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岁中医告保姆:雇佣10年 我存款和房咋成你的了(4图)
来源: 成都商报
2020-04-15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什么都被骗完了,从房子到存款。”   ——原告李大爷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李大爷喜欢上了我,表达了爱意,我们便一起同居……”——被告保姆张某某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写在处方笺上的“存款单情况说明”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李大爷给张某某的“解聘通知”

  雇用张某某作为保姆约10年后,李大爷的105万元存款,存入了张某某的银行户头,在都江堰市的一套房产,也变更为张某某的名字。如今,张某某住在“自己名下”的房子中,李大爷却在受伤后,住进了养老院。

  95岁的李大爷将保姆张某某告上了法庭,索要保姆“替他保管”的105万存款。4月14日,这场离奇的保姆争夺百万遗产案在成都都江堰市人民法院再次开庭。

  这场保管合同纠纷案,原告是95岁的李大爷,被告是曾和他一起生活约10年、今年55岁的保姆张某某。高龄且身患疾病的李大爷未到庭,他通过代理律师,要求张某某归还“代为保管”的存款105万元及利息。

  在诉讼事实和理由中,李大爷称,由于自己年事已高,独居,膝下无子,且行动不便,张某某经人介绍至自己家从事保姆工作,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然而,张某某没有认真履行自己的义务,照顾欠佳,且有伤害自己的行为。现已与被告解除雇用关系,并要求被告归还其“代为保管”的105万元存款。

  对于这些指控,被告张某某当庭作出了反驳。

  “我们不是雇主与保姆的关系,而是老师与学员以及同居关系。”张某某称,平日,她不仅照顾李大爷的生活起居,还和李大爷共同经营药店,李大爷负责给患者看病,她负责抓药,这些收入是同居期间共同劳动所得,应当共同所有。此外,双方不存在所谓的保管关系,2017年,李大爷曾经立下了两份遗嘱,均指明她是继承人,此后李大爷将张某某应分得的钱转账给了她,同时将李大爷应得的钱也一并赠与并转账给她。目前,银行存款应当属于她所有。李大爷之所以会提出诉讼,是因为在2019年底不慎摔倒受伤后头脑不清晰所为。

  李大爷和张某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高龄老人、百万财产、保姆“保管”……双方在庭上的辩论近三个小时,法院未当庭宣判。

  95岁的李大爷:觉得她勤劳,才长期雇用她当保姆

  在法庭激烈辩论的同时,95岁的李大爷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刚刚做完脑部出血外科手术,虽意识清醒,但无法出院。“什么都被骗完了,从房子到存款。”他说,他现在无家可归,房子已经被过户到保姆张某某名下。

  早在今年1月15日,本案开庭之前,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就曾在养老院里见过李大爷,那时他还身体硬朗,谈吐也较为清晰。他向记者讲述了“保姆争夺遗产案”的情况。

  李大爷称,他是一名老中医,在都江堰从医几十年,通过看病收入大约一年有七八万元。2008年前后,因老伴儿生病,膝下又无子女,当时已年过八旬的李大爷一边忙着问诊,一边照顾老伴儿,忙不过来,便决定雇一位保姆照顾老伴儿以及自己的生活起居。

  “一连请了几个,都不合适,陆续离开了。”李大爷说,后来,经人介绍,张某某到了李大爷家做起了保姆,负责做清洁、煮饭、洗衣服等家务。

  李大爷说,张某某刚来那会儿还同时兼职了其他人家的活,尽管两头跑,但是她把自己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张某某勤劳、负责的工作态度曾让他十分满意,后来又找到她便长期雇用。李大爷的老伴儿去世后,张某某也一直照顾大爷,不知不觉她这一待就是10年左右。为了方便照顾,张某某便长期住在李大爷家中,逢年过节也没要求过放假回家,只是若家中遇到问题,才回去一趟处理。

  保姆张某某:大爷喜欢上了我,我们是同居关系

  一个让外人感到奇怪的问题是,张某某在李大爷家做保姆,“不谈工资”。李大爷说:“她帮我做活路,没有提过工资,看到给(根据表现支付报酬)。”

  但不谈工资,不代表不给钱。李大爷称,他一次性给张某某钱,十万八万,三十万都给过。见保姆工作做得不错,当保姆有困难的时候他也会帮助。“她说儿子要结婚买房没得钱,我借了几十万出来,连欠条都没有写。”后来,张某某也时常找他帮忙要钱,一会儿要落户口缺钱,一会儿自己要买新房缺钱,李大爷均给予帮助,“少说都拿了八九十万”。

  关于工资问题,4月8日,张某某在法庭上表示,2008年7月,她来到都江堰劳务市场找工作,经人介绍到了李大爷家当保姆,当初开的工资是一个月1200元/人,两个人就2400元。”

  “当时因为李大爷的老伴儿患病很难照料,很多保姆只去了一天就不做了。”张某某说,自己去做了7天之后实在受不了,也离开了。李大爷请她帮忙找人,但很多人都不愿意来。过了几个月,李大爷又给她打电话,商量表示愿意收她为干女,说:“你就是我家的人,我的钱以后都归你。”看着大爷很可怜,张某某同意了就重新回去照顾。

  张某某称,没想到,过了些时日,李大爷就喜欢上了自己,表达了爱意,两人便一起同居直到现在。这些年,李大爷负责看病问诊,她负责帮忙抓药,照顾李大爷生活起居,也没有要求支付工资。

  然而,当记者询问李大爷和保姆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没有其他任何关系,就是雇用关系。”李大爷笃定地回答。

  转出又转入105万元存款又回到保姆名下

  法庭上,除了两人之间的关系,105万元的存款,成为了争议的焦点。这笔存款是如何变到保姆张某某账上去的呢?

  “因为相处久了,非常信任她,保姆告诉我把钱存在她这里百分之百保险,我就相信她办这些事没问题,平时钱都让她去存,结果她存在自己的户头上。”李大爷说,张某某说他无儿无女,要是万一有什么意外,财产会被亲戚抢走,如果把财产放在她那里很安全。

  105万元的存款一事,因为李大爷一位学生陈女士的介入发生了变化。

  据陈女士的陈述,2018年3月2日,她从都江堰将李大爷和张某某接到自己农场过节。聊天期间,李大爷趁保姆离开时告诉她,自己的钱存在了保姆名下,内心十分不愿意。“大爷问我有没有办法帮他把钱要回来,并且还说当天家里还有30万元现金,保姆也要求存入她的名下。”得知这一情况后,陈女士与李大爷商量好以扩建农场为名义,借用资金,把存入保姆名下的钱“借”出来,然后再存入李大爷名下。按照这个计划,陈女士“借”走了李大爷家中银行存款单5张,存款单总金额共计105万元。5张单据中,有4张在张某某账户名下,1张在李大爷名下。为了说明虽然存款单在张某某账户名下,但实则所有权人为李大爷,三人现场书写了“存款单情况说明”。记者看到,在这张单据上,李大爷和张某某均签字确认。

  但让陈女士没想到的是,通过“借”的方式转入李大爷名下的钱,在3个月后,又转入了张某某名下的账户。张某某回答法官质问时表示,这些钱是和李大爷一起去银行存到她名下的,并申请对“存款单情况说明”上的签名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

  处方笺上的“遗嘱”:李大爷称“只在纸上写到耍的”

  为了证明原告李大爷赠与被告张某某财产,以及后期处理财产的合理和真实性,张某某提供了两份声称是李大爷于2017年写的“遗嘱”作为证据。在两份“遗嘱”中,李大爷表示,制定张某某是他的财产和房屋的继承人。

  记者注意到,这两份遗嘱均写在开药的处方单上,字迹潦草,并无详细的年月日。张某某称,这些遗嘱是李大爷当着她的面写好交给她的。

  “完全没有遗嘱,当时提过这个事情,但是没有正式写过,只在纸上写到耍的类似东西,她就拿到说要继承。”庭审前,对于这两份遗嘱,李大爷如此回答。

  李大爷名下在都江堰市区有一套住房,而这套住房在2018年的时候已经易主,变更到了张某某的名下。那房子是怎么过户到张某某名下的呢?“ 搞不懂,她推到我去办,都是她在弄。”李大爷说。

  对于住房是如何取得的,张某某表示是李大爷卖给她的。张某某说,这套房子是用一笔他们“共同劳动所得的30万元”买的,房子是2018年10月份李大爷过户给她,当时打算就把这笔(30万)钱付给他,但是后来他就不要了,“实际上没付钱”。

  4月15日,记者再次就房产过户一事向李大爷求证,对于张某某所说的内容,李大爷予以否认:“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房子过户给她,过户到她名下的房子,以及财产,我都要通过法律要回来。”

  被指“家外有家”?保姆称“与老公十几年没联系了”

  今年1月6日,李大爷因受伤入院,之后再也没进过家门,而是住进了养老院。据李大爷称, 2019年底的一天,他独自在家中,突然有人冲进来,抓住他一把摔到地上,摁着头打,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清楚了,至于当时是谁打的确实没看清。

  受伤几天后,李大爷的一名朋友见他眼部有伤,便联系了李大爷的学生陈女士,后者将其送入医院治疗。

  李大爷认为,这次被打原因蹊跷,这已是最近第二次被打了,他认为是保姆张某某叫人所为。为了保护李大爷安全,多名学生为其寻找了临时住处,而当学生们试图回李大爷住处拿衣物时,遭到了张某某的阻拦。直到最近,李大爷因病情恶化再次入院接受治疗。

  “想不通这个人怎么了,说变就变。”最近一两年,李大爷感觉张某某有些变了,不仅没有以前勤快,还常说外面这样涨价那样涨价,没钱买东西,甚至不给他做饭,让他一个人在外下馆子,”有一个月时间我中午饭都在外头吃面。

  李大爷说,50多岁的张某某除了照顾自己,还有着自己的家庭,有老公和儿子。以前她老公偶尔来家里找她,最近频繁了很多,甚至最近几个月张某直接把老公带回家里住了起来。

  对此,张某某予以了否认,她说李大爷的伤口是不小心摔倒受伤,“如果真是被人打的,为什么他不报警呢?”同时,张某某表示自己与老公已经十几年都没联系了,“早就没得关系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