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因何事赞胡耀邦:自古英雄出少年?(图)
来源: 党史博览
2017-08-12
作者: 小导弹
核心提示:“自古英雄出少年。你算得上我们军队和共产党的一颗耀眼的新星了!多读些书。我不古板,我能采纳,只要你和同志们能力呈,能说服我。你们年轻人的思想,就像早晨的朝阳,光与热是能打破保守的雾气混沌的!”

胡耀邦资料图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作者:梁立真,原题:胡耀邦建议延安撤消锄奸部

“坦白运动”导致阶级斗争扩大化。胡耀邦向锄奸部副部长钱益民提出一项建议

1938年4月,陕北高原春色正浓。自平型关大捷后,八路军、新四军正在积极开展抗日游击战争。这一切,给了陕甘宁边区新的鼓舞和力量。

然而,事物总是存在矛盾的。

这时的抗日军政大学绥德分校里,发生了多起自杀、逃跑事件。究其原因,是当时搞了个“坦白运动”,犯了一些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斗争了不必斗争的许多人和事。

军委总政治部锄奸部副部长兼第一科科长钱益民,带着两名办事员随甘泗淇副主任由延安赶到绥德,奉命去处理这些“坦白运动”带来的“后遗症”。

事情进展得比较顺利。在总结经验与教训时,钱益民与在该分校担任第一大队政治委员的胡耀邦谈了一次话。

胡耀邦时年23岁,是一个热情活泼、思想创新、积极向上的领导者。他是由抗日军政大学党总支领导人的岗位上调去绥德分校工作的。他很谦虚,能自省。谈话中,胡耀邦深刻地检查了本部门的工作失误,检讨了在自己领导下没能预防事故发生等责任问题。其实,许多事情是胡耀邦不在校时发生的,可是他仍然以高姿态从主观上做了检讨。钱益民很感动,赞扬胡耀邦勇于承担领导责任,是值得政治思想工作者尤其是领导者学习的。在这次谈话中,胡耀邦推心置腹地向钱益民提出了一项发人深省的重大建议。他诚恳地说:

“钱副部长,请你向上级反映个问题好么?锄奸部门在基层单位秘密设工作网,作为锄奸部门的耳目,这种细胞组织败事有余,成事不足。锄奸部主要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依靠党的工作,维护党的政策。每个共产党员都负有锄奸保卫工作的天职嘛!”

胡耀邦说的“工作网”,是那个时期军队设立的一种类似“细胞”一样的“锄奸措施”。除锄奸专门业务部门外,部队连队一级都设置有这类组织,因此,保卫特情工作主管部门将其统称为“工作网”。

钱益民认为,胡耀邦反映的这个问题及时、准确、尖锐,也反映得符合事实。当时搞了“工作网”的,大多数有问题。这主要是因为许多单位和个人不能正确处理与运用这一组织措施和形式,搞成了“特派员”的私人工具。严重时,捕风捉影,人人自危。将思想问题与政治问题混淆起来,互相怀疑,打击报复;将环境影响与反动舆论混淆起来,个人认识与破坏事故混淆不清,无意伤害与故意伤害混淆不清。

胡耀邦、钱益民为“锄奸部”正名“保卫部”多次研究探讨

钱益民很重视胡耀邦的建议。回到延安后,他专门向熟悉和关心锄奸工作的首长罗瑞卿、叶剑英、甘泗淇作了汇报,也及时向直接领导人吴溉之部长和谭政副主任作了汇报;他还向工作中接触到的毛泽东、张闻天和王稼祥一一作了汇报和请示。

因为“工作网”问题是个需要统一解决的严肃问题,锄奸、保卫专门业务部门无权擅自处理。所以,钱益民对胡耀邦的建议做了许多反映工作仍未及时得到解决。但胡耀邦思想活跃、智勇兼备的品行与言论,却产生了“广告效应”: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谭政、甘泗淇等这些直接经管军委领导机关人事的领导人,都很赞赏胡耀邦。

12月初,年近24岁的胡耀邦被破格选调进总政治部机关任组织部部长,成了中央军委总政治部领导班子中最年轻的领导人。那时,钱益民也已接替吴溉之成为锄奸部部长。

胡耀邦到延安报到,一见到钱益民,马上就又提出了撤销“工作网”的事。他很认真地再次阐述了自己的两点建议:一是没有“工作网”,会更加强调思想工作的责任性;二是“工作网”的撤除,可突出保卫工作的正名。通过这次交谈,钱益民更坚定地认为,胡耀邦的建议一定有强劲的生命力,是推动军事政治工作的一项建设性重大意见。然而,“工作网”是涉及全军制度改革的大事,并非哪一个人说了一两句话即可以改变的。因此,钱益民对胡耀邦说:“建议很好,可是你要能够多多地注意重点问题,那就是:多讨论具体如何办。”

这时的钱益民和胡耀邦,除了各自为本部门业务工作需要离开延安城外,几乎早晚在一起。胡耀邦住的窑洞,距钱益民住的窑洞仅60米。他俩常常是出了办公室,就又一起到其中一个人家里讨论起机关或部队的事。当然,也会谈起那个重要的建议。

“撤销了又怎么办呢?”

“加强组织纪律呀!井冈山时期不就搞了建党嘛。毛主席还特别强调党支部建在连队的作用了嘛!”

“可是,保卫工作有自己的特殊性呀!”

“这好办。保卫工作同组织工作,甚至其他的工作一样,都有其个别性,但也都有共性。它们都是共产党内部的政治思想工作形式,又都为巩固和提高军事战斗素质服务。对不对?”

钱益民笑而点头,并没打断胡耀邦的思路。他只想让胡耀邦多设想些解决问题的办法。

“组织工作加强了,党员、团员有了模范作用,这就是你钱部长做好保卫工作的基础。只有党性好的模范党员,才是一心为革命的。反映的情况和干的事情,也会是好的、真实的嘛!”

“好,讲得好!”钱益民很高兴地赞扬了胡耀邦一番。

胡耀邦的建议,经总政治部首长王稼祥、谭政、甘泗淇多次研究,又召开由胡耀邦、钱益民等部长参加的会议认真讨论后,以正式报告的形式报告了中央负责人张闻天和军委主席毛泽东。

毛泽东当面表扬胡耀邦:“自古英雄出少年……”

一次,延安召开高级干部会议,钱益民和胡耀邦同时出家门走向会场时,正好碰上了叶剑英。

熟人照面,握手之后笑语连连。叶剑英拍着钱益民的肩头,开玩地笑问:“益民,锄奸,锄奸,你的锄奸部又‘锄’了多少‘奸’呀?”

钱益民也笑着向叶剑英讲了一些锄奸方面的可谈之事。叶剑英话题一转,说:“我们这是闲谈。从写诗的角度想,‘锄奸’是不是有些俗气?不过,对普通的革命者来说,越通俗越容易接受吧?就像许多封建迷信故事、许多神话小说,在民间大行其道,连大人物们于大事业的起步,甚至许多有高深知识的小时候的启蒙,都同这些有关联。不过,钱老弟,胡小弟,‘锄奸’这个词,倒是像你们提出来的想法一样,我看值得深究,至少是有研究价值的!”

“锄奸”这个名词,的确引发了胡耀邦的深层思考。胡耀邦当晚赶到钱益民住的窑洞内,又向钱益民提出了一项建议:锄奸部应以业务部门的名义,正式向总政首长和军委提议正名。

几个年后,钱益民向笔者谈起这段往事时,曾深切怀念已病故的胡耀邦。他说:

“胡耀邦是个伟大的思想家,又是个不图虚名的严肃的政治家。后来由我出面直接由总政上呈毛泽东、张闻天批准的《撤销锄奸部正名保卫部》的报告,历史上一直说是我的重大建树。其实,最早设计者,是我这位好战友和好兄弟胡耀邦啊。他了不起,全军都敬重他。他应彪炳史册,让后世后人敬念。”

那夜,钱益民同胡耀邦认真研究了具体呈报建议的细节。当时,胡耀邦一再要钱益民提出是自己业务部门研究出来的重大问题,绝不要说是他胡耀邦的动议。胡耀邦诚恳地说:“你才有资格讲嘛。从1931年当‘红色保卫员’开始,党政军你都有实践,又曾在几个军团做保卫特情工作,还随卫几十位党政军领导人,参与军事指挥、政治思想工作。这个建议出自你的口,才算力呈要议嘛!同时,我以组织部部长的身份,也好力排众议支持你的好建议!”

钱益民觉得胡耀邦为了事业发展,考虑周详,是可行的,因而,也就认可了。

后来,钱益民正式在总政治部领导人会议上提出了“保卫部正名”的建议。在意见未统一前,胡耀邦特别向王稼祥主任提出解决方法:“派出调研工作组,在前线与后方各部队作一次广泛、深入地调查研究,然后,依实际情况来决策改革措施。”胡耀邦的建议,王稼祥采纳了。不久,钱益民担纲率领锄奸部两名科长和总政抽调的6名干部,分成两组,到太行山前线和留守兵团陇东部队调研了两个月。调研结束后,钱益民亲自动笔给总政治部写了调查报告。这个报告,经胡耀邦以组织部部长的名义呈送给了中央军委和中央书记处。

此后,胡耀邦为建议有关领导人尽快批复,专门去毛泽东、张闻天、陈云、任弼时、凯丰等人的住处,以汇报方式做了详细说明。这一工作,实际是为了引起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领导人的关注,以争取他们在审批时表示支持。

1940年3月,经毛泽东、张闻天批准,中央军委总政治部正式下达命令:撤销锄奸部,正式正名为保卫部。

1941年2月,经毛泽东、张闻天批准,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签署了《关于撤销保卫部门在下属各基层的细胞组织“工作网”的通知》。

在这两项重大制度改革启动时,毛泽东曾专门接见了钱益民和胡耀邦。他当场表扬胡耀邦说:

“自古英雄出少年。你算得上我们军队和共产党的一颗耀眼的新星了!多读些书。我不古板,我能采纳,只要你和同志们能力呈,能说服我。你们年轻人的思想,就像早晨的朝阳,光与热是能打破保守的雾气混沌的!”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