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帖:“我喜欢你,因为你是亚洲脸…”(4图)
2019-10-20
我第一次听到“Asian fetish”是在几年前。当时,将要出国的我经人介绍了一个房子,房东是一位老年学者。他告诉我,他正在和一位日本(专题)女性交往,所以经常会去亚洲住。他的前妻似乎也是一位亚洲人。

  当我无意中向朋友提起这件事时,她提醒我,该不会是Asian fetish吧。当我把这个词输入搜索引擎,我才吃了一惊。

  随后,我请教了一位在当地留学生(专题)活过多年的朋友。她告诉我,在欧洲,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太容易成为一些欠发达地区女性的捕猎对象。

  而当他们外派到一些亚洲国家,如泰国、越南菲律宾等时,利用这些女性对他们的崇拜而获得一些露水情缘也绝非罕见。我没有试图去找出这位房东是否是Asian fetish,但谨慎起见,我没有租那个房间。

  Asian fetish,又称yellow fetish,或者更有贬义的说法yellowfever(黄热病),大意是指对于“亚洲”女性的迷恋。狭义地说,它是一种性癖好。广义地说,它则是一种审美的癖好。

  迷恋的点可能千差万别:亚洲的容貌,亚洲的妆扮风格,亚洲的文化,甚至亚洲的烹饪。但是,必须指出,对于亚洲的这种粗暴的概括本身就十分可疑。

  我曾在旅行中和一个欧洲男生一起hang out(闲逛)。他好像有无穷无尽的精力,滔滔不绝地说话,给我介绍每一所路过的建筑,就这样暴走了一下午。

  在吃饭时,他含情脉脉地告诉我,“you look most adorable.” 我大吃一惊,这个词对于初次见面的寒暄和恭维来说是否有些不合适?

  随后他告诉我,他一直偏爱亚洲女生:欧洲女生喜欢晒太阳美黑,颜值垮得快,亚洲女生重保养,看起来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欧洲女生多人高马大,令身材不高的他有压迫感,亚洲女生相对小巧可爱;欧洲女生喜欢party和狂欢,亚洲女生相对安静等等。

  这当然都是很笼统的说法,但也让我意识到,我的亚洲脸也许唤起了他的某种亢奋状态。我感到不舒服——仿佛他Asian fetish的目光宰制了我,使我成为他凝视的客体。

  此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Asian fetish都有一种巨大的警惕。当一个欧洲男生对我示好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是喜欢我的“亚洲”特质,还是我这个人?当他温柔地望向我,他望见的是作为独特个体的我,还是黑长发、黑眼睛、温和五官、好脾气等的集合体呢?

  我试图不预设立场地去理解Asian fetish,即先不把它视为一种怪癖,而是一种偏好,并试图去了解这种偏好的源头。比如,那些更喜欢亚洲人的欧洲男生,是不是在欧洲女生那里不太受欢迎,甚至受挫,所以从亚洲女性这里寻求心理安慰呢?

  对一部分人来说,这个假设似乎是成立的。我的一个欧洲朋友,极其内向,甚至自闭,不招身边女孩子喜欢。在大量独居的时间里,他成为了一个二次元宅,迷恋上日本文化,并且和日本女孩开展漫长的网恋。双方都没有迫切的见面的愿望,而是享受二次元世界的陪伴。

  但我也见过性格开朗,受本地女生欢迎,但因为迷恋中国文化,进而在择偶中只找中国女孩的例子。亚洲文化的含蓄、善解人意,“有朋自远方来”的友好,甚至“打人不打脸”的包容,都成为一种吸引力。

  世界的另一端,遥远的文化,东方的古老的文明…….这些东西交织成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其实,对于遥远的、陌生的人和事,我们不也抱有同样的好奇心吗?

  另一方面 “亚洲控”和“萝莉控”、“大叔控”的差异是本质性的吗?当我们厌倦了本文化中的相处模式时,我们不是也会对另一种文化的相处模式产生向往吗?

  但问题在于,这种对亚洲的想象本身包含了一种偏见。如果一个女孩受够了大男子主义,转而寻找小奶狗,我们会默认她在寻找某种类型的人。

  但是,如果一个欧洲男生欣赏温柔体贴顾家持家的特征,而从亚洲女生中寻找。即使这看似一种对“亚洲”的褒奖,我们依然感到不舒服,因为这是一种标签化。

  有一部分Asian fetish在我看来是基于一种优越感。可叹的是,这种优越感并无根基,反而很大程度上是被“惯坏”的。一些欧洲朋友跟我分享过告诉我他们在亚洲国家受到的追捧。

  在欧洲,他们是普通男孩,也会绞尽脑汁去解读喜欢女孩子的信息有无深意,也会因为自己没有肌肉,不够健谈等问题苦恼。但是到了亚洲,仅仅凭着一双蓝眼睛,一头金发,他们便仿佛自带鼓风机和追光灯,成为被争抢的小王子。

  于是,一些人逐渐习惯甚至迷恋上这种仅仅基于种族的“特权”,而亚洲女性则成为免费床伴、玩伴(电视剧)和导游,甚至保姆和提款机。

  一次,我认识了一个刚刚外派到中国不足一月的欧洲男生。在我们的互动中,我隐约感到一种鸡贼——他有意无意地享受着作为一个欧洲男生的便利。比如,他的中文水平可以应付普通买卖对话,但付款时,他则是一副语言不通而等待别人付款的样子。我决心找出这到底是错觉还是事实。

  某次,当他提起自己有一任女友是台湾(专题)人时,我问,所以她是你唯一交往过的亚洲女性吗?他说,不,还有一任大陆女生,还有……他承认,对他来说,得到一个亚洲女友远比得到一个欧洲女友容易。最后,当他谈到在印度(专题)时,女生疯狂贴上去的经历,并隐约表示期待在中国有相似的待遇时,我打断了他,离开,并不再进行任何私人联系。

  Asian fetish是一个太大的话题,远非这篇小文所能讨论。我想,也许这种偏好本身是中性的,而关键在于分辨出一种视角。如果对方怀有平等的态度,那么这种偏好,这种对东方文化和美的好奇与向往,可能成为一段有趣旅程的起点。

  毕竟,电视机里看到的东方和真正的东方之间,大概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如果对方怀有优越感,甚至试图牟利,那么必须警惕并且远离。开放心态和安全意识必须共存。

  因为,无论如何,我们想要寻找的,永远是那个在茫茫人海中嗅到彼此进而同行的独特灵魂,而不是某个种族,某种口音或某个发色。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