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日裔加拿大人被大规模拘押的黑暗历史(图)
来源: 法广
2017-01-03
作者: 远在天边
  

  12月7日是偷袭珍珠港75周年纪念日,此前一周加拿大军事博物馆就以《开始攻击:日裔加拿大人的遭遇》(The Japanese Canadian Experience and H-Hour: Normandy 1944)为题展出珍贵的历史照片,为期三个月。加拿大纪念珍珠港事件75周年的这一大型活动引起各界关注,《国家邮报》更以《日裔加拿大人被拘押:19张照片记录加拿大历史最黑暗时刻》为题做了图文并茂的报道。*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为配合南进政策突袭美国太平洋舰队所在地珍珠港,击沉及重创美军14艘战舰、摧毁188架战机,造成 3600多人死伤后,美国拘押了11万日裔,鲜为人知的是在其北方邻国,也有2万1千名日裔加拿大人遭拘押,其中75%拥有加拿大国籍。1988年华盛顿就此道歉并给予受害者16亿多美元的赔偿后,渥太华也随即向日裔道歉并向每名幸存者发放21000元赔偿金。

  当年的拘押行动由大规模剥夺日裔船只开始,理由是他们可能在对加拿大实施的类似珍珠港的袭击行动中充当日军先锋,图片显示被收缴的船只密密麻麻地停泊在港口内,随后日裔又被命令交出汽车,温哥华档案馆保存的一张照片显示,收缴的卡车整齐地停放在黑斯廷斯赛马场里。加拿大政府把拍卖所得款项用于日裔的拘押费用,相当于日裔被迫支付了拘禁费用,平均每人每月向拘押所支付了22.5元的租金。

  珍珠港事件一周后,日裔加拿大人一步步被剥夺公民权利,1942年加拿大总理麦肯齐金在众议院表示“日裔加拿大人被置于非常困难的境地,他们被要求接受不可避免的损失和困难”。在整个事件中,拥有整个大英帝国版图中最多日裔人口的卑斯省情况最为严重,日裔被强行迁离距海边100英里的防卫区,不仅丢了工作失了财产,还被宵禁和审讯。

  早在珍珠港事件前8个月,日裔加拿大人就被要求申领加盖了加拿大出生印戳的特别身份证,这个印戳令持有者一度产生更保险的错觉。后来的拘押行动证明,被称为NISEI的土生日裔加拿大人也未能幸免。他们在被关押后成立“大规模疏散小组”,呼吁加拿大政府不要拆散他们的家庭。图片中,当年仅六岁的大卫?铃木(David Suzuki)和两个姐妹站在开往拘押营的汽车上,铃木现在是加拿大着名遗传学家和环保人士,1990年创立大卫?铃木基金会,2004年成为十大杰出加拿大人。他回忆“即使战争结束也没有减轻卑斯省民对日裔的敌视,他们给日裔两个选择:回日本或离开卑斯省。

  一张由克里斯?霍普提供的照片拍摄于1942年,画面里10名男性日裔在修建公路,在拘留营里男性被迫与家庭分开,分配到工作营从事体力劳动,而所得工资仅是外面工人的一半。他们建设的公路至今仍在使用,其中有卑斯省霍普-普林斯顿高速公路以及横跨加拿大高速公路在卑斯省的部分路段。这张照片本身也很珍贵,因为当时加拿大政府以防止间谍活动为名收缴了日裔的相机,这是霍普的祖父大仓冒险用私藏的相机拍摄的。

  二战期间加拿大拘押过具有德国国籍的犹太人、同情共产主义和法西斯者,但从没有像对日裔那样大规模拘押德国裔或意大利裔加拿大人,原因是从种族上不相信日裔的忠诚。正如美国陆军部长亨利?斯蒂姆森(Henry L. Stimson)所说,“从种族特征上,我们不能信任日本人,哪怕他已经归化成了公民”。值得注意的是,拘押日裔的政策并不是自上而下,而是源自草根阶层,温哥华议会曾一致同意清除海岸地区的敌国后裔,1942年初一份要求渥太华立即拘押全体日裔的请愿书获得了卑斯省维多利亚1100名居民签名。

  二战期间,加拿大日裔社区遭毁灭性打击,日文报纸被关闭,日裔的生意、车船、住房和个人物品遭拍卖,直到1949年4月1日,加拿大立法给予日裔公民选举权,并允许他们在全加任何地方居住,这才标志着日裔遭拘禁时期的正式结束。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