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吹捧华国锋为统帅 粟裕驳:怎样向老同志交代?(图)
来源: 人民网
2017-04-17
作者: maria53
核心提示:当时华国锋任中央军委主席,有人提出:军事科学院应写一篇从历史上论述华国锋当之无愧为我军统帅的文章。粟裕说:“我们搞了这样的文章,怎样向老同志交代?我们吃不实事求是的苦头还少吗?”在他的坚持下,此举作罢。不久,叶剑英就此事对粟裕说:“你这第一政委这一关把得好!”

华国锋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拨乱反正

1976年10月6日,党中央解决了“四人帮”问题。粟裕坚决支持党中央的决策,在拨乱反正的斗争中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他在中共第十一次代表大会上发言说:“对‘四人帮’强加于人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应予推倒。对因受‘四人帮’、林彪诬陷、折磨而牺牲的革命干部,一定要昭雪,妥善安置其遗属。对处理错了的要重新处理。对长期没有解放和未作出结论的,要按照政策,尽快妥善解决。”在这次代表大会上,他再次当选为中央委员。

粟裕督促军事科学院加快平反工作。1978年12月在军事科学院平反落实政策大会上,他代表院党委为20多位受迫害、诬陷的同志平反,并在讲话中总结了院党委应记取的教训。

在清查工作中,粟裕对干部的处理采取了慎之又慎的态度。军事科学院的一位院领导曾任某单位司令员,那个单位揭发出他在“文革”中的一些问题。粟裕亲自找这位同志谈话,反复研究揭发材料,认为该同志与林彪、“四人帮”没有牵连,来军事科学院后的表现也是好的。军事科学院党委会同意粟裕的意见,并据此上报军委和总政。后来,那个单位又揭发该同志的秘书“参与转移、藏匿机密文件”(后来证明与秘书无关)。军事科学院党委会上,有人提出将该同志定为“林彪集团分子”。粟裕说,作为一级党委,对一个同志要负责,不能轻易作结论。在军委常委会议讨论该同志问题时,粟裕仍然据理力争,惹得持不同意见的人生气拍桌子,但终于没给该同志戴上“反党集团分子”的帽子。

1980年有人发表回忆文章,称红十军团长刘畴西是“叛徒”。粟裕看到后十分气愤,他给中共中央组织部和宣传部写信指出:“在涉及到任何一个同志是否有过叛变这样大的问题上,应取十分慎重的态度,特别是鉴于十年浩劫中的沉痛教训,更应慎之又慎。在没有确凿的、充分的证据并经相应的组织作出正式结论之前,在个人回忆录中不应轻易地下断语,更不能公开发表,以免造成不良后果。”“对刘畴西同志,如组织上没有掌握确凿证据材料,仍应以烈士对待。”

对待现实问题,粟裕同样按实事求是的原则办事。当时华国锋任中央军委主席,有人提出:军事科学院应写一篇从历史上论述华国锋当之无愧为我军统帅的文章。粟裕说:“我们搞了这样的文章,怎样向老同志交代?我们吃不实事求是的苦头还少吗?”在他的坚持下,此举作罢。不久,叶剑英就此事对粟裕说:“你这第一政委这一关把得好!”

70年代末,粟裕在军事外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先后接待外国军事代表团30余个。粟裕还向中央建议开展军事外交,派内行干部出国访问,借鉴外军正反经验为我所用。1978年8月,他率军事代表团访问了朝鲜。1979年5月7日至6月7日,他以中日友好之船访日代表团最高顾问的身份访问了日本。在日本访问期间,粟裕拜会了日本防卫厅长官山下元利,日方官员对粟裕表示极大的敬意。拜会时在座的日本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高品武彦说:“以前就听说过阁下的大名,是常胜将军。我以为是身材魁梧的、怕人的,现在见到阁下,觉得很亲切。”在日本,粟裕还会见了一些退役军官,其中,前陆军中将松金久知曾到过北京,和粟裕见过面。松金久知说,他在美国战争学院讲演时,曾引用了粟裕“军人有退役,但爱国、关心国防是没有退役的”的话,得到美国高级军官的好评。

1980年9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选举粟裕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