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作战时哪位上将把他的指挥部设在距前沿百米处(图)
来源: 环球网
2018-02-08
作者: 竹馆
核心提示:军长不放心,打电话询问指挥所离前沿多远?张万年回答:“100米。”军长因担心他的安全十分恼火:“你看看条令,你的指挥所应当在什么位置?”张万年半开玩笑地说:“军长,上战场打仗,还能带上条令?”

本文摘自:环球网,作者:刘亚洲,原题:《刘亚洲谈张万年:将军功勋赫赫,此文窥其一生!》

历史靠事实感人。历史是生活的教师,语言是历史的档案。《张万年传》语言朴素、真实、厚重。无论传主的回忆,还是他人的讲述;无论史实的叙述,还是偶尔的抒怀,都让读者感到真实可信。传可信。信,则正面效应;信,才产生力量。

真正的回忆可以变成一座精神家园,它给人以希望和力量。《张万年传》是一部真实可信的历史回忆录,如实记录着传主“少年的苦难、中年的坎坷、晚年的幸福”,讲述着传主如何立志革命、不懈奋斗、铸就军魂的艰辛历程,高扬着传主“上不愧党、下不愧兵,鞠躬尽瘁、精武强军”的精神风范。半月时间认真研读《张万年传》,传主关于信仰、忠诚,军事、政治,治军、爱兵的事与情、言与行、理与力,力透纸背。让人摩挲不已,爱不释手。

什么是信仰?马克思的这段话最能阐发共产党人的信仰——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事业,那么,我们就不会被任何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

张万年成为一位共产党人,成为一位党、国家和军队重要领导人,成为一位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他的忠诚来自于实践与选择,来自于信仰与热爱。1944年秋,16岁的张万年听说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专门“打鬼子、救穷人”,便怀着国恨家仇,与本村小伙伴孙德民一起,偷偷跑到家乡南山参加了八路军。入伍不久,班长刘贤章就把一支马枪、3粒子弹郑重交到张万年手上,叮嘱他:“八路军战士不能当亡国奴,不能当叛徒,不能当俘虏!”当时“一粒子弹一条命”。他感受到班长的信任与真情如生命一般宝贵。翌年早春,张万年和战友们正光着膀子开荒种田,突然得到自己的母亲和孙德民的母亲到部队看望儿子的消息,既高兴又难为情。连长许何不仅没有埋怨母亲给部队行动带来不便,而且晚上吃饭时还特意让炊事员多加两个菜。革命大家庭的温暖从此激励着张万年像战斗英雄一样舍生忘死,铁心跟党走、跟人民军队走,并在自己的心田里播下“以情带兵”的种子。在政治整训中,他越学越觉得心里亮堂,逐渐明白了天下穷人受穷并不是命不好,而是因为世界上存在着剥削制度,只有推翻了这种不合理的制度,受苦人才能过上好日子;逐步了解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光荣传统,思想觉悟迅速提高,一年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决心一辈子铁心跟党走。

科学信仰能给人以鼓舞和力量。共产党人张万年在军旅生涯中实践着“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的道理。抗日战争中,他参加大小战斗数十次,冲锋陷阵,英勇杀敌,特别是在千钧一发之际,从战场上勇敢救起身负重伤的营长全兆瑞,第一次被记功;解放战争中,20岁时被任命为团通信股长,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南下追歼等战役战斗上百次,浴血奋战,出生入死,多次立功;新中国成立后,粤东剿匪、南澎岛之战、东山岛战斗和边境自卫防御作战等,他从一名团作战股长成长为“铁军师”师长,尤其是《解放军报》1979年5月12日刊登的长篇访谈《杀鸡用牛刀——师长张万年谈集中兵力打歼灭战问题》,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赞赏有加,从此记住了张万年。1982年8月,作为中央选拔培养的中青年后备干部,张万年以党的十二大候补代表的身份,受到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信仰益发坚。一旦为真理与正义甘愿赴汤蹈火的火种播进共产党人的心田,就没有什么艰难困苦是不可战胜的。1958年,在错误开展的反“教条主义”和反“单纯军事观点”的教育和斗争中,副团长兼参谋长张万年受到冲击批判,年底团领导班子被调整,张万年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在此期间,他系统学习毛泽东军事思想,刻苦钻研经典名篇《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以一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军人的忠诚,经受了三年困难时期的考验,1961年6月经过严格的毕业考评,以优异成绩和“五好”荣誉毕业。

张万年任“塔山英雄团”团长期间,该团在大比武中一路过关斩将,力压群雄,勇夺桂冠。1965年,因受“突出政治”的冲击,张万年从“红典型”变成了“黑典型”。上级工作组到该团肃清“单纯军事观点”影响,张万年根本不承认练兵“方向错了”,更不承认第2连是“黑标兵”。他说:“我是团长,如果有错误,那就该由我承担,基层的干部战士没有责任!基层的干部战士辛辛苦苦练兵,他们只知道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只知道把兵练好了去打仗,别的知道什么?难道这也错了?”共产党人的忠诚用气节展现,大义凛然在担责中尽显。在首长的“帮助”下,张万年有惊无险地过了关。

忠诚,是一种品质。忠诚需要考验。1968年6月21日,广州军区作战部副部长张万年被中央军委任命为“铁军师”师长。“铁军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是一支最具光荣历史的老部队。其前身为叶挺独立团,参加了我们党领导的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毛主席亲自领导的“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与这支部队紧紧相连。“铁军师”是一支将帅云集、英雄辈出的光荣部队。朱德、彭德怀、陈毅、罗荣桓、林彪5位元帅,粟裕、黄克诚、谭政、陈赓、罗瑞卿、许光达、张云逸7位大将,330多名将军先后在该师工作和战斗过,仅荣誉连队就有40多个。张万年剑拂朝霜,精钢百炼,锻造铁军。1971年8月,他已被中央军委任命为军参谋长,命令还未宣布,“九一三事件”发生了。他不仅任职命令被压了下来,而且接受组织审查近3年时间。当时的“铁军师”政委曾在“林办”当过多年秘书,林彪集团覆灭,这个人自然受到审查。为了查清张万年的问题,有关人员多次找其调查,得到的回答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又怎么敢让他知道这个事!张万年对毛主席的感情那么深,他是军区学毛著积极分子,又是忆苦思甜的典型。我要是告诉他,他当时就能毙了我!”真金不怕火炼,忠诚岂惧考验。张万年一边当“铁军师”师长,一边接受组织审查。1974年7月,时任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代表军区党委宣布:“铁军师”是党的部队。党对“铁军师”是信任的,包括你们的师长张万年!

忠诚,是一个政党对其党员最基本的政治要求。共产党人所讲的忠诚,就是坚定不移地听党的话跟党走,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忠实执行党的决策指示;就是始终站在党的立场上讲真话、求真理,无论面对何种遭遇,都决不动摇和屈服。1978年12月,正在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的张万年,被任命为陆军某军副军长兼“铁军师”师长。很快,他接到了迅即提前离校、率部参加南疆重要军事行动的通知。在一次战斗中,张万年的指挥车遭敌特工队袭击,车上被打了16个弹洞,译电员不幸牺牲。对方电台广播说“铁军师”师部已被消灭,还活捉了师长张万年。军长不放心,打电话询问指挥所离前沿多远?张万年回答:“100米。”军长因担心他的安全十分恼火:“你看看条令,你的指挥所应当在什么位置?”张万年半开玩笑地说:“军长,上战场打仗,还能带上条令?”他非常清楚,在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指挥不靠前是绝对不行的。1979年6月,军区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重点总结交流参加南疆作战的经验。但张万年针对战斗中暴露出来的问题,清醒地认识到这次作战“毕竟有很大的特殊性,许多问题暴露得还不充分。有的经验有普遍的指导意义,但有的经验就不能搬到其他战场上照用”,“打仗,要区别不同的时间、地点、条件,一成不变的样式是没有的”。忠诚需要勇敢,也需要力量。坚持真理,无私无畏,这是勇敢;追求真理,解放思想,这是力量。忠诚,是既要做到同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度一致,又为坚持真理、追求真理敢于倾吐真言。建党以来,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能够战胜一切敌人和艰难险阻,之所以能够依靠自身力量纠正各种错误,之所以能够紧紧凝聚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与广大党员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是分不开的。忠诚,是我们共产党人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胜利之本”。

1981年3月18日,张万年离开工作了13年的“铁军师”师长岗位,就任陆军第43军军长。

任职“铁军师”,忠诚与信仰,治军与精武,爱兵与带兵,是张万年军旅生涯的“浓缩版”。张万年性格耿直而爱憎分明,语言质朴而隽永深长,尤其他以情带兵、爱兵情深的故事感人肺腑,难以释怀。这里略举两例,以佐证张万年的信仰有根、忠诚有本。1970年冬的野营训练中,一些战士耳朵被冻伤,这让张万年十分痛心。在全师排以上干部参加的总结大会上,张万年心情沉重地说:“被冻伤的是和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我们不关心、不心疼他们,我们心疼谁?我是师长,我要先向这些被冻伤的战士检讨,向他们的家长检讨!”他第一次讲述了他的老连长许何、老班长刘贤章的故事:“我是怎么认识这支军队的?就是因为老连长和我们吃的那一顿饭,让我从此铁了心跟共产党走,跟人民军队走,一直走到今天。因为这支部队尊重我,尊重我的母亲!带兵要严,这没错。但是带兵首先要爱兵,这才是基础中的基础。”2000年初冬的一天,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亲临南京军区某海训场,检查部队海训情况。当时他已72岁高龄。南京军区原司令员朱文泉回忆说:“那天天气很冷,张副主席和我们一起坐在海边的观礼台上,一直目不转睛看着正在训练的战士。突然,我看见首长落泪了,心中一惊。我连忙问道:‘首长,天气太冷了,你是不是到后面帐篷里暖和一会儿?’首长的一句回答让我也落了泪。首长说:‘战士们太苦了,天太冷了。要马上给他们弄点热汤喝,别冻坏了他们。’过去我和首长接触不多,只听很多人说他‘爱兵如子’,这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50多年来,张副主席爱兵之情愈发浓厚。”

1998年9月,张万年出访美国。在西点军校,校长丹尼尔·克里斯曼将军一见面就紧紧握着张万年的手说:“将军,我们知道你,你爱兵如子。西点军校以严格著称,同时也强调爱兵。”张万年微笑着说:“你过奖了。带兵打仗不爱兵不行。不爱兵,就带不好兵,这样的军队也不可能有战斗力。”克里斯曼请张万年讲讲优秀军人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品质,张万年真诚地说:“我是中国军人,你们是美国军人,虽然我们的使命不同,但作为军人,我认为一个优秀的军人必须具备两种品质。一种是对祖国的忠诚。一个军人,必须忠诚于自己的祖国和人民,为了祖国和人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另一种品质就是勇敢。只有勇敢的战士,才能够称得上优秀的战士。”忠诚非一朝一夕之事,乃党性和人格修养的长期功课,需持之以恒地修炼。

读罢全书,掩卷长思。《张万年传》既是一位老前辈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又是一部集工作学习、训练打仗、治军带兵等内涵厚重的力作,必将产生深远积极的影响,发挥示范育人的作用。特别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作为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面对新的形势任务,必须勇于担当,迎接挑战,经受考验,继承发扬党和军队的光荣传统,深入学习贯彻胡锦涛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有效履行职能使命,自觉做坚定信仰、忠诚于党的模范。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