“亚洲文明对话”的发言(图)
来源: 凤凰网历史
2018-04-09
作者: 马司令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的主题是“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今天召开的亚洲媒体高峰会议“亚洲文明对话”的主题是“从被猎奇到被全球化,亚洲传统文化如何完成现代化、国际化表达?”,我就此谈一点体会。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亚洲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产生了历史悠久、博采众长、内涵丰富、种类齐全、数量众多的传统文化,其中西亚两河文明、东亚中华文明、南亚印度文明,均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在历史长河中,亚洲众多古老文明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

文明的交流,源远流长,硕果累累。昔日古丝绸之路跨越了尼罗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印度河和恒河流域、黄河和长江流域,跨越古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中华文明的发祥地,跨越不同国度和肤色人民的聚居地。几千年来,亚洲各国各地区民众在认识和处理人类与自然、物质与精神、个体与集体、历史与未来的关系中,创造和形成了东方智慧。

这些传统文化创造的思想体系,承载着平等、包容、互鉴的人文主义精神,是增进国际文化交流和形塑民族记忆认同的重要因素,是推动全球文化繁荣的重要动力,也是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平等对话、和平共处的纽带和桥梁,更是指导当代人们思想和行为的根本,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今日的世界。

同时,天人合一的世界观,奠定了亚洲的文化共识,为形成多彩、平等、包容的文明交往规则,形成多元共生、多态共融的世界文明交流格局,提供了重要启示和路径。亚洲各国灿烂辉煌的传统文化不仅孕育了本国本地区民族,还长久地滋养了周边国家乃至世界各国,与他国文明紧密联系、不断交融。

从被猎奇到被全球化,亚洲传统文化逐渐褪去神秘色彩,被世界所了解。以中国为例,古代有“四大发明”,即造纸术、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今天有新“四大发明”,即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网购。跨入新世纪,经济区域化和全球化不断发展。几十年来,亚洲各国通过自身努力,在经济与社会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总体发展迅速,成为最具经济发展活力的地区之一。

亚洲传统文化如何完成现代化、国际化表达?其实,现代化、国际化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不断变动发展,也是一种状态,应该说没有终点。今天的亚洲,多样性的特点仍十分突出,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不同宗教汇聚交融,共同组成多彩多姿的亚洲大家庭,更加需要求同存异、开放包容,并肩书写相互尊重的壮丽诗篇,携手绘就共同发展的美好画卷。

伴随经济全球化日益加速,世界各国固有的生产与生活方式,朝着同质化的方向发展,受民族传统的影响越来越小。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是几千年或更长的时间积累的结果,要将世界上各民族长期形成的多姿多彩、千差万别的文化变成单一的文化,后果不堪设想。在新的历史航程中,如何在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的基础上,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需要中国与亚洲各国共同思索和行动。

作为传统文化的传承者、传播者,博物馆也好,媒体也好,我们面临的是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的任务。通过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的结合,让亚洲传统文化,乃至世界范围的传统文化多姿多彩、平等和谐地繁荣发展。在时间这个维度上,我们要努力成为连接人类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桥梁,将传统中的合理因素现代化,逐步消除古老文明与现代社会之间的隔阂。在空间这个维度上,我们还要持续向不同身份、背景的人群传播传统文化的价值,强调尊重多元文化的重要性。

自2012年以来,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要提高文化软实力,要努力展示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活起来”三个字过去在中国文化遗产领域很少听到,引起了我们深入的思考和变化。我认为这是新的时代对传统文化复兴的生动阐释和深情召唤。

过去,我们从事文物工作、考古工作、历史研究工作,经常把保护研究的对象视为过去时的,视为已经脱离当代人现实生活的。但是“活起来”告诉我们,文物是有生命历程的,他们从过去走到今天,也应该健康地走到未来。保管、保护机构应该通过这些文化遗产资源,对当代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美好幸福生活作出更大的贡献,也就是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演讲时指出:“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文明之间,需要对话,需要倾听,更需要心与心的碰撞。让传统文化融入生活,活在当下,让传统文化“现代化”,这才是我们保护文化遗产的目的。要把沉睡的文化遗产激活起来,走进人们的生活,走进人们的心里。

故宫博物院正在探索更多文化资源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方式,目前已经尝试了各种形式的“文化+”,例如:文化+创意、文化+科技、文化+传媒,包括话剧、纪录片、电影,以及春节联欢晚会、综艺节目等。同时,让故宫博物院丰富多彩的文化展示项目走向海内外各个城市,包括马耳他、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等。实践证明,这些跨领域、“开脑洞”的传播内容正是人们所期待所喜爱的接受文化方式。

故宫博物院宏大的古建筑群和丰富的文物藏品,是中华文明统绪传承的最直接最有力的物证。来访故宫博物院的观众持续增长,去年达到1670万人次,其中来自国外的观众每年超过300万人次。故宫博物院的古代建筑与文物藏品是中华文明的物质载体,也是“人类共同遗产”,从欣赏艺术的眼光看,不同文化习俗、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发展阶段的世界各国民众都能接受,易于与其他文明古国和国际社会形成共鸣。

不久前,故宫博物院在内的九家国家级博物馆(院)与央视合作,推出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节目穿越古今,公众人物和普通人一起,倾情演绎国宝的前世今生故事,受到各年龄层观众的喜爱。节目播出的两个多月里,“博物馆热”从电视荧屏扩展至网络,又延伸至线下,目前已创下8亿人次的收视佳绩。节目播出后,九家国家级博物馆(院)参观量平均增加50%。两天前,4月7日,《国家宝藏》等九大中国优秀原创节目模式,首次集体亮相戛纳春季电视节的主舞台,推介中国原创节目模式。

《国家宝藏》探索出了一种让传统文化“活起来”和实现“现代化”表达的成功模式,同时创新了国宝文物类文化节目的模式,在全球都有积极的复制推广意义。这是中国原创节目模式走向海外迈出里程碑意义的一步,证明了中国是至关重要的节目消费国,更是优秀节目内容的全球供应国。可以说《国家宝藏》在使传统文化“现代化”表达的基础上,又进一步走向了“国际化”表达。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并积极参与、促进国际文化交流合作。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首次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这不仅为“一带一路”沿线近300座历史城镇、200余项世界遗产的保护和发展带来机遇,也为沿线国家的文明交流创造了新的平台。习近平主席还在2017年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中提到“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

推动传统文化的国际化表达,我认为,需要构建多元文化交流对话的平台和机制,以此更为广泛和深入地了解彼此的文化,增强文化传播的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作为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积极响应习近平主席号召,竭力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并通过持续赴外展出文物藏品等方式,不断向海外讲述“中国故事”。在过去的6年间,故宫博物院有135项展览走出了紫禁城的红墙,走向国内外各个城市。

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中方倡议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加强青少年、民间团体、地方、媒体等各界交流,营造智库交流合作网络,让亚洲人民享受更富内涵的精神生活,让地区发展合作更加活力四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能够建立亚洲文明对话的常态机制,构建亚洲文明对话的多样化渠道,拓展亚洲文明对话的多层次平台,为亚洲人民享受更富内涵的精神生活提供又一种可能。

文化,是民族的根脉,也是民族间精神对话的纽带。因此需要搭建亚洲文明交流的新平台、新机制、新领域。我想,博鳌亚洲论坛为亚洲各国的政府要员、商业领袖和知名学者提供一个高层对话平台,以增进和深化贸易联系,推动建立伙伴关系。同时,博鳌亚洲论坛也是亚洲各国相互交流、展示、沟通、了解的平台。

2016年,故宫博物院在文化部、新华通讯社的支持下,举办“世界古代文明保护论坛”。来自8个文明古国和有关国际组织代表出席,积极探索在当今国际形势下推动古代文明的国际交流与合作途径,共同发起了《太和宣言》。2017年,“世界古代文明保护论坛”再次举办,得到了外交部、文化部的支持,参会国家的数量增加至21个,包括今天在座的很多国家,更多元的文化力量加入其中,我们的“朋友圈”更大,舞台更加广阔。

在这两年间,我们积极举办文物交流展览,以实际行动落实《太和宣言》。包括2016年的“梵天东土并蒂莲华:公元400-700年印度与中国雕塑艺术大展”,2017年的“浴火重光——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宝藏”展。此外,故宫博物院还利用院藏文物举办“紫禁城与‘海上丝绸之路’”展,集中反映明、清两代与外部世界的交流与互动,见证了“海上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商贸航线,更是联系古代中国与世界文明的纽带。这些展览充分展现了世界多元文明的璀璨与辉煌,也体现了不同文明之间的互动与交融,证明了“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现实意义。

古代丝绸之路的精神在于“团结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鉴、合作共赢”,我理解的“国际化”就是建立这样一种关系。在构建这种关系上,博物馆及媒体有着丰厚的文化资源和明显的传播优势。我们应该积极行动起来,为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尊重、相互交流、取长补短搭建桥梁,通过对话交流实现人与人、国家与国家的和谐相处,实现人类文明的多元共存、繁荣发展。

昨天,根据中国政府机构改革方案,新组建的“文化与旅游部”正式揭牌,人们说这是“诗和远方”走到了一起,这是一种轻松的表达,但是体现出人们希望有更加品质生活的良好心愿。近年来,故宫博物院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和监测、信息网络和管理平台搭建、数字资源管理和应用、数字化展示和传播、数字化研究等方面所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和重要成果,将故宫文化更加便捷、更加广泛地传播至世界各地。

我国是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强国,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文化遗产作为历史的见证者,为后人诉说着精彩的过往。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文物不仅是博物馆里的珍贵宝物,也是一份可以“活起来”的文化遗产和精神宝藏,讲好文物背后的故事才能感动社会公众。

今天,博物馆应该是多元化、多功能的文化设施。博物馆的核心价值,也从保护文物藏品,到保护文化遗产,再到服务社会,进而向参与推动社会变革的神圣责任回归。新时期博物馆文化发展目标,也将从满足广大民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拓展到保障广大民众的基本文化权益,再拓展到让广大民众共享文化发展成果。只有让广大民众从博物馆的工作成果中真正得到实惠,博物馆的功能和社会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博物馆才能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和尊重,并由此赢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故宫博物院是中国文化遗产的守护者与传承者。中华民族绵延不断的历史文化,在故宮博物院的各类文物藏品和故宫古建筑里,均能得到印证。同时,故宫博物院是“一带一路”建设中重要的文化元素。紫禁城作为明清两朝的皇宫,由于其特殊地位,成为能最早感受和汇集丝绸之路舶来品的地方。那些通过陆地和海上两条丝绸之路运送到中国、进入紫禁城的各色物品,至今收藏于故宫博物院,成为当年中外交流的见证。

改革开放40年来,故宫博物院共组织实施了200余项重大文物对外展览交流项目,其足迹遍布五大洲30多个国家和港澳台地区,观众人数超过1亿人次。故宫博物院文物展览每到一处,均会引起文化轰动,成为当地的文化时尚。

故宫博物院也是中国国内收藏外国文物最多的博物馆,上万件外国文物来自世界各地,其中很多是来自丝绸之路沿线国家。近年来,故宫博物院接待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来宾不断增加。今天,我们要把握中国与世界的文化交汇点,让世界知道中国已经为世界作出了什么贡献、还要作出什么贡献。要把握中国民众与各国民众的情感共鸣点,展示灿烂多姿的中华文化,使之成为增进友谊的桥梁。在这些方面,故宫博物院应该,也能够做出应有的贡献。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