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知青扎根北大荒30年 因妻子不是知青不能办回上海(图)
来源: 枫网
2016-12-30
作者: 澳洲鱼
核心提示:知青大返城时,高晓福是因妻子不是知青,不能办回上海,才留下来的。在北大荒这30年里,他种过地,当过司务长,喂过猪,盖过房子,还当过兽医。从1979年开始教书,现在的职称是小教高级教师。

60年代末,10多万上海知青奔向了远在北大荒的黑龙江建设兵团

本文摘自:枫网,作者:佚名,原题:留在北大荒的上海知青:肯定还是要回去的

30年过去了,当年下乡到北大荒的绝大多数知青早已返回都市。然而,有近两万知青为了爱情、家庭和事业留在了这片黑土地上。在这些知青中,有近四分之一是上海人。

尚未走出贫困的高晓福

福前铁路的终点站叫前进镇。前进镇位于黑龙江同江市的南部,是前进农场的场部所在地。

从场部到上海知青高晓福所在的连队,走的是较宽的沙石道,212吉普不用20分钟就到了。

高晓福住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房前是小院,院里有一间仓房。房子狭小,进门是凌乱的厨房,厨房的前面辟出去一个四五平方米的小屋,屋里除了一铺炕也就没有什么了。左边有一间较大的房间,摆满了简陋而破旧的书桌板凳。高晓福的妻子在一块不大的黑板前,教9位学龄前的孩子“b—p—m—f”。

高晓福是1969年从上海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他毕业于上海的一所半工半读学校的机械专业。来的时候他才23岁,一晃他已53岁了。妻子是在他下乡后从江苏老家的农村找的,结婚后迁至北大荒。高晓福是一个老实人,日子过得十分艰辛,还未走出贫困。

他有3个子女。大女儿中学没毕业就不念了,后来嫁给了前进农场场部的一个汽车司机;二女儿在宝泉岭读中专,学暖通专业;儿子1992年办回了上海。

高晓福有许多烦心事。在上海,他除了一位姑姑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亲人了。儿子办回上海后,在家待业一年多,整天呆在姑姑家。后来,高晓福的儿子当了海员,一年四季漂泊在外,弄得高晓福夫妻的心也跟着儿子四处漂泊,不得着落。

高晓福每月能开400来元钱工资,这笔钱刚够二女儿念书。他的妻子本来是个职工,土地承包后,她就下岗了,没办法,只好在家里办了个学前班,招收几个孩子。但是每年只有在春节后办那么一个多月,开春后那些土地承包者都下地了,孩子也就跟去了。这一个多月,她能挣二百多元钱。两年前,高晓福夫妻承包了一块地,想赚点钱,没想到不仅没赚,反而赔了一万多元。

知青大返城时,高晓福是因妻子不是知青,不能办回上海,才留下来的。在北大荒这30年里,他种过地,当过司务长,喂过猪,盖过房子,还当过兽医。从1979年开始教书,现在的职称是小教高级教师。

“上海肯定还是要回去的”

采访完高晓福后,我又在场部采访了高晓福在半工半读学校的同学并和他一起下乡的季明霞。季明霞的境遇与高晓福截然相反,她的皮肤保养得很好,抹着淡妆,似乎眉毛也修整过。她一点儿也不像我所采访过的其他知青。几十年的岁月,使好些知青不论在衣着上还是在相貌上已被当地人同化了;季明霞却不同,她无论穿着还是相貌都很像都市里的富太太。

季明霞颇有成就感地说,他们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原,如今城市有的这里差不多全有了。1974年,季明霞与农场的一位转业兵结了婚。没想到结婚不几年,知青大返城就开始了。一起下乡的知青一个个地走了,季明霞的心也被激活了。离家10来年了,偏僻寒冷的北大荒和流淌着温柔的黄浦江,在她心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可是,幼小无知的女儿、相亲相爱多年的丈夫,这就是她的根哪!她走了,他们怎么办?最后一想,算了算了,不走了,哪儿的黄土不埋人!

1989年,她把女儿的户口办回了上海。1995年,女儿读完了中专后,回了上海。女儿回去后,在一家自选商场工作。女儿住在姥姥家里,那是一间老式的房子,只有十二三平方米,但屋顶比较高,于是从中间造出来一个小阁楼,女儿住在上面。女儿回沪后,从没回来过。季明霞多次打电话劝女儿回来一趟。女儿表示找机会回来看看。是啊,上海对于母亲而言是故乡,北大荒对于女儿来说也是故乡啊。

1985年,在场部机关当管理员的丈夫停薪留职,在前进火车站办了一家集住宿餐饮为一体的饭店,没几年就赚了二三十万元,接着又开办了造纸厂。前年,他们又把饭店的房产买了下来,租了出去。

季明霞说,将来退休后,还是要回上海的。她想等父母的房子动迁后,再添点钱买一套住房,就可以回去养老了。在北大荒干了这么多年的财会,如回去能找到工作还想干几年。

沈利琴是位圆圆的脸上流溢着温柔和贤惠的女人,她是1971年下乡的,如今已是家庭农场的农场主了。她的丈夫是位开油槽车的司机,炯炯有神的眼睛,黑黑的小胡子,有点儿像新疆维吾尔族男人。

沈利琴在家里是长女,家境也不太好,所以下乡后就没想办回上海去。与当地人谈恋爱后,她就更不想往回办了。1978年,当大批知青轰轰烈烈地返城时,她却悄悄地结了婚。

1991年,沈利琴停薪留职,租一间房子办起了个体饭店。1993年,沈利琴用开饭店赚的钱买了一片荒地,办起了家庭农场。

1997年,那块地被淹了,损失了7万元,她很豁达地说,种地和炒股一样,赚了就是赚了,赔了就是赔了。庄稼不收年年种吧,种地总比干别的强。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