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传说黄葛树(图)
来源: 重庆晚报
2016-12-28
作者: 澳洲鱼

王国伦

发源于贵州省桐梓县花坝火盆洞的綦江河,淌过桐梓山水,穿过黔北门户,带着夜郎国的传说,红军的故事,清泊鱼的细腻香飘,七弯八拐,一路来到帅乡古镇——江津区真武场,然后像一个大元帅一样,检阅着在岸上列队等待了上百年的46棵黄葛古树。

在一个小村落里,聚集了这么多黄葛古树,实属罕见,不愧为自然奇葩。

真武场的黄葛古树枝繁叶茂,经綦江河水的滋养,经上百年风风雨雨的洗礼,树干粗的要四五个人合抱才能抱住,小的也要二三人才能合围。一棵树就是一片天地,每棵树一般占地都在数百平方米。

真武的黄葛古树还牵动着古老的历史,是江津移民文化传入的见证,是江津人民的历史杰作。

据史料记载,江津较大的移民运动大概有七次,与真武黄葛树有关的是历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明末清初的“湖广填四川”。

“湖广填四川”的原因,在民间传说是“张献忠剿四川,杀得鸡犬不宁”。其实,“张献忠剿四川”只是造成清初四川人口减少的一个因素,并非全部,更不是唯一的原因。从崇祯十七年(1644年)到康熙十九年(1680年)的30多年间,危及四川的战乱还有清军和地主武装与张献忠农民起义军之间围剿与反围剿的拉锯战、南明政权与清军的战争、南明政权内部的斗争,以及吴三桂之乱等等。持续时间之长,争夺之激烈,史所罕见。由此造成四川、重庆生灵涂炭,人烟稀少,土地荒芜,一片惨景。明万历六年(1578年),四川人口总户数为26万户,约131万人,是为明代最高峰。到清初,四川人口仅残存62万左右。江津在明成化十八年(1482年)时,有49461人,到康熙六年(1667年),仅剩下114户,1032人。江津一带大疫,不少地方“全村皆死”,出现了“有可耕之地,而无可耕之民”的境况。社会生产力降到最低水平,成为四川、重庆最严重、最现实的社会危机。

为迅速建立政权,巩固在四川的统治,恢复正常生产,清政府在康熙时采取断然措施,用强行与奖励相结合的手段,从湖南、湖北(当时称湖广)移入人口。

于是,大批的移民来到四川,来到重庆,来到江津,并沿着綦江河南进。当他们驾船来到綦江河与笋溪河交汇处的真武场时,这个农耕民族被这里肥沃土地,丰盛牧草,美丽如画的山山水水,便利的交通条件吸引住了脚步,于是,纷纷停橹息桨,拔腿上岸,把一只只小木船停在岸边。一时间,真武场上南腔北调,人群涌动。巴楚文化、南粤巴蜀文化、客巴文化在这里融合交汇、传承发展。河边船舶比肩,桅杆林立,人头攒动。为了停泊在江中的船只安全,于是,移民们在河岸上栽种了黄葛树,用以拴揽绳,控制船只。

船只有了黄葛树的依靠,于是,稳住了脚步。黄葛树有了船的眷恋,于是,生长中有了旺盛的生命力,在真武的土地里根扎得更深,长得更好。黄葛树拴住了移民的船,也拴住了移民的脚步,更是拴住了移民的心。于是,黄葛树也牵出了真武场的三条古街,历经数百年仍散发着古香,牵出了广东客家会馆南华宫、福建同乡客家会馆天上宫、江西客家会馆万寿宫三处尚存的客家会馆,据说还有被毁于“文革”的湖广会馆禹王宫、陕西会馆三元庙。在一个不足0.5平方米的小乡场上诞生过这么多会馆,是不可思议的。黄葛树也牵出了马二小姐与钟家公子的故事,牵出了马二小姐与长工代小鱼的爱情绝唱。

真武古街因黄葛树而繁荣,黄葛树历经沧桑数百年,至今仍站立在綦江边,守望着綦江河,装扮着真武。

自驾路线

重庆绕城高速-支坪下道-平安路-106省道-先新路-马家洋房

周边景点

真武场-南华宫(广东会馆)、天上宫(福建会馆)、万寿宫(江西会馆)、古渡口、黄葛古树、马家楼-马家洋房、寿星湖风景区、滨江公园支坪段、金沙寨

当地美食

綦河生态鱼、老鸭汤

美丽重庆 系列文艺宣传行动 江津篇 江津探幽古山寨·古村镇·古庄园

主办:中共重庆市江津区委宣传部 重庆晚报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