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第一幅挽联是写给哪位早逝的红军名将的?(图)
来源: 人民网
2016-12-29
作者: 竹馆
核心提示:10月上旬,红军在宁冈召开王尔琢烈士追悼会,悼门上写了四个大字:赤潮澎湃。会前由毛泽东亲笔拟就,由陈毅手书了一幅挽联。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汪建新,原题:《为有牺牲多壮志——毛泽东挽联慰忠魂》

1944年9月8日,毛泽东在中央警备团战士张思德的追悼会上指出:“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着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但是,每当毛泽东遇到战友牺牲,总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悲痛。这里特辑录诗人毛泽东为战友写的几副挽联,借此来感悟诗人毛泽东的战友情怀。这些文字情真意切,充分表达了毛泽东对革命战友的倚重、赞赏、信任和追思。

第一副挽联是为红四军参谋长王尔琢写的。

王尔琢,1903年生,湖南省石门县人。1928年4月,朱毛会师后,王尔琢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参谋长兼第二十八团团长。协助毛泽东、朱德指挥五斗江、草市坳和龙源口等战斗,率团英勇作战,粉碎湘赣两省国民党军的“会剿”,成为纵横井冈山的一员骁将,为保卫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赢得了“飞兵二十八团”的佳誉。

1928年8月中旬,王尔琢率第28团由湘南地区回师井冈山。25日,担任前卫第二营营长的袁崇全,胁迫、欺骗一个步兵连和一个迫击炮连叛逃。王尔琢闻讯后立即率警卫排追赶。当追至江西崇义思顺圩时,王尔琢努力做叛逃官兵的工作,两个连的官兵又回到了革命队伍中。而王尔琢却遭袁崇全开枪射击,英勇牺牲,年仅25岁。

毛泽东得到这个消息后,悲痛至极。10月上旬,红军在宁冈召开王尔琢烈士追悼会,悼门上写了四个大字:赤潮澎湃。会前由毛泽东亲笔拟就,由陈毅手书了一幅挽联。由于真迹已经遗失,挽联是通过人们回忆记录下来的,所以各种版本存在微小的差异。

其一为:

一哭尔琢,二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

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后如何?得到胜利方始休!

其二为:

一哭同胞,再哭同胞,同胞今已矣,留却工农难承受;

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念如何?得到解放方始休。

尽管文字略有不同,但是“一哭”、“再哭”,充分表达了毛泽东痛失爱将的悲情。然而悲痛之后,揩干眼泪,立刻向人们提出了非常严肃的问题:战友为无产阶级而牺牲,无产阶级革命将向何处去?作者化悲痛为力量,给人们一个响亮的回答:“得到胜利方始休!”即悼念战友,又鼓舞红军斗志,体现了毛泽东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心。

第二副挽联是为张浩同志题写的。

张浩,1887年生,湖北黄冈人,原名林育英,又名林仲丹,是林彪的堂兄。1933年张浩赴莫斯科任中共驻共产国际的成员和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1935年他回国时将共产国际的指示带给中央,带回密电码,恢复了中共和共产国际的联系。他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做张国焘的工作,坚决反对张国焘另立中央。1937年7月,张浩被选为中央军委委员,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政委。1938年初,由于他的脑病时常发作,中央将其调回延安治疗。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张浩被增补为中央委员。1941年8月4日,日寇飞机飞到延安狂轰滥炸,他的大脑受到严重刺激,病情恶化,一病不起,于1942年3月6日逝世。

1942年3月8日,延安各界人士万余人向张浩遗体告别,毛泽东为张浩题写挽联,高度概括了他光辉一生:

忠心为国,

虽死犹生。

安葬那一天,毛泽东、朱德、任弼时、徐特立等中央负责同志,亲自为张浩执绋、抬棺、奠土入穴,将张浩葬于桃花岭山顶。这是毛泽东唯一一次给人抬棺,足见毛泽东对张浩的感情之深。

第三副挽联是为刘志丹题写的。

刘志丹,1903年生,陕西省宝安县金汤镇人,名景桂,字志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他与谢子长等领导渭华起义。1932年任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军长,建立陕甘革命根据地。1935年任红军十五军团副军长兼参谋长、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任、北路军总指挥。同年10月任红二十八军军长。1936年2月,刘志丹与宋任穷率领红二十八军北渡黄河,插入晋西,配合中央红军东征。4月14日午后,他在前线阵地观察敌情、指挥战士向敌人冲锋时,不幸左胸中弹,壮烈牺牲。

刘志丹在陕甘一带的威信非常高,1936年,应当地群众的要求,党中央将他的家乡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1943年,志丹县在城北门外为刘志丹修建了“志丹陵”。1943年5月2日,毛泽东怀着崇敬和怀念之情,撰联一副,对刘志丹烈士给予了高度评价:

群众领袖,

民族英雄。

第四副挽联是为彭雪枫题写的。

彭雪枫,1907年生,河南省镇平县七里庄人,原名彭修道,1926年入党。长征时期,彭雪枫任红五师师长,部队缩编后任十三团团长。他积极支持毛泽东的方针路线,响应毛泽东号召,率团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渡赤水,攻占娄山关,为长征胜利立下卓越功勋。1936年10月,党中央派他前往太原,争取阎锡山与红军联合抗日。1939年8月,他任豫皖苏边区党委书记。皖南事变后,八路军第四纵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四师,彭雪枫任师长兼政委。

1944年夏,日寇发动豫湘桂战役,彭雪枫率第四师主力西进,粉碎了2000余日伪的跟踪扫荡,迅速恢复了豫皖苏边区的抗战局面。9月11日,彭雪枫攻打盘踞在夏邑八里庄的顽军李光明部队,被流弹击中,不幸牺牲,年仅37岁。1945年2月7日,延安各界为彭雪枫举行隆重的追悼会,毛泽东饱含悲情挥笔写下一副长联:

二十年艰难事业,即将彻底完成,忍看功绩辉煌,英名永在,一世忠贞,是共产党人好榜样;

千万里破碎河山,正待从头收拾,孰料血花飞溅,为国牺牲,满腔悲愤,为中华民族悼英雄。

这是毛泽东一生所撰对联中最长的一副,洋洋洒洒70字。全联字字如千钧之重,对仗工整,平仄自如,是一副难得的长联。毛泽东称颂了彭雪枫的功绩,同时为这位能征善战、大智大勇、文武兼备的良将的牺牲扼腕痛惜。全联弥散着惋惜、不忍、悲痛的心绪,读之令人含泪。

第五副挽联是为“四八”烈士题写的。

1946年4月8日,在重庆和国民党进行谈判的中共代表、中央委员王若飞、秦邦宪,回延安向中共中央汇报请示,新四军军长叶挺、中共中央职工委员会书记邓发、进步教育家黄齐生等,同机飞返延安。机上还有黄齐生之孙黄晓庄,十八集团军参谋李绍华、彭踊左,随员魏万吉、赵登俊,叶挺夫人李秀文及其子女、女工高琼等人。因为飞机在山西兴县黑茶山失事,机上人员不幸全部殉难。

1946年4月18日,“四八”烈士的遗体由晋绥边区的兴县运到延安。4月19日,延安各界3万余人举行隆重追悼大会,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名义题写了一副挽联:

天下正多艰,赖斗争前线,坚持民主,驱除反动,不屈不挠,惊听凶音哀砥柱;

核心提示:

党中留永痛,念人民事业,惟将悲痛,化成力量,一心一德,誓争胜利慰英灵。

上联,毛泽东用“天下正多艰”五个字高度概括了当时国内局势严峻、复杂和紧迫的斗争形势。随后以一个“赖”乃依赖之意,它引领“斗争前线,坚持民主,驱除反动,不屈不挠”,对王若飞、秦邦宪在同国民党谈判时不屈不挠的精神,叶挺、邓发为党为国奔波斗争,为人民解放,国家独立而不懈奋斗的英勇行为,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的不幸殉难,山河同悲。“砥柱”,原指砥柱山,屹立于黄河三门峡东的激流之中,仿佛一个牢固的柱石,一般用来比喻起支柱作用的人。南北朝地理学家郦道元的《水经注·河水》云:“砥柱,山名也,昔夏治洪水,山陵当水者,凿也,故破山以通河。河水分流包山而过,山在水中若柱然,故曰砥柱也。”

下联,毛泽东将全党、全国人民对他们不幸遇难的悲痛用“永痛”二字来概括,然后用极其简练的语言,对全党、全国人民发出了“惟将悲痛,化成力量”的强有力号召,希望人们继承烈士遗志,为争取民主、和平而继续奋斗,以夺取最后胜利来告慰烈士们的英灵。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心目中的“战友”,有着广泛的含义。国共合作,共同抗日时,毛泽东同样把国民党方面的抗日将士视为“战友”。国民党将领为国捐躯时,毛泽东也为他们痛悼、伤悲、哀婉。毛泽东为国民党抗日将领王铭章题写的挽联,体现了他的博大胸襟。

王铭章,1893年生,四川省新都县人。1938年,日军侵占上海、南京、济南之后,我军组织了御敌入侵中原的徐州会战。日军要占领徐州,首先必须摧毁台儿庄据点,而津浦线上的滕县,又是日军南下进攻徐州和台儿庄的必经之地。当时,滕县保卫战的前方总指挥就是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第四十一军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他率部誓死坚守滕县县城,浴血奋战三昼夜,狠狠打击了日本侵略者,歼敌两千多人,为台儿庄大捷揭开了序幕。最后,以王铭章为首的守城官兵大部分壮烈牺牲。

1938年5月初,王铭章的灵柩运抵武汉大智门火车站,武汉各界数万群众参加迎灵,并举行了为期一周的隆重追悼活动。毛泽东怀着对爱国志士的一腔敬重,送挽联一副: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毛泽东高度评价了王铭章拼死抗敌、视死如归、以身殉国的壮举,“是革命军人本色”,“为中华民族争光”。《史记·范雎蔡泽列传》:“是故君子以义死难,视死如归;生而辱不如死而荣。”诸葛亮《将苑·将志》:“见利不贪,见美不淫,以身殉国,一意而已。”这副挽联词语不多,但铿锵有力,言之凿凿,掷地有声。该联对仗工整,平仄协调,每一句话都高度浓缩,为人们描绘了一个有血有肉、热血沸腾、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的光辉形象。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