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什么撕,让我们互道一声傻X,就此别过
2020-04-11

  清明之前,和几个朋友开车去了一趟福建和安徽,穿越无数隧道和虫洞,在海拔1000米以上、气温10摄氏度以下的深山老林,喝明前茶和山间土酒,像一群越狱者。

  五天之后,我们终于还是要回到口罩和病毒僵持不下的人间。

  生活就是如来佛的手掌心,我们根本逃不过他老人家的中指。我和那个叫“@风里来雨里去”的朋友轮流开车,回去深圳。

  夜色坦荡,山路崎岖,我们的车孤独的行走,从高空看下去,像一颗发着光的流浪的精子。

  我开车的时候,@风里来雨里去在副驾驶抽着昂贵的烤烟,脸上露出穷人的忧郁,说,真他娘的想在这个深山老林孤独终老啊。我没理他。他们这些生于六十年代的老男人,在深山老林,在夜总会包厢,会突如其来的情窦初开。

  我说,我不行,我在这山里呆两天可以,第三天就会疯,我还是喜欢大隐隐于市,隐于单一麦芽陈年酱香小麦精酿。

  凌晨三点,我们的车逐渐接近深圳的万丈灯火,我们终于达成的共识是:这一场疠疫,我们要习惯世界的混乱,习惯信仰的崩塌,习惯经济的衰退,习惯病毒的共存,习惯朋友的撕裂,就像习惯下半辈子戴着口罩生存一样,就像习惯我们重新长出了尾巴,以及獠牙。

  这种悲观和绝望是一望无垠的。

  昨天,我发了一个朋友圈,说,撕裂朋友圈的东西很多,之前是中医、转基因、战狼、弟子规、李子柒,现在是方方日记。唉,朋友圈太TM容易撕裂了,跟韧带似的。

  我在凤凰卫视的老领导刘春今天发朋友圈说,有个朋友的父母因为争论病毒是不是美国阴谋闹离婚了。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撕裂,史无前例,波及夫妻、父母、子女、同学、同事、闺蜜、哥们、师生、战友、邻居、上下级、合作伙伴。

  这种撕裂导致大面积的线上拉黑退群,线下割席断交。

  如何避免这种大规模的撕裂,善良的人都在转这么一句鸡汤:

  成人之间最大的修养,就是不试图说服他人。

  避免撕裂的方法,就是我们都做个刺猬人。

  我非常感兴趣的是:今时今日,为什么我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大规模的撕裂?这种次生灾害为什么甚至超过了这次疠疫本身?

  有人分析说,这是微信微博等社交工具诞生之后的恶果。确实,没有微信朋友圈之前,熟人之间其乐融融,生人之间彬彬有礼。有了微信朋友圈,熟人撕裂,生人撕逼。

  不能把这种撕裂归咎于微博微信朋友圈,起码不完全是,因为它只是呈现撕裂结果的工具。

  发生这种大规模撕裂的原因是什么?

  我觉得有三:

  1,长期的信息投喂,终于培养了超大规模的饲养型信息受众和信众;

  2,每个人的信息获取能力和解析能力的差异,导致形成不同的信息茧房,从而产生不同的茧人;

  3,微博微信既是信息投喂和信息茧房的生产工具,也是生产资料。技术导致的生产力是惊人的。

  所以,不解决信息投喂和信息茧房的问题,撕裂旷日持久,甚至不可调和。

  目前和很后的以后,这个问题解决不了。

  所以,撕裂可以,不要撕逼,大家保持起码的礼节和礼貌。

  我从来不参加1/3是陌生人的饭局,我加入的不设置为“消息免打扰”的群不超过5个,我也几乎不在设置为“消息免打扰”的群里说话。

  相信我,于这个世界而言,你没有那么重要,所以,你没有那么多好友,也没有那么多敌人。别自作多情,别庸人自扰。

  撕什么撕,让我们互道一声傻X,就此别过。

  就好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