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出任上海中国画院院长 丰子恺提出了哪三“不”?(图)
来源: 凤凰历史
2017-04-14
作者: 野蚂蚁
核心提示:叫他到上海中国画院当院长,他坚决不肯,反复推,上面一定让他去,经过很多回合最后他提出三个条件。

丰子恺资料图

 

凤凰卫视4月12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楠: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各位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凤凰大视野》。万年桥边小池塘,红白荷花开满塘,上桥去,看荷花,一阵风来一阵香,这几句出自民国老教材的课文在很多家长的眼中这些文字,似乎比孩子们正在使用的语文教材更具魅力,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民国老课本受到时下家长的热捧,这其中最出名的当属开明书店的《开明国语课本》,其中叶圣陶的文字和丰子恺的绘画现在看来仍旧最具特色。丰子恺是我国现代著名的画家、散文家、教育家、漫画家,他的漫画独树一帜,历久弥新,将近一百年来从未淡出过我们的视野。

解说:上世纪三十年代《开明国语课本》有一课,三只牛吃草,一只羊也吃草,一只羊不吃草,他看着花,画中那只更看着花的羊像是一位哲学家或者艺术家,也许是编绘者丰子恺先生。他以孩子的童心画出动物的情境,又以动物的眼光表达生命的敏感,此前还没有这样的白话文字和漫画编写课文。丰子恺上面有六个姐姐,祖母、父母、姑姑、姐姐都怜爱他,这种脉脉的温情跟随了他一生,浸透他平易的文字和纯仁的画风,片片落英,含蓄着人间的温柔、悲悯。

1914年16岁的丰子恺来到省城杭州,就读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他回忆每当下午四时以后,满校都是琴声,国画教室里不断有人练习石膏模型木炭画,先生李叔同带他进入音乐和美术的殿堂。

丰一吟(丰子恺女儿):上课铃一打,大家进去了,然后老师就进来,一般都是这样的,但是李叔同是相反的,他先进去,他们(同学)嘻嘻哈哈的,进去的时候一看见老师已经在了,两块黑板上都已经写好他今天要讲的什么,所以这个老师他非常佩服,所以这以后呢,他就一直是拜他为老师。

陈星(杭州师范大学弘一大师丰子恺研究中心主任):李叔同经常会教导他要“先器识而后文艺”,某一个人他的绘画的技巧音乐的天赋很好,但是他不具备一颗广博的、富有同情心的或者是有一种审美情感的这么一颗艺术的心灵的话,他只是一个艺术的匠人。

解说: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还有一位教授过国文课兼舍监的老师夏丏尊,丰子恺在文章中回忆夏先生是个多忧善愁的人,看见世间的一切不快、不安、不真、不善、不美的状态,都要皱眉叹气。国家的事,世界的事,别人当做历史小说看的,在夏先生都是切身问题,真心地忧愁、皱眉、叹气。夏丏尊传递给弟子们怜惜世间万物的同理心,在翻译出感动了民国教育界的《爱的教育》时,他说过一句话,教育之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

1921年早春,丰子恺循着先生李叔同的足迹东渡日本学习,丰子恺的母亲为支持他出国学画,卖去石门镇一间祖屋。

叶瑜荪:他为什么在日本只呆了10个月,最大的原因就是没钱了,当然他在日本最大的收获那就是看到了竹久梦二的画册。

解说:丰子恺说梦二的画专写深沉严肃的人生滋味,使人看了概念人生,抽发遐想,故他的画实在不能称为漫画,真可称为“无声之诗”。

吴浩然(丰子恺研究学者):他就感觉到这种诗情画意的这种小品画,在中国来讲是不多见的,但是他完完全全是用中国的笔墨,然后在画我们这个社会百态,所以说我们现在有很多评论家称丰子恺为抒情漫画的创始人,其实是在延续竹久梦二的这种画风。

解说:山间小道黄昏,一人挑担走来,画上一句点题,一肩担尽古今愁,那种苍茫辽远跃然纸上。

谢春彦(美术评论家):从日本回来以后,子恺漫画最早的儿童相、世间相,让读者看了以后有很多想像的空间,有很多受启发、受教育的这种可能性,在画以外应该让读书感受到更多的东西,把艺术和把思想,把道德传递给读者。

解说:1922年初秋丰子恺受老师夏丏尊之邀,来到浙江上虞白马湖春晖中学教授图画、音乐课,他将一课杨柳种于屋脚,称作“小杨柳屋”。

严禄标:当时丰子恺他是住在这里边两间,他把家属带过来。那么音乐用的就是这个钢琴。

解说:丰子恺在课余把平日所萦心的种种琐事细故,画在纸上,于是包皮纸,旧讲义纸,香烟盒的反面,都成了他的画纸。在春晖中学,丰子恺还以唐诗《游子吟》为词为学校谱写了校歌。

严禄标(美术评论家):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它音域不是太宽,它很适宜于十二三岁,十三四岁的少年儿童演唱。

吴浩然:丰子恺有这么一本书叫《音乐入门》,是当时中小学校的一个音乐教材,为什么说这本书那么畅销呢,一个是把乐谱改编成了古诗文的写法,还有就是他通俗诙谐的文字,使很多的年轻人更容易接受,两个比较有名的音乐家,一个聂耳,还有一个丁善德,都是读着丰先生的《音乐入门》成长起来的。

解说:清末民初的国画多是山水花鸟,画风循古,新文化运动的东风西风交融,传统现代碰撞,丰子恺的笔触也独创一格,既有竹久梦二的风俗写意,李叔同的古意诗性,又融入当下的人间温情。1924年丰子恺的“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的画作刊登在《我们的七月》杂志上,只道是夜景是人散后的空场,却是人人心头有各自不相同的意绪。

浙江桐乡石门镇,镇中心有一座翻修的“木场桥”,桥上雕刻着许多画作,这幅画是三个孩子正扮演娶新娘,软软新娘子,瞻瞻新官人,宝姐姐做媒人,另一幅“燕归人未归”,寥寥数笔,怅然无边,画作署名为“TK”,这是丰子恺民国初期英文拼写的缩写。

丰子恺好比石门镇这本书的扉页,翻开小镇江南,一步一画,一画一景,老人、孩子、植物、动物、唐诗、宋词、故乡河山,这是他的文化根须,也是他艺术人生散叶开花。

姜楠:1925年12月《子恺漫画》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以漫画命名的个人画集,子恺漫画遍布民国书报刊,为动荡不安的时局宕开了一笔明净,而他给开明书店教科书和中学生杂志所作的插图满纸流淌着童趣和爱意,一时成为民国美育教育的标识。

叶瑜荪(丰子恺研究学者):应该说丰先生跟叶圣陶先生,还有林语堂先生,他们在一起合作教科书,完完全全是以儿童的口吻,甚至是以一种儒家人的思想处世立身的这种观念来做这套书的,他没有更多的灌输知识的这种观念,而是把中国的仁、义、礼、智、信加到最普通的生活场景里面。

潘文彦(丰子恺学生):读他的书阅读一定没有压力,不像现在小孩子有压力,那么很亲切。

解说:1933年丰子恺用多年积攒的稿费在石门镇自家老屋的后面建造了一栋三开间的“缘缘堂”。

叶瑜荪:缘缘堂建成以后,丰子恺把所有的教职全部辞掉,安心著书,绘画。

男:在丰子恺心目当中,这是他们的父亲、母亲,世世代代生活下来的地方。他热爱这个地方,他过的这种生活就像陶渊明一样的生活,他离开一种繁华的地方,到一种平淡的,带着有浓厚的乡村味道的那种生活。

胡晓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民国那个时代是一种充满了灾难的,充满了苦难,充满了暴力,丰子恺先生跟时代保持距离感,隐居在自己的趣味,隐居在一种文化的心灵当中。

解说:好景不长,日寇侵华,就在丰子恺四十岁生日后不久,一家人深陷战争的血腥。

丰一吟:他们说飞机来了,我就逃,然后就从后门就往前门走进去,走进去一看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家人)都躲在桌子下面,上面放一块棉布,他(丰子恺)招招手叫我过来,我也躲在那下面。

解说:几亿人在沦陷区,缘缘堂1938年1月被日军炸毁,丰子恺带着全家老小十几口人开始逃难,这一逃竟是九年。

叶瑜荪:丰先生的逃难,一开始从杭州到桐庐,然后去江西,然后再到武汉,后来到桂林,到遵义,到重庆,非常的曲折跌宕。除了他是一个中年人,其他的都是老人和孩子,手中又没有什么现金。

解说:流亡路上满目死亡、饥饿和混乱,但他也幸运地遭遇了大后方壮丽的山河名胜古迹,置身于善良劳苦的民众和铁血抗敌的军人与学生之中,这时他开始用色彩作画,欲与美丽的河山相匹配,血红江轻柳绿云白。丰子恺的《战时相》,可能是他作品中最悲痛的画作,空袭也,炸弹向谁投,怀里娇儿尤索乳,眼前慈母已无头,血乳相和流。然而即使在最悲伤的时候,他也抱持时运天道的乐观,警报声急,敌机空袭,一队年轻男女急急躲进一处僻静山涧,邂逅做伴。世事悲惨,山河美意。

胡晓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我们不能只看见那种强烈的批判的,像鲁迅那样的一种斗争式的方式,就是自己营造一个美的世界,疏离这个世界,营造一个空灵的、清新的、柔美的这样一个艺术的世界,然后去来对抗这个时代。

谢春彦:他的着眼点是关心、同情和哀叹平民的生活和遭遇和他的命运,他绝对不画那种你看不到的东西,他都是画的寻常景、寻常人,他的内心的那种愤怒,那种狂狷之气,是隐藏他的内心深处的。

解说:生活总是绝处逢生,丰子恺的画儿反倒在最灰暗的岁月显出一种明亮。

吴浩然:很多喜欢艺术的人都知道丰子恺,在逃难期间丰子恺举办画展、卖画,还有给人家写对联,还有就是投稿,靠这些来养活自己的全家。

解说:丰子恺爱画柳树,他说这种植物是最贱的,剪一根枝条来插在地上它也会活起来,而且生得非常强健而美丽。

王家春(丰子恺研究学者):他不是为了画柳树而画柳树,那么燕子也是,燕归,燕子归来了人未归,其实也是表达的一种忧思。

解说:抗战最苦的年头丰子恺感受着歌曲《松花江上》的悲凉,《义勇军进行曲》的雄浑,一天夜晚他辗转反侧,想起留学时反复听到的日本国歌一跃而起,一篇评判日本国歌的奇文一挥而就,饱含着艺术的批判和感性的鄙视,发表在1940年的中学生杂志上,激励了中国少年,也预感了日本必败的哀音。假定不知道这是某国的国歌,唱过一遍后一定料想它是一曲游戏歌,情调轻佻、愉悦,是猴子玩把戏的乐曲,即日本民族精神的象征,用猴子玩把戏的精神建立起来的国家,怎能在世界上成大事业呢?

上海“长乐村”有成排的西班牙式别墅,93号三层的“日月楼”上丰子恺度过了人生最后的21年。“日月楼”里原先的生活是惬意的,这里儿孙满堂,有诗词歌赋,浅醉闲聊的雅致。1949年新中国建立,丰子恺和许多艺术家被革命大潮裹挟着向前,剥削阶级消灭了,官与民都穿着差不多的灰、黄、蓝的衣服了,会多,口号多,大小运动多,时间就少了,出版社和杂志报刊也少了,各类教材编纂统一到了一两家教育出版社,开明书店也被合并了,他诚心地改造自己小资产阶级的绘画趣味,赞颂新生活。陈毅市长指定他为上海中国画院首任院长。

宋雪君(丰子恺外甥):叫他到上海中国画院当院长,他坚决不肯,反复推,上面一定让他去,经过很多回合最后他提出三个条件,后来上面考虑下来就同意,第一不坐班,对吧,同意了,第二不拿工资,少量的补贴,工资拿得很少的,第三个不开会,不是特别重要的会议一般不叫他开,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才当了画院的院长。

解说:丰子恺歌颂新建设的漫画登在各类革命报刊上,却没有了往日的灵韵。

潘文彦:给他安上了上海中国画院院长的帽子,到了国庆节他总要表示吧,他怎么表示呢,放焰火大家高兴,他的地位在当时的社会环境氛围下,他无奈了总得做个表示。

解说:1962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特为他拍了电影《老画家丰子恺》,他被孩子们簇拥着画画,而在这一年的上海市文代会上丰子恺发表了“大剪刀”讲话和漫画,意指千篇一律的文风,他说倘使冬青树会说话,会畅所欲言,我想它们一定会提出抗议。

潘文彦:画里面大剪刀剪过去这个人都是皱着眉头的,受苦嘛,就是反对党的政策,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他还怎么能写东西呢?他不写他做什么,搞翻译。

解说:丰子恺精通日语、英语,除了艺术写作,也翻译了日文《源氏物语》,随时代大势西方语言和艺术都受到冷落,独尊苏联艺术和教育,他在53岁时又开始学习俄语,翻译了《猎人笔记》,以及美术教育书籍。在难以作画书写的年月里,丰子恺处处低调,潜心翻译。

随着民国文化热,老课本热,许多大先生重回人间,而丰子恺独树一帜的画风、文风广受追捧,成为拍卖会上的亮点,征文比赛的由头,他的画作成为传统文化复兴的标志。2013年年底,《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开始推广,2014年《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出炉,丰子恺的画作点缀其间。从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深圳到偏僻县城电视台、标语牌、宣传册,尤其是修地铁、搞基建,大拆迁的合围大模板上他的画成为最好的装饰,中国梦的具像烘托先生的画运套用一句宋词,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西湖之南,大慈山下,千年佛寺虎跑寺已成公园,1918年39岁的李叔同在此剃度出家,法名“弘一法师”。1927年弘一法师在丰子恺上海的家里住了一个多月,两个人共议《护生画集》的创作。1929年,丰子恺为庆祝弘一法师50周岁生日,与法师合作《护生画初集》出版了。丰子恺作画,弘一法师写诗,一诗一画共50幅。1939年弘一法师60岁,丰子恺在逃难途中完成了《护生画集》第二集60幅画作,此时弘一法师来信,提出希望在自己70到100岁大寿时,能够分别再收到画集第三至第六集,丰子恺随即回信,向恩师承诺,“世寿所许,定当遵嘱”。为报师恩的发愿之作成为他一生的责任,也成了他要和苦难一道活下去的牵挂。《护生画集》看似为了护生千百种动物的命,实则佑护了丰子恺的命,心存老师的托付,这承诺是后半生最后的支柱,让他在羞辱贫困中站立,完成一场悲凉雄壮的因果。

进入20世纪70年代,当时七十多岁的丰子恺每日凌晨4点即起,就着台灯微光,眯着昏花的眼,一幅一幅地画第六集《护生画集》。

丰一吟:(《护生画集》)按理说他一直做到最后一本,应该是他已经去世了,他是提早画的,他就想大概自己感觉到不行了,因为他要答应弘一大师,他想我一定要完成它,所以在死之前他真的把这个事情做完了。

潘文彦:丰一吟为他担心,把他写字的毛笔什么的都藏起来了,其他什么事情他都能接受,把他笔藏起来他说你们这个就叫我不好过日子了。

解说:日升月落,粗饭小床,即便遍体鳞伤,百般受辱,当他拿起笔的一瞬又变成乾坤下堂堂正正的艺术家丰子恺。时日不多,唯怕有负师恩,他暗自拼了命地画。1973年底,丰子恺终于提前完成了《护生画集》最后一集的100幅画。此时距他送给恩师第一集《护生画集》时相隔了45年。

许多年前李叔同与众人同登雁荡山,大家欢喜雀跃,唯先生长叹一声,“愁啊”有的人看到了风光,有的人看到国势微茫,丰子恺一直记得先生圆寂前手书的四个字“悲欣交集”。

姜楠:1975年9月15号丰子恺先生离世,报刊新闻没有半点讯息,那一天看似也没有什么不一样,他笔下的猪马牛羊也未必通灵知晓,护生他们的人走了,只是后世崇敬他的一位有心人查了那个秋日的气象,在重印的丰子恺画集扉页写下了四个字“天心月圆”。感谢您收看今天的《凤凰大视野》,我们明天见。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