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何故毛泽东的工作要求与他的生理机能间发生矛盾(图)
来源: 凤凰历史
2018-02-11
作者: 竹馆
核心提示:毛泽东是根据工作量来安排时间的,这样在工作要求与生理机能之间就发生了矛盾。当遇到重要的外事活动、国事活动或大型的会议时,要他马上终止正在进行的脑力劳动,必须被迫进入睡眠状态,以便醒后参加重要的活动,这就非求助于安眠药不可了。

毛泽东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佚名,原题:毛泽东中南海起居:紧张工作朴素生活半床是书

身边的工作人员

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可以说是毛泽东的保卫、保健、生活方面的总管,总的负责人。

当时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员,可以分成三大类或三个层次:即基层、中层和高层。随着毛泽东工作、行动的性质和活动的地理范围的大小,所涉及到的人员层次多少也不同。如果毛泽东在工作的间隙,不出菊香书屋院子,在院内散步或看书,有值班卫士在身旁就行了。如果毛泽东走出丰泽园在中南海范围内散步,这就需要有叶子龙、汪东兴随行。如有大型会议,或外国使节呈递国书时,杨尚昆常常出场。到工厂视察或到部队各兵种视察,首先杨尚昆、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一定会参加。到外地视察工作,随行除杨尚昆、罗瑞卿外,还有铁道部部长滕代远等。他们此时既是毛泽东的随行人员,也是各负一方责任的重要领导。

汪东兴在新中国建立初的一两年是中央警卫处处长,属军委总参领导。以后改为中央警卫局,汪东兴为局长,受中央办公厅和公安部双重领导。以后汪东兴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任警卫局长。叶子龙一直是中央办公厅的机要室主任,两位都是红军战士。叶子龙在毛泽东身边工作时间最长,从延安时代起就开始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了,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陕北前线的“亚洲部”,叶子龙曾是参谋长,汪东兴是副参谋长。

接触毛泽东最多的是他身边的卫士和保健医生。他们有王鹤滨、李银桥、孙勇、王振海、张宝金、李家骥、孙鹤桐、马武义、张仙鹏、李连成等人,王鹤滨曾担任过他们的组长。从保健工作来说,最初有男护士朱保贵,以后又有老护士高云倩(主要服务对象是江青)。此外,毛泽东的两位小女儿也对工作人员常有帮助,他们常常去请李敏、李讷到办公室把毛泽东拖出来散步,增加他的体力活动,请她姐妹俩监督毛泽东少吸烟,拉毛泽东去跳舞、看电影等,调节他紧张的脑力活动。

保健医生王鹤滨每天要检察一下毛泽东的健康情况有无变化,记录下睡眠的好坏、血压的高低、心肺有无出现异常,限定他的吸烟量,限定安眠药的服量。服安眠药这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非常清楚地表现出毛泽东所担负任务的繁重程度,超负荷的工作量与生理机能自然规律之间的矛盾,要靠安眠药来调节。因为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性质大不相同,体力劳动主要是由肌体的运动系统(包括肌肉、骨骼、韧带等)来完成的,受人的意志(主动的或被迫的)来支配,停止了劳动,体力就可以得到恢复。

脑力劳动就不同了,要想立即休息下来,转入到睡眠状态是极不容易的。睡眠并不完全是由人的意志来决定的,而主要是由肌体需要时发出睡眠的要求而决定的,要想改变这种生理的自然规律,就不得不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依靠药物的帮助。

毛泽东是根据工作量来安排时间的,这样在工作要求与生理机能之间就发生了矛盾。当遇到重要的外事活动、国事活动或大型的会议时,要他马上终止正在进行的脑力劳动,必须被迫进入睡眠状态,以便醒后参加重要的活动,这就非求助于安眠药不可了。其次,想办法增加毛泽东的体力活动量,如散步、打乒乓球、跳舞等体力活动,也可在这些活动中缓解脑力劳动的兴奋程度。同时也采取被动性的肌肉锻炼,于是聘请高级护理师王力训练卫士学习按摩技术,在毛泽东欲睡前由值班卫士给他按摩肢体,促进血液循环,增强肌肉的力量,同时将肌体内的血液,诱导到肢体,供应大脑的血液相对减少,又利于进入睡眠状态,以减少安眠药的服量。

由于毛泽东体力活动少,加上工作紧张,饮食调节不够,喜爱吃辣椒等,致使他常有便秘倾向。

毛泽东很少吃水果。一方面认为吃水果费时间,要削皮或剥皮,更主要的是牙齿损耗的结果使神经末梢暴露,对冷、热、酸的敏感度增加,尤其是对水果的酸性显得更敏感。因为吃水果时的咬合动作,上下牙齿相击会出现牙齿的酸痛。卫士李家骥想出来一个办法,把梨子或苹果削皮、去核,然后稍加点糖,放在碗里蒸熟后给毛泽东吃,他很满意:“这样,我就能吃水果啦!不费时间,牙齿也不酸痛。”

这个办法虽然把水果中的维生素丙破坏了许多,但对肌体仍补充了不少有益成分,对缓解便秘也有一定的好处。

保健上的业务工作是直接受傅连领导的,行政建制属于中央警卫局。

从医生的观点看,吸烟有百害而无一利。吸烟既是肺癌的元凶,也是心血管和脑血管痉挛、硬化的重要因素,劝毛泽东戒烟是一项重要任务。

只要毛泽东一开口说话,就会使人看到那被香烟熏黑了的牙齿。从那被熏黑的程度推测,吸烟一定是老资格的了。王鹤滨曾向毛泽东宣传过吸烟的害处,劝他戒烟,同志们也想了点儿办法,如在他的衣袋里放瓜子或糖块。在大家的帮助下,他也同意戒烟,也同意试试这些措施,但效果不大,能坚持做下来的,只是把一支香烟截为两半。

毛泽东说:烟!我吸进去的并不多,大半是在手中燃烧掉的。没有烟拿在手,在思考问题时,好像缺点什么。有了香烟在手,就好像补充了这个不足,糖和瓜子起不到这种作用。也是最后的办法,由值班卫士将烟截成两段,使毛泽东每天吸烟的支数下降了些。

请毛泽东看电影,开始算是有效的,可能是他的工作太紧张,再请就不顶用了。越是工作紧张,工作人员越是特别想增加他多休息的时候,他则越不能休息下来。工作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均不允许他休息下来,这是多大的矛盾呀!

一次,保健医生王鹤滨去请毛泽东缓解一下紧张的工作状态。走到办公室看到他工作的注意力稍见缓散的时候,趁他点燃香烟的空隙,插嘴说:“主席!去看看电影吧!”

“你们喜欢看,你们就去看去,干吗非拉我去呀!”毛泽东厌烦地回敬了一句。

为了使毛泽东多看电影,达到休息的目的,保健人员煞费苦心。有一次,王鹤滨在报刊、杂志上知道了美国的滑稽明星劳来、哈代一瘦一胖搭档演出的片子,幽默逗人可以消遣,正好有他们合作演出的片子,就请毛泽东来看。这个片子王鹤滨事先也没有看到过,看过之后,江青不满地说:“王医生!你怎么选的片子,结尾是两个骷髅在那里走路,使人看了紧张……”

几乎每逢周末就在中南海春藕斋中举行交谊舞会。从保健的角度来说,交谊舞不失为体力活动的好形式。节奏缓慢,动作自主性很强,中间还可停下来休息,也可和舞伴说说笑笑。了解一下职工的生活,这对首长们的紧张的思维活动有缓解作用。毛泽东是经常参加舞会的,但多半不是参加到底,半途中断,又回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了。(何虎生编著;摘自《毛泽东初进中南海》,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