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护士正准备给插管时 患者开口问:谁来付钱?
2020-04-10

  据《商业内幕》4月8日报道,史密斯(Smith)是纽约(专题)市一家医院的注册护士麻醉师,他最近在社交网站写道:“这是我在12年的重症监护工作中,目睹的最糟糕的事情。这个国家确实是一个失败的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是令人作呕”。

  病人垂死时都担心自己的财务状况

  33岁的史密斯对《商业内幕》说:“人们甚至在垂死的时刻都担心自己的财务状况,这实在令人难过。”在他看来,冠状病毒已将美国医疗保健系统,从青春痘变成花哨的疤痕。

  他在上周五社交媒体的发文中,描述了一名COVID-19患者的遗言:“谁来为此付费?”。当时他正打算给一名患者插管,并戴上呼吸机时。患者在呼吸困难之际,要求医生最后一次打电话给配偶(问费用的事情),因为许多患者一旦用管子就意味着”最后一次“。

  政府试图淡化冠状病毒

  美国于1月21日报告了第一起案件。一天后,唐纳德·特朗普(专题)总统告诉CNBC的记者说,“他一点也不担心,我们对此有控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而截至周三,美国发生的COVID-19疫情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一次,确诊病例近40万,死亡人数超过12,900。纽约是受灾最严重的州,有140,300多例病例,有4,000多人死亡。医院人满为患,太平间已满员,而缺少足够个人防护设备的医务人员自己也死于这种疾病。

  冠状病毒改变了史密斯的医疗工作。

  在大流行之前,史密斯的工作更具可预测性,他知道自己的工作范围。然而,自从冠状病毒袭击纽约以来,他的工作没有两天或两次是一样的,因此史密斯发现自己扮演了“更多的重症监护角色”,涉及在重症监护室工作或应对整个医院的各种紧急情况。

  史密斯说,在12小时轮班期间,他只有一个N95口罩。我在整个班次中都重复使用了相同的N95面罩,能做的就是不要经常取下它。

  当被问及他是否担心感染冠状病毒时,史密斯简单地回答“是”。

  史密斯(Smith)像他的朋友和同事一样,“只是试图通过饮食,有规律的生活,运动和充足的睡眠来保持健康”,以增强免疫力保护自己。

  他说:“我对死亡,疾病和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并不陌生,因为我已经在其中生活了十多年。” “但我是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病毒,无论从传播速度,感染强度。现在整个社会和医疗系统正遭受着病毒的冲击”。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