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面目全非”无法言语 泪求:受不了让我死快点吧(9图)
2018-10-11

看到这两张照片你怎么样也无法相信照片中的他们竟是同一个孩子;你更无法相信发生这翻天覆地的变化,仅仅只有大半年的时间。2018年之前9岁的黎宇韬还是一个健康活泼,天真可爱的男孩儿,可仅仅9个月,因为罕见的伯基特淋巴瘤他受尽了非常人所能忍受的苦痛,也因此变得也变得“面目全非”,甚至因为口腔溃烂红肿连嘴都合不拢连话也无法说出。

2008年出生于湖北通城石南镇凡店马畈村的黎宇韬是黎正元的第三个孩子,也是唯一的男孩。虽然是家中的宝贝,但宇韬却从不娇惯反而特别懂事特别勤奋,这让因为母亲患尿毒症、父亲患食道癌相继离世,家中的小工厂因受双亲离世打击而无心经营又倒闭,几年来一直笼罩在悲痛阴影中的黎家有了欢声笑语,黎正元更是把黎家振兴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可天意弄人,没想到噩梦再次降临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2017年12月黎宇韬的右腿膝盖莫名其妙的骨折,黎正元陪着儿子在医院忐忑不安地迎来了2018年的元旦。1月6号儿子的腰椎又开始莫名的疼痛,既不能坐更不能卧,儿子在轮椅和床之间反复折腾,稍微一动疼得撕心裂肺地喊哭喊,黎正元心如刀绞却帮不上任何忙。直到1月30号宇韬才在深圳儿童医院被确诊为伯基特淋巴瘤。黎正元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奇怪拗口而陌生的病名,当医生告诉他这种病是一种像它的名字一样奇怪而且罕见可怕的恶性肿瘤时,黎正元觉得天塌下来了!

孩子的病情十分危急容不得黎正元和家人有半点犹豫和悲伤,他们立刻带着宇韬按照医生制定的方案开始了紧张的治疗。经过六个疗程痛苦的化疗病情似乎有所好转,一家人以为终于可以喘口气。黎正元准备让当时放寒假一起来帮忙照顾宇韬的二女儿回家继续上学,然后带他宇韬去上海做双腿的康复训练,因为宇韬的左膝盖在化疗期间和右腿一样发生了病理性的骨折。

没想到的事情再一次发生,6月15日的petct检查将一家人打入了冰冷的深渊,结果显示儿子的病情在恶化。伯基特淋巴瘤十分罕见,北京的医院应该治疗经验更丰富,为了给孩子更多的生存机会,黎正元和妻子带着儿子来到了北京。北京的医生确定儿子对化疗产生了耐药,要进一步做cart治疗并最终移植。为了救治儿子他们不得不在北京驻扎下来,前几年双亲治疗留下的债务还没有还清,后面儿子的治疗又借了一堆债,日子有时都无法维持,黎正元想办法在北京开起了滴滴赚点生活费,留下老婆和女儿照顾儿子。

医生告诉他们移植的费用前后估计要一百多万,可黎正元四处央求才借到两2万。家里的房子是98年大洪水后建的又在农村根本就卖不出去。黎正元到红十字会等部门想捐肾捐角膜来换取治疗费用,也有利用开滴滴的便利请求留学生帮忙联系捐肾捐角膜一事,但最后都没有结果。举目无亲、走投无路的黎正元深夜蹲在医院的角落默默流泪,他深深自责觉得自己真的太无能了,把儿子带到这个世界上却又无力救治儿子的生命。

无奈之下黎正元和妻子黯然伤神的带着儿子又重返回到深圳儿童医院。由于一路的折腾虚弱的宇韬发起了高烧立即住进了ICU。虽然治疗一刻也没有停,可病魔的脚步也一刻没有停。高烧之后宇韬的面部开始逐渐变形,牙龈红肿,牙齿脱落,口腔溃烂,最后竟然肿得连嘴巴都无法合拢话语也无法说出,更别说进食喝水。偶尔有两三个隔壁生病小孩误闯进来看见面目全非的宇韬竟大叫着怪物恐惧的跑开,那一刻,黎正元的心在滴血。

当生命走到这一步,10岁的宇韬早已不在乎别人的嘲笑,巨大的疼痛让他感觉正在经历人生炼狱。虽然不舍亲人和这个世界,但非人的疼痛让他停止了思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只有一个字:痛。爸爸给他喂水喝时,水从无法合拢的嘴里四处漏出,而身体却又像火一样干咳难受,无法言语的宇韬眼睛死死盯着爸爸含糊地喊道:受不了,让我死快点吧。一边是儿子痛苦难受,一边是无钱可治,黎正元绝望至极甚至想放弃,此刻爱心人士的帮助,主治医生的鼓励这个男子汉泪流满面,重新坚定了治疗的决心。

仿佛乌云密布的天空现出了一丝光亮,总算听到一点好消息,回到深圳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病情终于得到缓解,医生评估说先用靶向药控制,然后做移植孩子还是可治愈的。几乎绝望的一家人重又燃起了希望,在北京孩子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们再也没有打算后退,一定要把孩子从死神手里夺回来。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