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那个高管养父,伤害小女孩的人还有他们
2020-04-11

  2011年12月1日,一位名叫鲍毓明的律师,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文章:

  《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

  文章里提到,陕西一起强奸幼女案,4名村镇干部和包工头与12岁少女发生性行为,结果被当地警方定性为涉嫌嫖宿幼女罪。

  由此,他在文章里论述:国内在幼女受性侵害的打击确实存在不足。

  国内刑法中,对奸淫幼女罪的定义是指行为人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幼女是否自愿。

  但相关司法解释又规定行为人确实不知对方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未造成严重后果,情节显著轻微的,不认为是犯罪。

  这个司法解释,再加上同时存在量刑较轻的嫖宿幼女罪,使得对幼女实施性侵害的定罪和量刑产生了很大空间和变数。

  这篇既专业又正义的文章,作者鲍毓明是一位已经有17年法律工作经验的大律师籍。其中10年是在纽约(专题)和加州担任资深法律顾问,还具有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

  他在文章结尾还呼吁道:

  在此,呼吁有关部门重视这个差距,尽快采取有效可行的立法和司法举措,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尽量避免给有特权的人物以可乘之机。

  结果,几年之后,他自己成了一起强奸幼女案的犯罪嫌疑人。

  报案的,是他未满18岁的养女。

  01

  2015年11月,43岁的鲍毓明收养了一名刚满14岁的少女,李星星(化名)。

  14岁,这个年龄在今天看来别有一番深意。

  《收养法》第九条明确规定: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

  鲍毓明一定也懂得这一条。所以,双方并没有办理合法的收养手续。

  李星星是个单亲家庭的女孩,跟着母亲生活。鲍毓明用了半年时间接近李星星的母亲,通过各种方式取得了她们母女的信任。

  据说,双方认识的原因是:

  网友介绍。

  以爸爸的名义,鲍毓明把李星星带到了北京,说为了给她更好的教育。

  至于这位母亲为什么会同意一个四十多岁从未结婚的男人把女儿从自己身边带走,还有不少谜团没有揭开。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

  这个教育,却并不是她们母女理解的那种。

  根据《南风窗》的报道,2015年12月31日,李星星遭遇了鲍毓明的第一次强暴。

  黑暗中,鲍毓明突然一把抱住了她。本能地推开,但当时只有70多斤的李星星,与近200多斤的鲍毓明,根本无法抗衡。

  《南风窗》的报道中写到:

  她用尽力气,爸爸却像铁桶一样箍住她,摸她。穿衣服睡觉不健康,他一边说,一边强行脱掉李星星的衣服,然后侵犯她。巨痛,从下体一直冲到肚子里来,她流血了。

  第二天,鲍毓明没收了她的手机,把她关在了家里。

  在之后的日子,他经常给李星星看未成年题材的黄色视频,当出现爸爸、妈妈和孩子之间的色情场面时,他就对着李星星说:

  你看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国外也是这么做的。别人家都是这样,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

  李星星经常感到下体疼痛,她在百度上搜索原因,在线医生诊疗告诉她:

  你被强暴了。

  并建议她赶紧报警。

  2016年年初,李星星在北京的一个派出所报了警。但结果却是,没有任何后续。

  鲍毓明像往常一样回到家里,这让李星星开始怀疑:

  他到底犯罪了吗?

  他如果犯了罪,为什么警察不抓他?

  而尽管鲍毓明没有再提报警这回事,却给她新注册了一个微信号,里边只有一个好友:

  爸爸。

  2016年4月,鲍毓明换了新工作,出任烟台杰瑞石油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这家集团是一家提供油气田设备及技术工程服务的大公司,总员工数有5000多人,业务涉及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

  去年这家公司的总营收是70亿元,利润就有16.6亿。

  董事长早在2014年就当上了烟台的首富,最新的身价是80亿元。

  鲍毓明带着李星星,从北京搬去了烟台。他还担任了一家公司的独立董事。这家公司叫中兴通讯。

  而对李星星来说,只是恐怖的事情,换了一个城市继续。

  《南风窗》的报道原文中,有这样几段详细的描写,令人毛骨悚然:

  鲍毓明会突然掀开她的衣服,嗲着声音,叫李星星妈妈,说自己是宝宝。很多次,鲍毓明坐在李星星的肚子上,压得她怎么也起不来。她出血,晕厥。

  家里换了一个新马桶,鲍毓明很高兴,叫李星星去试。李星星说现在没有,还不想上厕所。他就直接把李星星抱到了洗手间,扒下她的裤子,按坐在马桶上。

  他反复纠正李星星说话的方式,不准说被爸爸按在床上,要说你喜欢爸爸,爸爸也喜欢你。

  她在家看动画片的时候,鲍毓明问她,你是不是喜欢喜羊羊,想和喜羊羊做那种事。

  她在动物园看到动物很开心,鲍毓明在她耳边凑过来说:人和动物也能做。

  ......

  02

  2019年4月,李星星再次被强暴。

  还是在她高烧和月经期间。

  鲍毓明用手掐住她的脖子,坐在她的肚子上。

  他把李星星按在地上,抢走了她的手机,删除了手机里所有可能对他不利的记录。

  李星星在这次伤害之后,选择了跳海自杀。

  她在自杀时被人发现并报了警,没能成功。

  4月9日,在烟台芝罘区一个派出所,她跟警察说了自己的遭遇。

  这一次,她提供了更多的物证,带有血液、精液的卫生巾,鲍毓明擦拭过的纸巾。

  她还告诉警察,家里的电视机和鲍毓明的电脑上,有很多儿童色情片,和她被迫拍下的裸照和视频。

  家里还安装着鲍毓明用来监视她的摄像头。

  我难以想象,对于一个还未成年,经历了如此多黑暗的女孩来说,找到这些证据,在第一次报案失败的情况下,再一次对警察说出这些需要多大的勇气。

  但派出所并没有给她带来希望。

  在做笔录时,她和四五个男性警察坐在一个屋子里,满屋子的烟味。

  当她说道鲍毓明掐她脖子的时候,一位男性警察突然用力地掐住她的脖子,问:

  他是怎么掐你脖子的?

  做完笔录,李星星躺在笔录外的沙发上睡着了,等她醒来,鲍毓明就坐在她的旁边。还往她身边蹭了好几次。

  对面的警察,看到李星星惊恐的表情,什么反应也没有。

  鲍毓明有恃无恐,他在做笔录期间,甚至还对警察说,要和李星星生个女宝宝。

  这次报警的结果,和3年前那次差不多。

  做笔录之前,李星星先被带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在她下体提取了精液。

  尽管如此,警方依然表示,什么证据也没找到。

  李星星被强行撤案。她的妈妈把她带回了老家南京,接受治疗。

  医院检查结果表明,她患有重度抑郁症、重度创伤应激反应(PTSD)、重度焦虑症,阴道损伤发炎。

  鲍毓明在警方的促使下,写了一封保证书,开头这么写的:

  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

  而在《南风窗》昨天报道这件事之后,另一家媒体的记者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否曾和李星星发生性关系。

  他说:

  这涉及个人隐私,不便透露。

  03

  昨晚,我听到一段流传出来的音频。可谓耐人寻味,发人深省。

  受害人李星星住在南京。她去家附近的派出所反映了这一情况,随后拨通了烟台警方的电话,讯问案件进展,被拒。

  这个电话打到一半,一位南京警察直接接过了电话,跟烟台警方沟通。

  这段音频,我们整理成了文字,如下。

  南京民警:办案民警能不能联系一下,办案民警是不是叫丁某某?

  烟台民警:对,他现在不在单位。

  南京民警:他不在单位你们就没人处理了?打电话也不接。

  烟台民警:她这个事儿给她处理完了,兄弟。

  南京民警:处理完人家有知情权,怎么处理的呢?

  烟台民警:已经给她告知书了。

  南京民警:告知书人家讲没有拿到啊。就是撤销案件决定书,有什么告知书?

  烟台民警:肯定有啊,肯定给她了。

  南京民警:没有给啊,人家自己在这儿,就是说没有给。你说一下,这个案件到底怎么告知的呢?

  烟台民警:我不是主办民警,我怎么能告知。

  南京民警:那你能不能联系到主办民警?

  烟台民警:那个案子已经结束,已经告诉她了。具体怎么告知的,我不清楚。你具体有什么事,找这个办案民警呗,让这个民警给你打电话。

  南京民警:你们是不是派出所啊?

  烟台民警:我们是,我们是。他今天不上班,我哪知道他去干嘛了。

  南京民警:我希望你们还是要正规一点,人家报警人也比较那个啊。求助的事情。他就是一推再推,什么事情也不说。

  烟台民警:她被强奸的案子,已经是去年的案子了。具体什么情况呢,我们已经多次答复她了。

  南京民警:纸质书有没有啊?

  烟台民警:我不是办案民警,我不清楚。

  南京民警:办案民警是谁呢,打他电话也不接,我们想了解这个案子。

  烟台民警:你们想怎么了解?

  南京民警:这个案子,她拿了一个立案告知书,想知道这个案子是在进行当中,还是已经结案了。

  烟台民警:这个需要办案民警答复你,我只是听说过这个案子。我的印象里这个案子是没有结果,证据不好,没有结果。她的报案一些相关事实,经过公安机关相关的查证,应该是构成强奸的证据是不足的。

  南京民警:你们应该关注她,来解决这个事情。对不对?她好像打了不止一个电话给你们,你们说案子结束,那也应该有一个撤案决定书或者说结案告知书。什么都没有,人家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烟台民警:有的案子是没法结的。事实查不清,没法结。

  南京民警:这个案子有被害人,有嫌疑人,怎么可能叫事实查不清呢?事实查不清,你们应该有个结案告知书啊。

  烟台民警:如果你们那,你需要什么东西,可以发函。我可以让办案民警,走办公程序。

  这段精彩的对话,每一句话都值得你细细品味。

  没错。你品,你细品。

  一方的推诿、套路、不耐烦,另一方的惊讶、气愤、据理力争,已经透过听筒,传达给听到这段音频的每个人。

  警察打电话过去,得到的都是如此待遇。弱小无助的一个女孩子会得到什么命运,可想而知。

  这位南京警察,值得我们所有人给他一个大大的赞。

  谢谢你,你是一个较真的好警察。

  你让我们看到了,在警察琐碎辛苦的工作中,忠于职守和人性光辉的一刹那。

  南京一定还有很多这样偏要较真的好警察,好人。

  我想起一首失传已久的歌:《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04

  2018年11月,作家淡豹将自己的一段性侵维权经历在微博上公之于众。

  在这之前,她有很多标签:

  媒体人、美女作家、北京大学毕业生,世界名校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硕士

  六个月前,北京最繁华的商业区三里屯,这里每天车流熙来攘往,人流络绎不绝,算得上是全北京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事发当日,淡豹在一家超市购物后准备回家,当她走在人行道上时,突然窜出一个陌生男人将她扑倒,在她拼命的求救声中对她实施了暴力猥亵。

  在不远处的路口,就有行人路过和司机停车。两百米外,还有一处商家开设的户外就餐区,有人就坐在那里吃东西,喝果汁。

  在她的尖叫和呼救声中,没有人站出来阻止,也没有人过来施救,在场的人们冷漠的目睹了这一切。

  实施犯罪后,那个陌生男子逃离了现场,而她自己勉强爬起来,穿过人群,自己离开。

  事后,淡豹选择了报警,开启了漫长的维权路。

  去医院验伤,被多名男警察反复询问事件经过,花费数万元聘请律师,放弃了民事赔偿,只为要求对这名施害者追责。

  被抓获后,这名高中学历,无业的男子承认,自己不是初次干这种事。

  在长达半年的不懈维权,要求追责,以日常工作和生活停摆,情绪崩溃一度抑郁想要自杀为代价后,她终于等来了法律能给出的结果。

  淡豹和公诉律师提出,在公共场合猥亵妇女,依据刑法应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终法院宣判,该男子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她将这段经历公开之后,却遭到了网络上的多方攻击。

  一位自称法学专业的大学生公开指责她,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理由是:

  你在编故事,骗流量。为了阅读量和钱,可以撒的谎太多了。

  在淡豹晒出判决书后,这名学生回应:

  我作为法学生缺乏实务经验,而天真的认为书上所说在实际中一定能得到执行

  一个有经济基础、法律意识和社会话语权的精英女性,在被公开侵害后,尚需要付出如此之大的努力,还得到一个这样的结果。

  而今天,这个问题的主角,变成了一名从14岁开始,被性侵和控制三年的女孩。

  她所面对的,是一名在社会资源、话语权、对法律的谙熟方面,完全不对等的中年男性社会精英。

  放心,她也并不孤单。

  就在昨天,网友曝出:在南宁的一间地铁站附近,还出现了一条这样的广告。

  05

  就在昨天晚上11时23分,杰瑞集团发出官方声明:

  杰瑞集团在获悉媒体报道的有关《烟台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养女》突发事件后,高度重视。4月9日下午杰瑞集团已经与鲍毓明先生协商解除了劳动合同。

  中兴通讯则在几个小时后发表声明:

  在获悉相关媒体报道后,公司高度重视,公司董事会已收到鲍毓明先生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的申请。

  而烟台警方的回应则是:

  2019年4月8日,一女子到我局报案称,其三年多来被养父鲍某某多次性侵,我局于次日立案,并商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经侦查,综合各种证据,认为鲍某某不构成犯罪,遂于2019年4月26日决定撤销此案,并通知了当事人。

  后根据当事人及其律师提供的一些新的线索,我局于2019年10月9日决定再次立案,并在本地及其他涉案地做了大量调查取证工作。目前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中。我局将严格依法办案,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去年10月9日再次立案,到这一天为止,正好半年了。

  早在2013年10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颁布《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明确指出:

  对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女性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范,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不知道,法律这一次能不能替当事人讨回公道。

  2011年,鲍毓明老师在写出那篇檄文,呼吁保护幼女,不让她们被有特权的人物强奸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这一天。

  有网友评论:他终于活成了他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案子里,充满太多的谜团。

  感谢南风窗,感谢澎湃新闻这两家有勇气的媒体。没有媒体的最初报道,这个案子的命运会如何,那位烟台警察的回话已经充分证明了。

  那位烟台警察的话,虽然令人愤怒。但我想,不是他个人的问题。

  《南风窗》的报道中,提到过一个细思恐极的细节:

  一位曾经对她们表达过善意的民警直言说,我不能再管你这件事了,再管我就没工作了。

  你看,仅仅是表达善意,跟一个警察失业之间的距离,竟然如此之近。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