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曾如此“反攻大陆”:派特务去大陆看几场电影(图)
来源: 人民网
2016-12-29
作者: 澳洲鱼
核心提示:比如,派特务到大陆沿海城市过个几天几夜,再不然就是要特务去看几场电影,然后设法退回台湾表功,有关方面总是在特工人员回台后,安排蒋介石接见他们。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金石,原题:《谷正文披露台湾"反攻大陆"内幕:只派特务去大陆看几场电影》

台湾前情报局官员谷正文1995年出版回忆录《白色恐怖秘密档案》,其中披露了蒋氏父子败退台湾后“反攻大陆”的一幕幕“闹剧游戏”。

国民党特务头子———军统局局长戴笠在他的日记里写道:“郭同震读书甚多,才堪大用。”1946年,戴笠死于空难,仓皇之间,蒋介石命令军统局主任秘书毛人凤接任局长。毛人凤清点戴笠遗物时,在日记中发现了这段和郭同震有关的记载,从此对“郭同志”另眼相看。

郭同震就是谷正文。郭是他的本名,谷是进入军统之后,为方便工作而起的化名。

谷正文1931年考上北大,立志做学问。可没过几天,就发生了“9·18”事变,日本公然侵占东北。面对艰难的时局,谷正文无心学习,转而投身学生运动,成为中共北平学生运动委员会的书记,后来又到林彪的八路军第115师担任某大队的大队长。抗战前夕,谷正文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失手被捕,蹲了国民党的监狱,后来就投效军统做了特务,直到毛人凤读过戴笠日记,始对他大加提拔。

国民党退守台湾后,谷正文担任保密局上校侦防组组长,还是马祖岛“反共救国军”的副总司令。总司令虚悬,上面没有派人,按照谷正文的说法,总司令虽然空在那儿,其实就是蒋介石本人。

他回忆:“我向老先生(蒋介石)报告,我们可以学当年明末清初郑芝龙、郑成功父子,或者明朝末年为患朝廷的倭寇,以袭扰大陆东南沿海的方式,不断地派人上去,今天福建,明天山东,后天广东,大后天江苏……”建议得到蒋的认可。

谷正文把他搞反攻大陆情报活动的秘密总部设在台北近郊的青山绿野深处。他舍弃保密局正规的训练特务的方式和人员取得的管道,从成千上万从大陆流落到台的单身流民中挑选材料,送到台北近郊的“蓝天海水浴场”附近的情报局所属秘密基地,接受情报训练。训练的内容除了基本的游泳和潜水训练以外,主要是爆破、暗杀、搏击、通讯,以及若干简单易学的情报技巧。只要短短几个月,训练好一批人,就可以派他们去“反攻大陆”了。战争年代,蒋介石政府虽然经费吃紧,可是保密局要用钱从来不曾省过一块钱,只要有用途,花钱就像台湾海峡的海水一样。最初,所谓的反攻行动,是真枪真刀地干,登上大陆之后,就依照作战计划,进行骚扰、破坏或是暗杀。大陆方面加强了边防兵力,活捉了不少台湾特务,大规模的反攻行动,实质成果相当有限。有一回,谷正文的手下渗透登陆了山东半岛,还抬回好几箱“战利品”。所谓“战利品”不过是边防民兵的几枝破旧步枪,或是几份无关痛痒、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机密内容的内部文件。可是,在情报机关的大力吹嘘之下,蒋介石却如获至宝,欣喜若狂,急急如律令地召见谷正文到士林官邸一块儿吃中饭。

北到山东半岛,南到海南岛,台湾情报局在谷正文在计划策动下,进行了一波接着一波的“反攻”行动。这些特务活动到了后期,暴力性质锐减,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象征意义的任务。比如,派特务到大陆沿海城市过个几天几夜,再不然就是要特务去看几场电影,然后设法退回台湾表功,有关方面总是在特工人员回台后,安排蒋介石接见他们。特工拿出大陆的电影票票根,或者大陆的火车票、粮票之类的凭证,让老蒋看看,逗老先生开心。

1970年代初期,美国试图改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间的关系,周恩来借机向美国抗议台湾情报机关的沿海骚扰活动。蒋经国当时已逐步接班,他经不住美国的压力,下令全面停止对大陆沿海的骚扰行动。谷正文“玩”了近二十年的“反攻游戏”,终于正式歇手。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