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脸这几天太火了 瑞典少女“死亡凝视”的背后(图)
2019-10-03

ed75f66120dea53378834174d4d42868.jpg

  这张脸最近几天太火了。16岁的瑞典少女GretaThunberg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对川普实施眼神杀,在发言中使用一连串的“How dare you”(你们怎敢),火气之大让很多人不适,怀疑她是不是被洗了脑。当然也有很多人觉得Greta干得漂亮。

  我无意讨论Greta正常不正常,我想借这个由头谈谈全球变暖问题,特别是为什么欧洲人成为反对全球变暖的主力军。当然,在Greta之前,这个领域最有名的战士是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这次欧洲人重新夺回了高地。

  全球变暖是有争议的。我们姑且假设未来全球真如环保主义者所警告的变暖了,会发生什么危害?首先是两极冰川融化淹没很多沿海低地,例如马尔代夫、上海、纽约(专题)等。同时由于全球升温,热带扩大,把极端干旱的副热带高气压带(撒哈拉、阿拉伯地区那种)大幅度推向温带,导致温带变得更干旱。由于发达国家主要集中在温带地区,显然这个前景很可怕。

  然而应该知道,这种变化需要几代人的时间。只顾眼前如你我辈,可能摇摇头叹息一声也就该干嘛继续干嘛了。但是有一种变化,一旦启动,很可能在10年内造成大翻转,而欧洲人将首当其冲。

  必须承认老天爷对欧洲人,特别是西欧和北欧,相当眷顾。看看北半球同纬度地区,加拿大(专题)和西伯利亚是什么气候,再看看欧洲,英国冬天很少降到0度以下,北欧都到北极圈了海水冬天还是不结冰的。而这一切都是北大(专题)西洋暖流的恩赐。

  全球有很多洋流系统,在北大西洋也就是欧洲和北美夹峙的那一大片海洋,主要是北大西洋暖流。我们知道,海水也各有不同,有些海水温度高有些温度低,有些海水盐度高,有些由于陆地大河流入则盐度相对低。温度高的海水相对轻会留在海洋表面,温度低的海水相对重则沉入洋底。这就是北大西洋暖流的形成机理:北冰洋附近的海水温度低沉入洋底,于是吸引热带主要是加勒比海一带的温暖海水从大西洋表面流向北冰洋去“填空”。由于地球自转的力度,这股洋流主要从西欧和北欧沿岸流过,给当地带来暖湿空气和大量降水,于是欧洲人幸福了,不必忍受同纬度西伯利亚式的干冷严酷的冬天。北大西洋暖流一路施予温暖和降水一路流到北冰洋附近,释放得差不多了,自身也变冷,终于下沉,从洋底按照来路流回热带地区,完成一次洋流循环。

  我们讲自然的伟力,北大西洋暖流浩浩荡荡的确堪称自然界的伟大力量。但是这股伟大的力量也可能出乎意料地脆弱。如果,如果北大西洋暖流流进北冰洋却无法下沉,导致冷海水无法从洋底补充回到热带的加勒比海地区,这个洋流循环就会中断,欧洲就可能快速变成西伯利亚,好一点讲也会变成加拿大,也就是需要穿加拿大鹅(温标至少零下20度)过冬的那种地方,估计英国国宝BURBERRY风衣肯定没戏。

  我前边讲了,海水温度高的轻温度低的沉。同样,海水盐度高的沉盐度低的轻。因此,如果有一天北冰洋的海水变轻了,也会无法沉入洋底,从而阻断北大西洋暖流,造成西欧和北欧也就是Greta的家乡迅速西伯利亚化。那么,什么情况可能造成北冰洋海水变轻?是的,就是全球变暖!

  为什么过去这些年抗议全球变暖主要聚焦在北极冰川和冰盖的加速融化?又是马尔代夫人的哭诉,又是北极熊游泳几百公里饿死累死,其实,更重要的是欧洲人内心的恐惧。当然灾难还没有发生,甚至灾难的发生机理还存在很大的争议和猜测成分,所以欧洲人很难直接拿这个说事,还是北极熊问题比较打眼。

  如果北极海冰大量融化到一个临界点,冲淡当地海水盐度,海水轻到终于无法下沉,北大西洋暖流断流,那才是终极灾难,而且很可能在10年内把欧洲从天堂打到地狱。

  但是,没人知道这会是哪一天。

  人们只是猜测,这种事历史上大概率发生过,而且就发生在并不久远的年代。

  北极沿岸生长着一种叫仙女木的植物,开的小花非常漂亮。仙女木的习性喜寒不喜温,再往南边就无法生长。然而考古学家发现一桩怪事,在12000-13000年前的西欧地层里发现了仙女木的沉积物。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当时西欧比现在冷得多,几乎和北极南沿一样冷。发生了什么?

  当然科学家们无法乘着时光机器回到12000年前,因此也只能猜测。目前的主流猜测是当时北大西洋暖流突然断流,造成西欧在10年之间气候就突然变得适合仙女木生长了。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北大西洋暖流突然中断?仍有两种主流猜测,一种更主流一点,认为是小行星撞地球,造成北极海冰融化,阻断北大西洋暖流。还有一种猜测略微不那么主流,但也流传广泛:上一次冰期结束后,加拿大形成一个面积远远大于今天北美五大湖的巨型淡水湖,大概在12000多年前,不知什么原因这个淡水巨湖突然决堤,天量淡水猛然注入北大西洋,造成当地海水盐度迅速降低,从而阻断北大西洋暖流的去路。

  两种猜测,不论哪一种,都指向北冰洋附近海水盐度迅速降低,导致北大西洋暖流中断。这就是著名的“新仙女木事件”。当然地球后来还是缓慢恢复了变暖的步伐,西欧这场气候灾难持续了一两千年时间。

  所以,悬在欧洲人头上真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是别的,正是北大西洋暖流有一天突然中断。你可以想象,真正发生的那天,就是科幻灾难片《后天》的场景。

  从大跨度时间段来看,北大西洋暖流未来肯定有一天会中断的。但是,如果发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虽然大多数人不生活在西欧或Greta的家乡,造成的全球混乱也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承受的。这个意义上,Greta的死亡凝视或者“How dare you”是可以理解的,欧洲,一个冬天的童话,由于它还没有发生,由于还只是一个理论模型和猜测,绝大多数成年人是无法说出口的,甚至Greta也无法说出口,只能how dare you,目光把川普身上烧出洞来。

  全球变暖,必须强调还存在极大争议。我们姑且认为它是对的,那么,它将是渐变性的全球气候灾难,但对于欧洲人,则可能是一场发生在一代人,不,或许仅仅是10年之间的灭顶之灾。我不能说这是欧洲人站在反对全球变暖最高峰的理由,也许欧洲人觉悟更高,但这应该是他们潜在的某种心理背景,或者直说,就是深深的焦虑。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