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英雄谱”(图)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04-18
作者: 小导弹

《历史脸谱——晚清民国风云人物》

朱小平 著

工人出版社出版

夜半展读朱小平的历史随笔集《历史脸谱——晚清民国风云人物》(他不久前还出版了《清朝,被遗忘的那些事》),仔细品味,引人遐思。在这部书中,一桩又一桩历史事件娓娓道来,一个又一个历史人物的脸谱清晰生动,一篇又一篇史实的零章短简谐趣横生,恢弘激扬的文字极有力地拨动着读者心弦。

朱小平兄可称得上是对北洋水师历史素有研究的文史专家。他对中国历史上第一支近代海军舰队历史进行了有系统、有见地的多方面考证研究,对其军制、武器装备、指挥官与水兵、外籍雇员及后勤给养等都做了详尽的史料考据,而且是在阅读大量北洋水师的中外各类史料文件基础上进行的。

甲午海战的失败是满清统治者的政治腐败而造成的,这已经是公论。不过,人们为北洋水师在甲午海战的惨败而扼腕唏嘘,却也常常忽略了北洋水师很多官兵慷慨为国捐躯的英勇事迹,甚至还有人写文散布无稽之谈,故意贬低那些抵御敌寇的先贤壮士们。在北洋水师的“英雄谱”中,“致远号”巡洋舰管带邓世昌在黄海大东沟一战舍身殉国的行为,由于电影《甲午风云》的传播,已经是世人皆知。此外,另有“镇远号”管带林泰曾,在海战中发射高爆炮弹击中日舰“松岛号”,曾经建立很大的功勋,后来却因为“镇远号”铁甲舰触礁,此功就被一笔抹杀!可他的军事才干却被日本海军界一致赞誉与敬畏,甚至称他为“中国海军的岳飞”。而北洋水师的另一位将领“定远号”管带刘步蟾虽然有不少毛病,心胸狭窄,偏激忌刻,但他的军事才干、能力及谋略可谓是北洋水师中屈指可数,他在大东沟海战亦立有战功。最后,这两艘军舰“镇远号”、“定远号”沉没,林泰曾、刘步蟾二人亦无愧于军人本色,先后自杀成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济远号”水兵王国成、李仕茂的英雄行为。在丰岛海面一战中,面对日本舰队的伏击,“济远号”管带方伯谦贪生怕死,擅自逃脱,还扯起白旗投降。日舰“吉野号”却仍然穷追不舍,王国成在“济远号”军舰上挺身而出,操纵大炮并高喊:“谁帮我送炮弹?”同舰水兵李仕茂上前填弹,两位水兵连发四炮,三炮均击中“吉野号”,“吉野号”燃起大火仓皇逃遁。另有不为人所知的史实断章,北洋水师仅有的一支海军陆战队,人数仅仅二百人至三百人,他们在突袭南帮炮台之战中,以寡击众,在日军优势兵力围攻下,无一人退却,无一人投降,所有军人全部战死,伤者亦自杀,使得日本人无不为之动容。

朱小平兄在书中还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甲午海战中牺牲的外籍雇员》。他不满意一些作品书籍及影视媒体,仅只是揭露某些外国人对北洋水师包藏祸心的行径,却未能够公正地记载那些被清政府雇佣的外籍军官也曾经与中国官兵并肩作战的史实。甲午战争时,仍然有8名外籍雇员在北洋水师的军舰上服务任职。他们都忠于职守,英勇作战,其中二人阵亡,四人负重伤,无一人临阵脱逃,体现了令人钦佩的高素质与敬业精神。后来,在甲午海战中负伤的英国军官戴乐尔——曾经在北洋水师“定远号”任帮办副管,还在战后著有《甲午中国海战见闻记》,分析了此战的失败教训,也记述了北洋水师官兵的英勇精神,给今人留下了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这些描述北洋水师的文史随笔,其实也是学术随笔。其深厚客观的学术性,丝毫没有减损其随笔文章恣肆洋溢的文采风格,反而更增添了其笔触的理性色彩。作者以依据史实资料考证得来的深刻见识评价历史事件,重现历史事件,更能够使读者心悦诚服。学者叶匡政先生认为,近年来史学领域的突出特点是,“统一的宏大叙事开始退场,历史学呈现的更多是一种片断式的研究,关注的中心也各有不同。”所以,人们越来越多从各种视角观察那些重大历史事件,通过那些历史细节来重新评价历史事件,“历史事件是无法重复的,只有汇集各种视角的资料,只有拥有各种类型的历史证据,我们才可能逼近历史真相。”譬如,作者对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描写,就充分展示了其人性格的复杂性。他既写出了丁汝昌奢侈腐败的荒唐丑闻,比如与“济远号”管带方伯谦同逛妓院,互相争夺青楼妓女,而且还私养戏班,吃花酒等,对北洋水师的军纪废弛负有极大责任;同时也不讳言丁汝昌在甲午海战中虽被炮弹震倒击伤,却依然坐在甲板上镇定指挥,对鼓舞官兵士气起到激励作用。人是复杂的,生活是复杂的,历史真相也往往是复杂的。只有重现那些历史细节的真实,才能恢复历史记忆的完整真相。这其实也是一个学风与学术态度问题。一位著名学者曾经感叹,学风与学术态度可以很缓慢地改变社会风气。浮躁功利的学风可引来庸俗谬见的世风,甚至还会造成具有危害性的错误思潮。说实话,我很忧虑目前文史界盛行的轻薄之风、戏说之风、以论代史之风,对待历史采用实用主义或虚无主义态度必定会扭曲历史的真相。因此,我也特别钦佩朱小平兄的严肃认真的学术态度,尤其钦佩他殚精竭虑地搜寻史料,梳理史料,严谨考据的治学精神。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