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闷死83岁老人,事发当天曾说有新工作机会难得(3图)
2020-05-13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保姆坐在老人胸口、头部

  与家人相熟、有护工经验、家中装有监控……张阿留一家人没有想到,83岁的母亲会被刚来到家里工作8天的保姆闷死。

  5月12日,溧阳市公安局发布警方通报称,5月2日晚,保姆虞某采取用衣被蒙住陈某头部、坐在陈某胸口、头部等手段致其死亡。

  死者的小儿子张阿留表示,保姆虞某在工作的第7天就提出接到了新的工作想要离开,他们约定可以支付10天的工资,“她就说现在外面护理工都是这个行情,她的意思是,8天按10天算,15天按20天算,就是按整数(十)算”。转天,保姆虞某闷死了张阿留的母亲。

  张阿留表示,双方没有关于工资的纠纷,两家人也没有过不愉快,他们至今猜测不出保姆的动机。

  据溧阳警方通报称,目前,虞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我送走好几个了”

  张阿留是家中的小儿子,今年57岁。平日他住在溧阳市区,哥哥、嫂子和母亲住在位于别桥镇的两套房子中,两家仅相距几十米。83岁的母亲患有糖尿病,今年病情恶化,瘫痪在床,白天由嫂子和保姆虞某共同照顾,晚上嫂子回家,由保姆代为照顾。

  5月2日当晚,张阿留、保姆和母亲三人在家。据张阿留回忆,母亲白天的食欲不错,晚上洗完澡后,他和母亲聊了一会儿,给她捏了肩膀,交代完保姆后就回到2楼的房间。大约22点20分,虞某喊他下楼,张阿留查看了母亲的情况,看起来睡着了,只是呼吸声有点大,没发现其他异常。23点左右,虞某再次叫张阿留下楼查看,走到房间门口时,虞某说“你母亲走掉了”。张阿留看到母亲嘴巴张开,喊她已经没有反应。

  虽然感觉母亲的突然去世不太正常,但因为虞某和姐姐相熟,张阿留并没有怀疑她,以为母亲是正常死亡,随即通知了兄弟姐妹。虞某的反应很冷静,她表示自己很有经验,张阿留表示,当时虞某曾说,“我送走好几个了,我专门做帮死人穿衣服这种事”,并让张阿留拿来母亲的寿衣,为老人洗净换衣。嫂子来后,虞某对她说,按照当地风俗,老人去世,为其换衣服是要另外给“喜钱”的,不过并没有提出具体金额,“你们看,你们给多少我拿多少”。她还提出要烧几个荷包蛋给她吃,张阿留家人都一一答应。

  妹妹和妹婿张建东住得较远,接到电话后,他们察觉出不对劲,因为白天母亲状态还不错,午饭还吃了一只鸽子,于是查看了监控回放。

  监控视频显示,保姆和老人睡在同一间屋子,两张床相对。张阿留离开房间后,保姆虞某用衣被捂住老人的头部,并坐在老人的胸口。其间,老人手脚颤抖,但虞某仍坐在老人胸口,并摇起蒲扇。

  5月12日,溧阳市公安局发布警方通报称,5月2日晚,虞某采取用衣被蒙住陈某头部、坐在陈某胸口、头部等手段至其死亡。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保姆用衣被蒙住老人头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曾提出工资“8天按10天算,15天按20天算”

  看到监控后,张阿留一家人立即报警并质问虞某。据张阿留回忆,虞某表现得很冷静,说“我没有,我对你母亲很好”,当他们说出房间里装了监控时,虞某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变得难看。而张建东记得,虞某“从头到尾都很凶,不承认这个事”,直到被警察带走。

  证明虞某作案的监控是在上一任保姆期间装上的。据张建东及张阿留介绍,在虞某之前,他们通过中介为老人请过两位保姆,第一位只干了五天,年纪轻,照顾不过来。第二位干了一个月,老人说自己被保姆打过,但保姆否认了,因此张家人决定在房间里装上监控。

  相比前两位,虞某对老人的照顾要周到得多。张阿留说,第一位保姆曾因疏忽让老人摔了一跤,虞某则是端水端饭,“寸步不离我母亲”,家人们看到了都觉得这个保姆很好,因此也很少查看监控。

  姐姐张阿英与虞某是相识多年的老乡, 张阿英在镇上的菜市场卖鸡,“她经常去菜市场买菜,靠在一起,就了解我们家情况”, 张阿留称,保姆虞某是主动要求来照顾母亲的。“那时候她没得事做,所以后来她主动找我姐姐,说要照顾我母亲。”张阿留表示,姐姐知道虞某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了八九年护工,是专业的,但是对保姆本身不太了解,她跟保姆的女儿比较熟。

  张家人提出给前两任保姆的工资标准都是月薪3000元包吃包住,虞某同意了。张阿留表示,“她没有讲干了要走,她来的时候就说也没想干多长时间,反正‘我把你妈伺候好’。”关于工资的要求,“她也没有讲的太明,就说现在外面护理工都是这个行情,她的意思就是比如8天按10天算,15天按20天算”。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事发当天曾说有新工作,“机会难得”

  4月25日,虞某开始到张家当保姆。据张阿留回忆,5月1日、2日,保姆虞某都提出过,自己在溧阳市人民医院接到了护工的活,并称机会难得,想离开。“2号她又提一下子,我说你再缓一缓,我看看阿姨。她没有讲一定要去,我们也没有说不让她走”,“我们也说(假如)你8天要走,我们给你按10天算”,也就是1000元。

  张阿留表示,由于保姆作案事发突然,家人尚未支付虞某工资和喜钱。“钱没有给,荷包蛋给她吃了,她提出来我们答应了,但是出了这个事,我们那时候暂时乱了”。张阿留表示,虞某对于工资没有过异议,两家也没有过不愉快的事情,他至今想不明白她这么做的动机。

  据荔枝新闻报道,虞某女儿称此次是母亲第一次做住家保姆。虞某丈夫表示,他们夫妻没有固定收入,还欠有外债。妻子虞某在结婚前就有过精神失常的情况,这些年发作过好几次,“但从未打过人”。

  在深一度的采访中,多名溧阳市提供保姆服务的中介表示,当地保姆多为熟人相互介绍,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中介会将雇佣信息放在网站上,等待有应聘需求的保姆主动上门面试。中介只负责介绍,雇主可以自行与保姆商量如何结算,只需要给中介支付一些佣金,没有特别的协议。除了月嫂,一般保姆并不需要具备特别的资质,“我们推荐的保姆都是很熟的人,之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虐待、杀人的情况发生。”他们表示,当地并没有在老人死后需要支付保姆礼金的风俗,“如果雇主觉得保姆干的不错,可以象征性地给一点。”

  5月12日,溧阳警方发布通报称,虞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