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名臣张之洞用17年将哪座城市打造为“东方芝加哥”(图)
来源: 凤凰卫视
2016-12-29
作者: 澳洲鱼
核心提示:在张之洞督鄂的十七年间汉口由一个商业重镇一跃而成为了国内屈指可数的国际贸易的自由港,大有“驾乎津门直追沪上”的势头,并且被誉为是“东方芝加哥”,名扬四海。这也成了人们对大汉口的流行印象。

凤凰卫视12月28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889年10月12号两广总督张之洞在广州交卸了总督篆,经过一番简单的打理27号他登上了一艘名叫“粤秀”的轮船,从此离开广州,一个月零三天之后张之洞在湖北巡抚率领的各大衙门官员们的迎接之下,在武昌汉阳门的码头登岸,其实这是他第二次来到湖北,之前张之洞曾经任职湖北学政三年,期间他整顿学风,建立经心书院,提拨奖励有真才实学的人,颇得众望。时隔二十年52岁的张之洞再一次踏上这片土地,而这一次他将有十七年的时间来重塑这个城市。在张之洞督鄂的十七年间汉口由一个商业重镇一跃而成为了国内屈指可数的国际贸易的自由港,大有“驾乎津门直追沪上”的势头,并且被誉为是“东方芝加哥”,名扬四海。这也成了人们对大汉口的流行印象。

解说:每天的这个时间都会有一列这样的火车经过这铁路,然后在即将废弃的位于汉口的江岸站停靠片刻后,消息在远处由钢筋和水泥组成的都市森林中。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所有从北方乘火车来到这座城市的人,都要在这里停靠,直到2004年江岸站才停止了客运业务。看着远去的火车,很难想象这些即将被拆除的铁路在一百多年前搭载的是一个国家的兴衰和一个民族的未来。1889年4月1日的清晨在大清帝国的皇宫内,一群大臣因为一份奏折争论不休,奏折的内容则是请求天朝修建一条当时中国最长的铁路,上奏的大臣是当时的两广总督张之洞。自鸦片战争以后,面对在诸多战争中相继失利的清政府,张之洞在奏折中提出了振兴经济的想法,而振兴经济的首要任务就是修建一条打通中国南北商贸的铁路,它全长一千二百公里,张之洞要把承载着希望的铁轨从紫禁城一路铺到大汉口。

严昌洪(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因为汉口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商业城市,开通以后它有长江贯通东西,再有一条铁路能够贯穿南北,那中国的经济各种活动就搞活了。

解说:就在那份关于修建铁路的奏折被争论之后,清政府一纸调令张之洞卸任两广总督,于1889年8月抵达湖北,即刻上任湖广总督,修建从北京到汉口的卢汉铁路。在117年前张之洞却是带着别人眼中的烂摊子来到这里的,之前他正在广州兴洋务,筹办铁厂,那一年张之洞52岁,对他来说师夷长技除了制夷更多是一种国家的自强。

顾必阶(张之洞与汉阳铁厂博物馆原馆长):这是北炉,这是炮厂,枪厂,炮弹,还有原料,为什么把它运到湖北来的话呢,是因为接任两广总督的就不愿意过多的去接触洋务企业,因为这个事情的话呢,吃力不讨好,是不是啊,这个也没有经验是吧,风险很大。

解说:顾必阶是张之洞与汉阳铁厂博物馆的首任馆长,他创办的这个博物馆就建在了汉阳铁厂的原址上,100多年前汉阳铁厂曾是中国近代最大的官办钢铁企业,办厂初期清政府为了支持他修建铁路,应允张之洞每年给他拨款不低于两百万两白银,张之洞很是高兴。

冯天瑜:他办汉阳铁厂一个直接的启发就是今日之铁明日之轨。

解说:1890年5月张之洞下令设置专门机构“湖北铁政局”,厂址选定汉阳龟山北麓江边,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清政府承诺的两百万两白银却一直没有消息,张之洞多次的催促也相继石沉大海。但是在三年之后,汉阳铁厂的几个分厂还是如期陆续竣工,在此期间为了筹得建厂资金,张之洞四处借款甚至截流向朝廷上交的部分款项,原本的东月湖一片低洼荒芜的湖泽,现在烟筒冲天,厂房林立,一个近代化的大型钢铁企业拔地而起,它比1901年投产的日本第一座钢铁厂“八幡制铁所”要早7年。

冯天瑜(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资深教授):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家现代化的钢铁联合企业,这就是汉阳铁厂。

解说: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开采煤矿,建造铁厂,引进技术对于科学出身的张之洞来说,并不是一件易事。当他把生产出来的铁轨拿到英国检验时,结果却是含碳量过少,含磷量过多,难以“经久耐用”。初期汉阳铁厂生产的钢材成为了劣质钢的代名词,正如张之洞后来的弟子所言,公常谓中国不贫于财,而贫于人才,故以兴学为求才治国之首务。

冯天瑜:所以原来的那一套以科举考试为枢纽的文化教育方式已经不能适应这个新的时代的要求,你像两湖书院他把当时能够找到的中国的一些杰出的数学家、地理学家都请来了。

解说:设如有车行六十四尺,其小轮比大轮多转十次,已知大轮三倍于小轮,问大小轮两轮周各几何,这是张之洞督鄂时期初三学生的数学试卷,这道现在初中生用一元二次方程就能解决的数学题,在当时却要这样的繁复过程,但如要“师夷长技”最缺的便是理工人才,为此张之洞通过改制书院来适应新的学科。

冯天瑜:而且这个改制的书院里面的很多人,张之洞把他们都是送到日本留学。

解说:1898年的一天张之洞的府上来了二十名将要被派往日本留学的学生,因为中日甲午战争这些学生视日本为仇敌,坚决抵制赴日深造,于是来到张府陈述理由,张之洞听说后勃然大怒,但随后又冷静下来说,你们不是学过《孙子兵法》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去了就是为了知彼,就是为了战胜他们,这二十名学生听后受到启发,拜过张之洞后齐赴日本留学。

冯天瑜:所以湖北虽然身处内地,但是在1901到1903年一直是全国各省当中留日学生数量最多的省份。

解说:此时一海相隔的日本通过明治维新,铁路建设及教育发展很快,1896年5月经日本政府同意张之洞把原东京路矿学堂改办成湖北驻东京铁路学堂,这也是中国在日本自办的唯一学校,这样便为湖北培养了大量铁路人才。1898年至1902年卢沟桥至保定,汉口至信阳段先后通车,1905年卢汉铁路全线贯通,清廷派张之洞与袁世凯共同验收,并改称京汉铁路。铁路全长1214公里,其中有1000公里的铁轨均由汉阳铁厂制造。

男:这是中国当时唯一的一个里程比较长的这样的铁路,就是一个南北的大动脉,这个也强化了汉口的这样一种交通的这个地位。

冯天瑜:在当时的中国是高水平的现代化的工业建设。

解说:二十世纪初的汉口,作为一个开放口岸处处蕴藏着商机,140多家外国银行在此设立分行,来自十多个国家的2000多名外商长期在此从事贸易活动,中外货轮频繁出入汉口港,每年进出汉口港的货轮总吨位达500万吨,货船年均5000艘左右。清末日本驻汉总领事水野辛吉在他所著的《汉口—中央支那事情》中以欣羡的口吻对汉口的崛起倍加赞誉,汉口者,贸易年额一亿三千万两,今也位于清国要港之二,使观察者要称为东方之芝加哥。

周德钧(历史文化学者):就是描述这个汉口商业繁盛,几个主要商业城市当中的地位,相当于第二位。美国当时第二大的工商业城市就是芝加哥。

解说:而这座外国人眼中的东方芝加哥,在张之洞来到武汉的近十年时间里只是汉阳线下所属的一个镇,随着汉口商贸的不断发展,张之洞发现要处理汉口的相关事宜,必须要从汉阳派官员坐船来到汉口进行管理,路途奔波极为不便。

严昌洪:当时的西方人是在汉口这边建租界,要和洋人有很多交涉事件,你不到一定的级别交涉起来比较困难。

周德钧:这个地方如何如何重要,商业如何如何的繁盛,税收如何如何的多,汉阳是肯定管不了的。

解说:1899年张之洞以汉阳府官员往来汉阳和汉口办理涉外事务不便为由奏请清廷,将汉阳县辖汉口地方析出,命名“夏口”设为夏口厅。

严昌洪:真的就从汉阳县里面独立出来了。

冯天瑜:这就为后来到民国的时候建立汉口司奠定了基础。

解说:美国汉学家罗威廉曾在他的著作《汉口:一个中国城市的商业和社会》中曾说到,随着“汉口厅”这个正式的行政管理单位的确立,汉口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官方看来成了一个合法的“城市”。在汉口的城际公路上,“黑泥湖路”“后湖大道”这样的路名都记载着这里在一百多年前还是一片湖泊之地。

周德钧:汉口的前面是这个汉水,后面是后湖,夏天水长之际,不仅汉江水长,后湖的水也长。

解说:袁厚翔是武汉民间城史研究者,如果是一百年前爬上这条阶梯,展现在眼前的将是被拦在堤外的后湖,而今天这些街区门牌才能让人意识到这里曾是一道堤坝。

袁厚翔:婆婆,婆婆在不在屋里,婆婆。哦,在这里。我去看了一下这个石头,哎呦,到了到了,就这石碑,这个地方就是张公堤的起点,在长江边上。这是1905年张之洞在湖北一项很大的工程,当年是老百姓一筐土一筐土把它垒起来的,就把汉口啊一下给扩大了。

解说:这道三十多里的长堤将后湖拦到了更远处,它上起舵口,下至丹水池,与汉口之前的边界构成一个半月形空地。壑出后湖土地上万亩,为汉口市区的扩展提供了空间。

周德钧:所以张之洞以他大政治家的这样眼光和卓识,在汉口很远的地方画了一个,画了一个圈。

董玉梅(武汉地方志文史专家):就是我们今天的城市发展在刚刚越过张公堤。

解说:现在张公堤外又筑起了高楼,汉口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就如同当时随着商贸的发展汉口悄悄越过袁公堤和汉口堡一样。当年张之洞站在后湖的高台上,戴着望远镜扬手画出30里长堤的轮廓时,汉口未来的一百年已在眼前。但是当时汉阳铁厂一直处于亏损,夏口厅也无力支付如此浩大的工程建设,眼看大堤的修建就要被搁置了,就在这时一位叫刘歆生的人来到了张之洞的督府,表示愿意捐资修建堤坝。

方方(湖北省作协主席作家):刘歆生他的眼光之处在于他认为这个汉口要发展,这个土地以后是很重要的,所以张之洞要修堤来挡水的时候,一共要八十万银子,刘歆生一个人出了五十万。

解说:这里是位于柏泉的一家天主教养老院,也是刘歆生儿时生活的地方,那时他住的刘村离这还不到半里地,平时刘歆生总会经常跑到这里来玩,玩着玩着他就在这里懂得了英语和法语,这便为他日后在洋行当买办打下了基础,而这样一位精明的商人主动找到张之洞,绝不只是为了白白捐资建堤。

严昌洪:他是向后湖的农民收购土地,跟农民划着船来买他的地皮,那个船划一桨是多少钱,很低价的把那个土地收购来。

万学工:然后他成立了就是最早的土方公司,就把一个烂水塘就变成了一个风水宝地。

解说:这里是汉口江汉路步行街,它的长度超过了北京王府井,大连天津路,是中国最长的一条步行街,也是现在汉口的商贸核心区。而在一百年前这条路却是以一个人的名字命名的,在二十世纪初期这里曾是华界和英租界之间的一条碎石马路,它属于当时的地皮大王刘歆生,这条不起眼的小路虽然对于刘歆生并不算什么,但英国人却非常想要。于是他们找到了刘歆生,想要买这条路。

万学工:他说这个地,你出多少钱我都不卖,但是呢我可以送给你,不可能白送吧是吧,那么就说以我的名字来命名,就叫歆生路。

解说:道路修成后,租界当局特呈准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将此路命名为歆生路,并同时在此派岗设哨。

万学工:这条路修起来以后,就包括我们现在说的治安城管方方面面全是英国的那个,英式服务,所以刘歆生在这一条街上建了很多的店铺,他的收益远远超过了他出卖这一块土地的收益。

解说:照片中的刘歆生手里拿的是大汉口规划图,他为后来的汉口规划了26条马路,拥有了汉口华界四分之一的土地,成为了名扬汉上的地皮大王,他在剪掉辫子后见黎元洪时说,都督创造了民国,我则创造了汉口。

1899年是张之洞来到武汉的第十个年头,每逢夜晚降临,一眼望去便可以分出华界和租界,让汉口市民享受到用电的便利成为了张之洞的心头大事。

方方:武汉的第一缕灯光是英国人的发电厂发的那个电,华人区是只能看着这个沿着长江边上租界区有灯光,张之洞也想修呐,没钱呐,没能力啊。

解说:实际上在张之洞主政期间,不断有洋商来拜访湖广督府,向他提出参与兴建汉口水电的请求,但张之洞都一一拒绝了。

侯红志(媒体人):张之洞他有一条规定,就是华界的那个城市基础设施,就是供水供电啊,他不允许外资来染指。

方方:那这个时候宋炜臣出现了,那张之洞当然非常高兴啊,是吧。因为宋炜臣是叶澄衷推荐的吧。

解说:宋炜臣当时正在管理上海著名的实业家叶澄衷在汉口的生意,他在与官员们的交流中得知张之洞想为汉口兴建水电,但又有拒绝洋商之意,于是宋炜臣邀集朱葆三、王予坊等浙江湖北巨商,向张之洞申请筹办汉口的水电公司。张之洞认为该商等资本素称殷实,应即准其承办。

男:他当时的资金是集资股银三百万,张之洞就是官股入股,是三十万,它当时就形成了个官督商办的这样一个私营企业。

严昌洪:在他的这个带动下呢,后来武昌那边也开始有了电灯厂啊,水厂啊,这都是在张之洞支持下办的,使得这个商人能够参与汉口的市政建设。

解说:1906年既济电厂建成送电,汉口武圣庙至黄陂街繁华地带都亮起了灯,这灯光标志着汉口市民生活发生了巨大变革,在近代城市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一百年前武汉最高的建筑便是这座水塔,它耸立于1909年,一直作为地标性建筑俯瞰着汉口这座城市,这也是宋炜臣的“既济公司”带给汉口市民的又一次的历史性变革。

严昌洪:所以使得这个汉口就除了租界有了水电以外,我们华界中国人居住的地方也有了水和电。

解说:一百年前汉口人的饮水方式是这样的,当时的街头巷尾到处可见挑水工,人们更习惯从汉江直接挑水喝。

方方:以前都是从长江里拎水嘛,他们会很奇怪这水哪里有没有毒。

严昌洪:因为它是放了就是漂白粉之类消毒的,消毒呢它就有一种气味,开始老百姓不敢要,不敢喝这个水。

解说:当一百年前的人拧开这铁疙瘩一样的东西时,他们好奇的是这水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到底能喝吗?

男:宋炜臣他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他专门有一次就从他的公司江汉路那个地方坐轿一直走到汉正街,招摇过市,他就专门找了一个街上的水龙头。

严昌洪:从自来水龙头里面打的水,当着老百姓的面来喝,这样才把这个自来水推广。

解说:宋炜臣当年兴建的这座水塔,被称为汉口的桅杆,它面前的这条马路也与它相望相守了上百年,这是汉口的第一条近代马路。如今它带着老汉口百年的传奇商脉将于今年12月底重新开路,这条全长4.7公里马路的前身则是1864年汉口商人们为了保护这座城市集资建起来的一座城墙,汉口堡。而在1905年张公堤筑成后,张之洞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拆迁这座曾用来保护他们的城墙。

刘谦定(武汉民俗专家):那这个城墙是前辈先贤打下的,谁敢动啊,他敢动,因为他的号召力啊,他的威望在那儿,他不贪啊,不是为他啊,他为这个城市发展的。

解说:美国汉学家罗威廉曾说,在此前三个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汉口主要是向密集方向发展,而不是向开阔方向拓展,其结果就是把相对不变的空间利用得越来越密集。

周德钧:因为这个时候汉口堡也不起作用了,汉口的城区还向北扩展了。

刘谦定:所以在他的督促下拆掉这座墙,时间是在1907年,就是光绪33年拆了,拆掉这堵墙之后他才走,他才到北京去。

解说:1907年张之洞将拆掉的汉口堡改建成后城马路之后,便奉旨进京离开了武汉,这一年他已经71岁了。离开时他乘坐的正是自己督建的卢汉铁路线上的火车。

涂文学(江汉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张之洞的功劳在于是把武汉,特别是汉口,一个单纯的一种商业性的这种城市,他变成了一种近代工业、近代商业、近代的这种文教,复合型的大的现代的都市,他对城市的功能这个更加扩展。

方方:所以我们到现在仍然大家谈起张之洞,还是很佩服,在那样的时代,你碰上这样的人是你这个城市的运气。

解说:百年之间从汉口堡城墙到后城马路,再到1946年的中山大道,汉口也随着城市发展经历了时代的更迭。歌中反复唱的这座不见了的六渡桥曾是承载着老汉口记忆最多的地方之一,六渡桥不见了,汉口堡也没有了,就连之前被称为生命线的袁公堤现在看来也只是一条普通的长街,张公堤也即将被改造为一片森林公园,它们好像都消失了,但它们却成为了这个城市的年轮,一圈圈晕入城史。

第一口自来水,第一缕灯光,第一根铁轨,第一条马路,对于一个城市来说这或许都是太过遥远的记忆,从一个没有行政级别的商镇,一举发展成一个被誉为东方芝加哥的国际化大都市,汉口只用了不到十年时间。

方方:实际上武汉我们说它第一次能够腾飞,或者叫工业腾飞,实际上来自于张之洞。

涂文学:用我们现在话就是GDP工业生产总产值武汉都是第一位的。

解说:据统计1904年的汉口间接贸易额突破一亿两大关,一度“驾乎津门直追沪上”,成为仅次于上海的大商埠,建铁路,修堤防,办洋务,正是张之洞推行的以兴办近代工业为核心的洋务新政,使武汉成为中国早期工业化运动的发祥地,蜚声海外的国际性城市东方芝加哥。

陈晓楠:相传光绪年间孙中山留学归来,途径武昌总督府,想拜见张之洞,他到张府向门官递上了一张名片,写道学者孙中山求见张之洞兄,张之洞见字条之后也不发话,让人拿出纸笔写了一行字,叫门官交给孙中山,持三字帖,见一品官,儒生妄敢称兄弟,这显然是一副上联,孙中山读罢,微微一笑,对出了下联,又请门官呈上,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布衣亦可傲王侯,张之洞见来人如此气魄不觉暗暗吃惊,马上命门官大开中门,迎接这位风华正茂的读书人。1912年4月孙中山再次来到武汉,已经是民国了,他感叹道以南皮造成楚材,颠覆满祚,可谓不言革命之革命家。

大幕在武汉落下又掀起,古代的中国悄然隐去,现代的中国翩然前来。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