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庭抱错孩子致双胞胎姐妹分离35年 一人流落孤儿院(15图)
2018-10-11
据英国《每日邮报》10月11日报道,俄罗斯一对双胞胎由于医院的失误,导致其中一个孩子被错抱,亲骨肉长期分离。35年后终于团聚,这给她们带来了深深的伤害,但也终于苦尽甘来。

这对双胞胎一个叫Uliyana,另一个叫Ksenia。

Uliyana由其亲生父母抚养,在一个充满爱的教师家庭中长大。

Ksenia却被错误地抱给了另一个家庭,并且命运多舛。

由于养母Elena被剥夺了抚养权利。因此, Ksenia在4岁的时候,她就被送到了孤儿院。与此同时,这位养母Elena的亲生女儿Yana被错抱给了这个教师家庭。

也就是说, Yana和Uliyana这对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孩儿,被当成双胞胎姐妹被Uliyana的父母养大。而Ksenia却到了Yana的家里。

这个骇人听闻的错误被忽视了35年。偶然有一天,Uliyana的一位朋友Elena(并非前文中的养母Elena)看见她在烫发,其实她看到的这个人不是Uliyana,而是她的双胞胎姐妹Ksenia。Elena向其打招呼,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应。

之后,Elena给Uliyana打电话,抱怨她当时为什么不理睬。

Uliyana惊讶道:“我正在家看电视,那个人不可能是我。”

Elena惊讶地说道:“那我刚刚看见的那个女人是谁?她是你的克隆人!”

Elena急忙去找那个女人,并要求给她拍张照片,并把照片发给了Uliyana。Uliyana发现这个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几天后,Uliyana与Ksenia见面了。

当她们见面之后,立刻就知道她们一定是亲生姐妹。

因为她们长得一模一样,都是金发碧眼,高高的个子,笑容满面。

两人的发型、手势和笑声都一样。她们怀疑可能Ksenia和Yana被互换了。经过DNA测试,事实果真如此。

这一事件被俄罗斯一档名为《DNA》的电视节目报道。对Yana来说,她的整个世界瞬间崩塌了,因为她和她的父母和姐妹变成了陌生人。

相反,Knesia找到了她渴望已久的家庭。

Uliyana已婚,有两个女儿,她说:“Yana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我们彼此很有感情,但我们从未真正亲密过。因为我们非常不同,有截然不同的兴趣和朋友。当我遇到Knesia时,我立刻感觉到和她之间有一种无形的联系,她就是我的亲姐妹。”

在1982年12月,这对双胞胎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孩子的母亲Galina说,我在妇产医院只见过Knesia两次。由于流行性感冒,Knesia不得不被紧急送往儿童医院治疗。一个月后,这家人被告知他们可以把这个孩子带回家了。

孩子的父亲Vladimir Shilov说:“我去了医院,孩子通过窗户交给了我。她被裹在一条毯子里。护士问过我这是否是我的孩子。我想把她抱给了我,那就意味着它是我的孩子。我没有想到我抱了别人的孩子。当回到家给孩子换衣服时,发现她身上有淤青、尿布疹和褥疮。我们感到很震惊,但是我们不能抱怨。因为别人会以为我们不想要孩子,所以我们再也没有回到医院。这对双胞胎长得非常不一样。Uliyana身材高大,金发碧眼。Yana看起来像一个吉普赛小女孩,有着又黑又可爱的大眼睛”。

Galina说:“她们的性格也完全不同。Uliyana是个安静的居家女孩。她喜欢洋娃娃,还拉小提琴。Yana就像个小男孩,喜欢跑出去玩玩具汽车。”

他们说服自己,一个女孩看起来更像她的母亲,另一个更像她的父亲。

Galina表示: “说实话,我有时很担心,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甚至不允许自己认为Yana可能是别人的女儿。”她承认这个事实对Yana来说是毁灭性的。

Yana的生母最近中风了,现在不能走路,也不能说话了。Galina支持Yana花时间陪她的生母。她还说:“Yana是我们的孩子,她将永远是我们的女儿。”

Yana的生母Elena

Yana说:“我父母隐瞒了我一段时间。他们没有勇气向我透露,Uliyana的亲生妹妹已经找到了。一方面,我为她感到高兴,但另一方面,我感到很孤独。我们现在都是朋友了,经常见面交流,但我还是很难过。我只有唯一一个母亲——Galina。我去见了我的亲生弟弟,但我们相处得并不好。”

据信Yana还没有见过病入膏肓的亲生母亲。她说:“我现在还不能接受。”

事实证明,Yana由于出生后体重过轻而被送往医院。她和Ksenia一起接受治疗。因为流感,她们的亲人没有被允许去探望。

Ksenia讲述了她悲惨的家庭生活。她说:“我和母亲一起生活了四年。我还有一个哥哥。后来我们的母亲被剥夺了抚养权利,我和哥哥被送进了孤儿院。我就是在那里长大的。我们的妈妈来看了我们几次,但她并不是真心喜欢我们。由于她过度饮酒,现在中风了,不能走路。由于医生的疏忽,我在孤儿院长大。我没有母亲、父亲和姐妹。我多次梦见一个幸福的家庭。然而,我不得不在孤儿院里长大,这对我影响很大。”

而这些,这本该是属于Yana的人生。

现在Ksenia是3个孩子的母亲,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Galina说:“我们很担心Ksenia。她的童年被剥夺了。她没有父母的爱、玩具和糖果。我们失去了照顾她、教育她的机会。谁是有罪的?我们要的是正义。”

本周Ksenia获得13600英镑的赔偿。她们正在决定是否上诉。

这是苏联时代的一系列关于婴儿的悲惨故事中最新的一起,这些故事直到数年后通过DNA检测才被曝光。

与此同时,医院的一名律师对法院要求的赔偿数额进行了猛烈抨击。他说:“通常,当一场悲剧发生时,当一名病人因为医生的失误而死亡或残疾时,就会提起数百万卢布的诉讼。在我看来,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件可笑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终于找到了彼此。作为一名律师,我必须说我不接受这个诉讼。”

“该判决将责任归咎于医务人员,但是医院应该对此事负责。这件事发生在35年前,因为医疗文件只能保存25年,所以无法证明真相,现在一切都毁了。”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