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封电报为汪精卫找到了要跟共产党分家的理由(图)
来源: 凤凰卫视
2016-12-30
作者: 小导弹
核心提示:汪精卫一到武汉来以后,就发现武汉的工人运动他没有办法控制,认为这都是共产党煽动起来的,所以汪精卫就当时就限制工人运动,共产国际又在这个时候不恰当地发了一个电报,发给共产国际驻武汉,驻武汉的代表叫罗易,那一封电报害死人。

凤凰卫视12月29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911年9月17日扬州的剃头匠张聚年在汉口法租界里的老火车站旁边开了一间理发店,挂出了“长生堂”的招牌。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时候,特地在扬州剃头编辫子,因为外地剃头匠只能编三股辫,独有扬州的剃头师傅能为皇上编成九股辫,“九”是至尊极数,博得了龙颜大悦,也就赢得了“御赐一品刀”这样的美誉,所以汉口这家有扬州师傅的理发店很快生意就兴隆得不得了,但是开业不到一个月,也就是1911年的10月10号武昌起义枪声打响,随后临时政府颁布了强制剪辫法令,编辫子的手艺再也无处施展了。但是长生堂的生意它倒是更好了,因为他们根据西洋的发型再结合中国人的脸形,设计出了背头、中分头等等各种男士的造型,特别受欢迎,一时间门庭若市。对于一个理发店来说,在那场风云际会当中它的表现堪称是一场轻巧而华丽的成功转身。那么对于汉口这个城市甚至整个国家,面对一把小小的剪刀,剪出的这个全新时代它的转身又会是怎样的呢?

解说:1911年10月9日这天当汉口的街道正沐浴着一天当中最后的阳光时,宝善里的一间民房里突然传出了剧烈的爆炸声。

董玉梅(武汉地方志文史专家):辛亥革命当时叫共进会嘛,一个先进的革命组织共进会的那个首脑孙武,在他们的秘密联络点就在宝善里里面,他们当时在那里制作炸弹。

严昌洪(华中师范大学教授):10月9号正在紧张的准备过程中间,他们宝善里在实验炸药的时候,有的就说是搅拌那个炸药的时候用力过猛引起了自燃。

董玉梅:也有可能是他搅拌的那个棍子里面混杂了别的东西,所以它就爆炸了。

方方(湖北省作协主席作家):非常戏剧性,你说谁知道你马上要起义了,你这个引起这个爆炸,而且在这么关键的一个地方。

董玉梅:爆炸了以后因为它的那个联络点里面又有很多它的一些就是革命党人的那个名册,花名册,还有一些其他的那些炸弹什么的,所以当时要转移也来不及,所以就人就跑了嘛。

方方:可是这时候俄国人就来了,就发现这个爆炸根本不是一般的煤油失火什么之类类似找到一个理由,别人一看不像,这些来的俄国巡捕,但是柜子在那里面所有文件在里面,他们一劈开来一看起义的纲领,旗帜,非常多的东西在里面。

解说:就在爆炸后的几个小时,整个武昌城戒备森林,城门紧闭,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大街小巷盘查过往行人,穿着宪兵制服的清军也在到处搜捕革命党人。

严昌洪:俄国巡捕就把他们的名册就交给了清朝当局,瑞澄就在全市按照名册来抓人,这样在武昌就抓到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

解说:就在五个多月之前类似的抓捕曾发生在广州,同盟会的第十次起义以72具年轻的尸骸深埋在黄花岗而结束。

严昌洪:后来黄花岗起义失败了,他们没有停止为了组织起义就设立了两个机构,一个叫政治筹备处,一个叫做军事筹备处,政治筹备处就设在汉口宝善里,军事筹备处就在武昌的大朝街,当时他们就互相联络,工程营里面和那个还有塘角的辎重营里面他们都联络。

董玉梅:必须要马上进行了,你不进行你就会失败嘛,他按照那个花名册一来逮人,你还怎么进行起义呢,就说你赶快到武昌去,要他们马上起义,不起义就不行了。

严昌洪:差不多同时起义的,就是工程八营和辎重营,辎重营是放火为号,工程八营是枪响为号。

解说:1911年10月10日的晚上7点,工程八营营长26岁的熊秉坤在打响辛亥革命的第一枪后,带着营中的革命党人按照事先的计划,攻下了清军在武昌城的军械库,随后整个武昌城内响起了激战的枪声。

董宏猷(作家):那么在辛亥革命江那边打响以后在汉口这边很多的商会,当时是毅然决然过去支援他们,要知道当时的汉口还是清政府在把持着,如果万一对岸的起义失败了,那么这些支持叛军的这些商家,那可是要株连九族,要杀头的,当时汉口有很多的商家毅然决然地划着船带着钱、银元,带着馒头,带着酒划向对岸去支援对岸的新军。

解说: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战斗,革命军冲进了武昌城内的总督署,这个时候的湖广总督早已逃亡上海,当武昌城墙上插起了十八星旗的时候,江对岸的汉口也是枪声不断,没过多久,武汉三镇都进入了革命党人的掌控。清军的一些残余部队都退到了汉口的刘家庙火车站。

冯天瑜(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资深教授):跟民军之间展开一些小规模的有进有退的这样的零星的战斗,但是总的来讲这个时候革命军是占优势的。

解说:两天后清朝陆军大臣阴昌统帅着北洋军,奔赴到汉口来镇压革命,与此同时,海军提督萨镇冰在江贞号的甲板上手举长刀,指着汉口的方向,准备炮轰岸上的民军。

刘谦定(武汉民俗专家):18号早上就过江,打响了,就是跟阴昌的陆军,包括海军在江中扫射,就是炮轰,这时候民军的气势很壮啊,来了之后就是在刘家庙这一带,就是现在的江岸火车站这一带,所以这一带就打响了民军和官军的拉锯战,一下子民军把他们打到黄陂,一下子黄陂又打过来,打拉锯战,这样就打得非常之艰苦,死了很多人。

解说:武昌起义后的第四天,清廷就再也坐不住了,他们决定起复袁世凯,同时拨给他快枪13000杆,炮54尊,饷银100万两,袁世凯则命令冯国璋、段祺瑞带着他训练出来的京畿最强悍的北洋六镇,从北京的卢沟桥登上火车,一路南下。

章开沅(华中师范大学前校长荣誉资深教授):铁路,太快了,北洋军就坐着铁路浩浩荡荡一下子到汉口了,到这个原来老火车站就下,就下来了。所以那一带打仗,死的人也最多。

解说:今天大多数年轻人都不知道刘家庙火车站,因为这里早已经改叫江岸火车站,当年这里是张之洞修建的京汉铁路的终点,但也成为了北洋军摧毁汉口这座城市的开端。

万学工(辛亥革命纲编审):开着火车直接就过来了,就像现在火车进站,我虽然拿着枪,你对它肯定就是说无计可施啊,所以说我们的民军在头三四天时间,是没有绝对的把握的,是节节的往后退的。

方方:一条巷子里面打仗,他怎么打得过民军,民军都当地人,熟悉地形,还有老百姓帮助,你清军你一个队伍过来,他有的还故意把你引进误区里面去,就是你有百姓的支持,你要一点一点地蚕食去打进去,是非常难打的。

严昌洪:所以他就下命令,冯国璋就下命令房子把它烧掉,把革命军赶出汉口。

董玉梅:烧这个汉正街的时候,冯国璋还命令这士兵不准市民救火,谁救火就开枪就打死谁。

冯天瑜:这个汉口大火啊,规模很大,就我们看到的当时的有一个火烧的地图来看,那起码有70%。

方方:整个一个他有的就是整个家毁,家就毁掉了,人是逃掉了,因为你火起来之后,人可以逃,但家毁掉了。我是看过一些图片,当年烧的那惨状啊,非常惨,那你当时是木房子嘛,那老百姓,主要老百姓的房子都是木房子。那租界里面他们是站在租界的楼上看整个都是一片火海。

解说:辛亥起义,这把撕裂了几千年帝制的锋利尖刀在割断清朝腐朽统治的同时,也留下了战争蹂躏过的疤痕,汉口这个处在革命风暴中心的城市,除了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转身,还承受着炮火带来的伤痛。

冯天瑜:民军在汉口就守不住了,就越过汉水退到汉阳,就在汉阳,依龟山为屏障,来抵御在汉口这边的清军。

解说:后来黄兴带着伤从上海赶来,亲自指挥汉阳的保卫战斗,那些失去了亲人和战友的民军士兵将子弹反复磨锉后,一颗颗推进枪膛,在坚守了20个日夜后,最终汉阳也失守了。这场辛亥革命期间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不仅牵制了清军的绝大部分主力,同时又为全国其他各省的起义创造时间,在这40天之中湖南、陕西、云南、江苏、广东、四川等关内十四省先后获得独立。12月2日南京作为革命军临时政府,起义的十四省代表在那里和袁世凯谈判议和。

一个月后在1912年元旦这天的晚上十点钟,46岁的孙中山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自此亚洲第一个共和政权建立,中华民国诞生。声势浩大的战争过后,汉口的百姓要面对的是人口锐减,房屋坍塌,市场箫条的事实。《民国经济杂志》上登载的《武汉革命之代价》称辛亥之战,火焚汉口缺失甚巨,计房产损失近900万两,各国索赔6500万元,汉口的商店、工厂纷纷关闭,100多家钱庄不能收回的债务约计3000万两,一场大火,让汉口的华界体会了“死而复生”的艰辛。

徐明庭89岁,被当地人称为老武汉的“活字典”,他从一岁的时候就住在汉口,退休后,他写的书全部都是关于老汉口的故事。

徐明庭(武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理债处,汉口,等到这个战事平息以后社会上的问题就多了,因为这个工厂,作坊,商店,票号,钱庄,帐本多半都烧了,张三差李四多少钱,李四差赵五多少钱,大家没得凭据了,说不清,这个债权,债务的一些纠纷,非常难办。这个汉口商务总会,它就自告奋勇主动向上面打报告,说我们组织一帮人成立个理债处,请了那个德高望重平常在商人之中有威信的,有威望的,他们说话别人肯相信的组织了这些人跟各方来调停,把这个事情就弄妥了。

解说:汉口的复建是一场全民自救的运动,百姓们的目标是尽快磨灭战火烧毁的痕迹,然后回到之前的状态和生活,而且是越快越好。

周德钧(历史文化学者):汉口这个地方是具有很强的再生力的,特别是商民,他们的这种自建重建家园的这种强烈的意识,民初以后它又很快地从废墟上站起来了。

解说:汉口的里分除了有着连排的结构,那些包裹着市井的一砖一石,同样都散发着斑驳的韵味,一百多年过去了,如今在这儿看到很多仍在使用的老房子,就是当年在辛亥革命火烧汉口后的短短几年间迅速重建的。

王汉吾(武汉文史学者):它的这个原生态的就应该是这样的墙,然后它这上面的地界是汉阳万南纪堂,一个呢是黄安谢三元堂,这个墙角,这个房子是万家的,这个房子是谢家的。官厂两个字,这都是当时的这个官方做的砖瓦厂。

解说:从1913年开始里分的开发商们在汉正街和租界之间开始建设“模范区”,当时几个老板经常聚在一起,在图纸上讨论用什么样的砖,多少标号的水泥,每层楼的高度,直到他们将意见统一后才开发动工。10年后他们所建的2000多栋房屋组成了一个个里分,咸安坊,洞庭村,金城里,都是那个时候的高档社区。

男:孙中山辛亥革命以后到汉口来视察,就说汉口这么重要的一个商业市场,一定要尽快恢复,那么再搞城市建设你们一定要把汉口的城区建设得跟租界差不多,要为中国人来争口气,建成一种现代的街区,可以起到模范示范的作用。

解说:1912年4月,孙中山虽然只在汉口待了几天时间,但后来他在勾画整个民国的蓝图时,却将汉口列入其中。在《建国方略》中的《实业计划》里强调了汉口地理位置上的重要性与便利性,为武汉将立计划必须定一规模,略如纽约,伦敦之大,他建议拓宽沿江土地,将江面收窄,并且建议修建桥或隧道,连接武昌与汉口、汉阳,后来为了纪念孙中山人们把汉口的后城大道改名为中山大道。几年后,有着“地皮大王”之称的刘歆生围绕着华商街开始规划商业街市,他提供了大量地皮给汉口的工商界人士,沿着中山大道有了南洋大楼、水塔、国货银行和齐名“上海大世界”的民众乐园,从三民路到歆生路,商铺林立,人流熙攘,成为武汉最繁华的地方。

章开沅:我们到1930年代你看这变化多大,已经不是清朝了,那时就很繁华了,汉口的报纸,小报,就跟现在的娱记记者一样,专门搞这样那样的八卦新闻,都很热闹的。汉口当时仅次于上海。

何柞欢(武汉文史学者):商人招待客人,三大件,吃饭,洗澡,看戏,我们家不远就有戏园子。

解说:那个时候到刚刚开业的民众乐园里去听戏,看剧,喝上一杯茶,手里再点上一根红双喜牌香烟,在汉口人心里是最时髦的事情。这座西式建筑叫做南洋大楼,建于1917年,是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汉口分公司。当年许多印着红色喜字包装的香烟都是从这里销售出去的,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一对兄弟,哥哥叫简照南,弟弟叫简玉阶。

方方:他总公司是在香港吧,所以他就像现在的一些公司做分公司一样的,他也在上海也有,北京也有或者,那么武汉这个地方当时也是一个重镇,是吧,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他在这里也有分公司,因为他们一直是跟英美公司抗衡的嘛,也吃了很多亏,可是他坚持民族工业,就是我做中国的烟,是吧,让中国人抽,他一直提倡的是民族性比较,色彩比较强的这种口号,而且一直坚持不跟它们,不被它们吃掉,跟那么强大的英美烟草公司抗衡,他们这种小公司还是蛮辛苦的。那他哥哥也有一点想要合并啊什么之类的,他弟弟就说如果你,你要是那个,我就退出来,他宁可割掉兄弟情谊,我也不和这些洋人合作。所以他当时民族资本家,当时还是一些很有气节的人,就说我要做我自己的,那么他实际上到了武汉来这边他们这个烟商,那一段时间应该是发展得不错。

解说:1912年到1919年,像南洋兄弟一样,在汉口建厂的人还有很多,创办民族工商业在当时形成了一股热潮,1911年到1913年我国注册设厂的有72个,平均每年近24个,1914年到1918年间注册设厂的183家,平均每年近37个,工业增长速度达年均12.8%,全国华商机器采煤量1912年为80万吨,到1919年增至330万吨,1914年之后的五年出口每年比1913年增加14.8%至20.5%。在一战期间,实业救国的思想促成了民国时期一个短暂的黄金年代。

1911年伴着辛亥革命的枪声,汉口见证了从清朝走向民国的沉重,15年后武汉三镇又经历了一场枪林弹雨,国共两党合作的北伐战争将这座城市再次卷入了政坛的洪流。1923年2月4日的清晨京汉铁路的车轨间站满了身穿制服的工人,他们在共产党的组织领导下浩浩荡荡地沿着铁轨高喊着口号,进行着大罢工,一千多公里的铁路陷入了瘫痪,随后在汉口的北洋军阀吴佩孚对罢工运动开展了残酷的镇压,但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人阶级的队伍也在慢慢壮大。一年后蒋介石在广州宣布国共两党共同合作,一起讨伐割据的军阀,北伐战争浩浩荡荡地开始了。十万国民革命军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统一了大半个中国。

田子渝:说起来它是个省政府,但是它非常重要,因为它是首都下面的一个政府,南洋大楼,它叫做武汉临时联席会议,就是暂时执行国民党的最高权力机构。

解说:1927年国共两党的重要领导人陈友仁、宋庆龄、毛泽东、董必武等都在南洋大楼里出现过,那段时间会议室每天都坐满了人,他们一起开会讨论该如何整顿交通、管理金融,一起处理劳资纠纷,他们还在这儿从英国人手里收回了在汉口的租界。此时的国共合作已经进入到第三个年头,这个时候的蒋介石见到共产党领导的工人阶级力量的不断壮大变得很担心,同时被国民党的左派批评,党内认为他专制独裁,那个曾经被蒋排挤出国的汪精卫被请回了武汉,担任武汉国民政府主席。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受共产党人支持的汪主席,却成为了中共在武汉革命失败的始作俑者。

田子渝(湖北大学教授):欢迎汪精卫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是制衡蒋介石,汪精卫确实也是个假左派,他很会说,因为他也只有依靠这个共产党,因为汪精卫没有军事,他没有力量,他自己没有力量,他有一帮子人,但是他没有力量,那么他正好利用了这个东西就回来复职,叫做复职。

袁继成(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但是他一到武汉来以后,就发现武汉的工人运动他没有办法控制,认为这都是共产党煽动起来的,所以汪精卫就当时就限制工人运动,共产国际又在这个时候不恰当地发了一个电报,发给共产国际驻武汉,驻武汉的代表叫罗易,那一封电报害死人。那一封电报就说共产党应该撇开国民党这些腐朽的老家伙,我们发动青年我们要来掌权,而这个罗易又把这个信给汪精卫看了,说汪精卫更找到了要跟共产党分家的理由。

解说: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宣布开除所有在国民政府任职的共产党员,解散一切中共所在的机关,并下达了搜捕共产党人的命令,就在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的3个月后,汪精卫的这一举动宣告了国共合作就此破裂。

田子渝:武汉又成了大革命失败的一个地方,就是七一五反革命事变是在武汉。中国共产党五万多人,一下子变成了一万多人,被杀的被杀,流失的流失,走的走,就一万多人了。

解说:面对突如其来的武装政变,汉口的很多共产党人都转入了地下工作,8月1日为了保存仅有的革命力量,周恩来等人在江西联合部分国民党左派发动南昌起义,那个时候的共产党人不能组织演说,不能公开发表刊物,甚至不能去照相,很多人在城市中为了躲避追捕经常要更换住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形下,共产党人的革命道路该往哪儿走,又该怎样走,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8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一对苏联夫妇的家里秘密召开了会议。

袁继成:苏联人住的家里,旁边是一个理发店,还有个咖啡厅,一个苏联人家里一个楼上,大概这个板凳还没有我这个,木板凳,长条的,一条一条的,坐在那儿开的这个会,就怎么挽救革命形势,这个会上毛泽东确实说了这个意思,有这个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意思。

田子渝:实际上就是继续奋斗走新路,所谓继续奋斗就是我们不妥协,按照毛主席说从地上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又继续战斗了,但是关键怎么,怎么战斗。以前是依靠国民党来战斗,现在独立的武装斗争,所以走上了土地革命道路,这是一个转变,历史的一个伟大的时刻,是在武汉确定了这个方针。

解说:八七会议过后,中共中央将革命根据地从城市转向农村,并迅速组织武装力量,于9月9日发动了秋收起义,12月11日进行广州起义,也就是在这一年中国大陆上的两个政权在汉口分道扬镳。

陈晓楠:如果说在20世纪之前汉口是作为中国的商业巨镇迅速崛起,那么20世纪之后的汉口却是在近现代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是辛亥起义最重要具有决定意义的策源地之一,见证了中华民国的缔造,后来作为武汉国民政府的首都汉口又影响甚至决定了国共两党政治军事日后的格局和走向。从1924年开始算起,国共两党的革命统一战线建立不到四年的时间,但最终在汉口分道扬镳。那个时候共产党除了要面对军阀的割据,还要摆脱国民党的围剿追击,但是十年之后他们却因为这个国家的命运又重新在一座城市相聚了,这座城市还是汉口。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