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称哪个中国人有资格竞选美总统 打破谈判僵局(图)
来源: 中国新闻网
2018-03-08
作者: 竹馆
核心提示:她在美国有竞选总统的资格,唐闻生因为她出生在那里,我是没资格。他是犹太人生长在德国,根据美国的制度是不能够竞选的,这么一下把话盒子打开了,气氛也轻松了。紧接着他说我这次作为特使到中国秘密访问,也是标志着中美关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所以我们希望不仅在两国关系上交换意见,而且也希望就国际问题交换意见。

基辛格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佚名,原题:中国资深外交官唐龙彬回顾基辛格1971年访华秘辛

2002年是中美联合公报签署30周年。中国驻瑞典前大使唐龙彬曾见证了1971年基辛格作为尼克松总统的特使秘密访问中国的那段历史。在接受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采访时,唐龙彬回顾了当时那神秘而难忘的48小时。

访谈内容转引如下——

(画外音)70岁的唐龙彬常常要参加各种纪念活动,并接受媒体的访问。30多年前的历史隐藏在时间的大门后,当人们寻找钥匙的时候,唐龙彬往往是第一个被想到的人。1971年,基辛格作为尼克松总统的特使秘密访问中国,唐龙彬见证了这段历史。

东方时空:基辛格秘密访华这件事,我想虽然过去了三十年,但是对于您来讲一定还是历历在目的,接受任务这个情形肯定还记得,那是在什么时候?

唐龙彬:1971年6月底,是29号还是30号我就想不清了。

东方时空:是上午还是下午?

唐龙彬:是晚上,晚上我已经下班了,就回家了,我住在禹王坟。

东方时空:当时韩叙司长打到传达室,有急事要找你,到他办公室,决定让你参加一个接待美国高级官员的任务,当时没说是谁?

唐龙彬:没有说是谁,这个事情是绝对秘密进行,也不要告诉家人。你到哪儿去,在这个任务期间也不要跟外界联系接触。对我来说接受这么个任务当时也没有感到太突然,但是给我感到突然的,稍微有点紧张的就是,在我十八九年在外交部搞外事工作当中,从来还没有接待过一个美国高级官员。不要说高级官员,就是政府官员我也没有接待过。

东方时空:那个时候我们好像,一说起美国,就好像是美帝国主义?

唐龙彬:对。不仅是美帝国主义,满街报纸上都是一些打倒美帝国主义的一些口号、标语、横幅。

东方时空:接受这个任务,心里在想让我去接待我们的敌人,心里想过这个事吗?

唐龙彬:当时心里是有点想法,感觉比较突然,怎么在这个时间,在这个时候,会来一个美国高级官员来访。第二天告诉我们,这次接待的人物就是基辛格。

东方时空:当他告诉你基辛格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对基辛格有所了解吗?

唐龙彬:我对基辛格当时并没有什么了解,但知道这个人物,因为有时候看参考消息,知道这是个外交家,但是这个人长相怎么样,不知道。

唐龙彬:不知道,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正试图打破两国关系的坚冰,并通过巴基斯坦等友好国家向中国表达了这种愿望。而基辛格就是利用出访巴基斯坦的机会,谎称生病,在公众面前消失48小时,秘密访华,投石问路。对于基辛格的接待工作,周恩来总理做了指示。

唐龙彬:第一句话就要落落大方,我们是大国,已经站起来了,第二个就不卑不亢,第三句话以礼相待。人家来了,我们又是礼仪之帮,有5000年文明历史,这么个中华民族,我们要体现出来以礼相待但是我们不要强加于人。我现在个人体会,他当时说的不要强加于人,因为当时是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如果拿我们有些东西来灌输给外宾,这个东西我们不能强加于人。

东方时空:除了你们了解这个事情的背景,以及等等以外,包括刚才说到的,为基辛格来以后住的地方也在做安排?

唐龙彬:对。

东方时空:这事情是由您负责吗?

唐龙彬:具体安排根据总理的指示,他提了这些原则意见以后,我们根据总理的意思,把五号楼,凡是有文革色彩,比较浓厚的一些东西,我们都清出去了。

东方时空:比方说什么东西呢?

唐龙彬:比如说样板戏的举刀举枪的一些塑料像,挂起的横幅一些画,我们都根据总理的要求,都改变了,换做一些国画、山水画、象牙雕刻、玉雕。

(画外音)1971年7月8日凌晨3点半,外交部美大司司长章文晋率领唐闻生、王海容、唐龙彬等人在南苑机场悄悄登上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的专机,秘密飞往巴基斯坦,迎接基辛格。1971年7月9日凌晨4点,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基辛格出现在中国外交官面前。

东方时空:他们到的时候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龙彬:我们透过窗帘,拉开一个小缝看到的,我们当时看到一个肥胖的人出来。戴着大沿帽子,戴着一副很宽边的,大的黑色的墨镜,介绍这是基辛格博士,我们一一握手。

东方时空:就在您和基辛格握手的时候,您是什么感觉?

唐龙彬:他这个手又粗又有力气,给我的印象很严肃,当时我们也板着脸。基辛格和他的三个政治顾问,都穿上深蓝色的,或者是倾向黑色的西装领带,很笔挺的。再看看我们四个人,我和章文晋是黑色中山装,也是笔挺的,很少穿的也是很笔挺的,黑皮鞋。然后唐闻生、王海容穿着女式的套装,女式制服这种反差很鲜明,我当时脑子里就有一个很明显的两种社会制度的对照,两种思想,思维的两种对照。

东方时空:他们看到你们是不是也很紧张?

唐龙彬:他们也比较严肃些,尽管这些都是老外交,也很严肃。尤其两个警卫更严肃,他们两个警卫,各自拎着一个文件包,小的文件箱,都带上锁链,一头锁在文件箱上,一头锁在他的手上,要抢他不容易,你除非把他手砍了。

东方时空:你们是怎么打破这个僵局的?

唐龙彬:大家都尴在那儿,然后一入座以后,大家开始有那么几秒钟还是沉默了一下。

东方时空:你看我我看你?

唐龙彬:嗯,我看你都是比较严肃,但这一点上,我觉得基辛格还是外交油子了。

东方时空:外交家油子了?

唐龙彬:经历的场面很多,另外总理也事先给章文晋作了交代,你是主人,你要主动一些,不要给对方一个印象,你冷淡了他。好像不约而同的,章文晋准备讲话的时候,基辛格就先插话,“我很高兴见到南西·唐”就是唐闻生,她的外国名字叫南西·唐。

东方时空:他怎么知道的?

唐龙彬:事先他知道我们四个人个名字以后,他做了一番调查研究,唐闻生生长在美国,一直到十几岁才回国的。

东方时空:南西·唐是她在美国叫的名字?

唐龙彬:美国名字。那么笑着说,“南西·唐我们很高兴见面了。”她在美国有竞选总统的资格,唐闻生因为她出生在那里,我是没资格。他是犹太人生长在德国,根据美国的制度是不能够竞选的,这么一下把话盒子打开了,气氛也轻松了。紧接着他说我这次作为特使到中国秘密访问,也是标志着中美关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所以我们希望不仅在两国关系上交换意见,而且也希望就国际问题交换意见。那么章文晋马上接着说,我们周恩来总理很高兴在北京见到你们,也很高兴有机会和基辛格博士交换意见,开始的时候都是通过翻译,唐闻生做翻译,后来双方谈笑风生,而且说话里带笑。所以说章文晋索性节省时间,自己用英文讲。

东方时空:他在飞机上都问一些什么问题?

唐龙彬:他主要问(中国)现在经济情况恢复怎么样,我印象深的问经济情况很多,半开玩笑地也问一下,这次你们领导人会不会批评我们美国帝国主义,都带开玩笑这样说。章文晋也是老外交家,我们坦诚交换意见。给我的印象,尽管半个多钟头谈话,从言谈当中辛格对第一次见到中国政府,这么高级的外交官还是留下比较好的印象。

(画外音)交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双方分开休息。唐龙彬哪里睡得着。当飞机越过雪山进入中国境内,他强烈地意识到:一个历史转折时刻就要到来了。几个小时后,基辛格一行被安排到钓鱼台5号楼休息。

唐龙彬:当时算起码给他半个钟点休息,然后才下来吃饭,没到五六分钟,十分钟不到,他们六个人就下楼了,下楼以后推开门到5号楼外面的院子散步,实际上借散步商量问题。

东方时空:他们为什么要到院子里去呢?

唐龙彬:保密啊,怕我们窃听。我们当时观察这六个人,都是递眼小声交换意见,根本一边交换意见,一边把头往东看看,往西看看,前后看看很警觉的样子。下午三点钟左右会谈,这是我们定的,警卫服务员把大门一推开以后,基辛格马上就迎上去,跟总理握手。

唐龙彬:当时我听到总理说欢迎您。基辛格他下面三个助手,马上跟上了,一一给总理介绍。总理事先也做了番了解,对这四个人情况也都清楚,跟洛德握手,你的中文应该学得不错,你上海夫人一定教你不少中文。洛德就笑笑,有点腼腆地笑,我们就带他们进入会议室。

东方时空:安排完你就出来了?

唐龙彬:待了几分钟,我们看他们入座,一入座以后,洛德在他的位置上马上站起来,从警卫递给他的文件包里面拿了一大堆文件,都是有文件夹的,大概有这么厚。基辛格当时没有马上翻看,他就两眼朝总理瞄瞄,看看总理没有人给他递什么东西,既没有文件也没有讲话稿,最后看见他有一张钓鱼台便条,上面大概有两行字这样子,事后他记得没有字。大概有几个字,我们看两行字这样子,他马上抢着先说,这些都是我秘书给我准备的,不好意思。因为他这么一个老外交官,还捧那么大文件,他说我不得不有些地方要照着它念。总理外交家的风度,泰然自若地说,我们可以随便交换意见,可以自由交换意见,意思说不一定要照着本,这样子气氛非常好。

(画外音)基辛格在北京逗留仅仅48个小时,而同周总理的会谈就持续了17个小时。这段时间,唐龙彬一直守在会议室门外。

唐龙彬:最后一次是11号上午八点半开始谈,原定十点半,两个钟点全部结束,到了十点半还没有结束,我就有点着急了。他因为装病48小时,一定要卡准时间,到时候得露面,这样子对外才做得很完美。大概11点钟,突然记录员,他就先推开门,一推门我马上就进去了,一推门我就知道结束了,基辛格和总理都满脸笑容,而且基辛格走到长桌尽头的地方,等着总理从另一头过来汇合,然后并排地和总理走出,满脸笑容,一直陪总理到五号楼大门门口。破例地,警卫员还来不及给总理开后车门,他就上前给总理开红旗牌车门,看总理一进去以后,关上车门以后,移动了,他挥挥手就走,就非常高兴。但我们已经心里也明白了,翻译在后面给我们点点头,意思达成协议了。

东方时空:一个石头就落地了?

唐龙彬:落地了。(周总理)一出去以后,(基辛格)这四个人叫上警卫,我们在院子再走走散步,院子出去走走,散步,这次走给我印象很深了,又说又笑说话声音很响,美国人高兴起来喜欢哼美国小调。

东方时空:也哼小调?那么回来以后呢?

唐龙彬:到他酒台旁边又干了一下杯,据我了解,服务员了解,这是他们第一次中午喝了茅台。

(画外音)一年后,唐龙彬作为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参与了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后来,他被派驻瑞典,出任大使。唐龙彬的外交官生涯持续了几十年,和许多美国外交人士保持了很好的友谊。而1971年那秘密的48小时,已经成为唐龙彬一生中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