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兄弟死了四个 他们的女人在守寡中煎熬(20图)
2018-05-16

80岁的钟老汉生了5个男娃,11个孙子辈,晚年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但命运给老汉开了个大玩笑,5个儿子死了4个,还有一个半死不活,老伴不久前也去世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钟老汉过得很凄惨,仍独居在一间破旧的老房子里,每天在痛苦中煎熬。


80岁的钟邦良老人是四川省汉源县乌斯河镇甘密村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村子附近发现了大量的铅锌矿,山民们一下子沸腾了,不出家门就能挣钱,和城里人一样,下班就能和老婆团圆,不同的是没有周末概念。


一时间,村里的男劳力纷纷踏上“致富”路,生怕错过了挣钱机会。钟老汉和5个儿子,还有女婿也和矿石打起了交道。老板挺“人性”,安排上年纪的钟老汉去灶房烧火。老汉心里不服,凭啥不让我下井?熟知多年后,正是老板的“人性”,挽救了钟邦良这条老命。不然,这家男人都死光了。


2000年,钟老汉的大儿子出现咳嗽,并且痰中带血丝,检查结果是尘肺病。山里人从没听说过这个“怪病”,吃药打针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一年后,41岁的大儿子死了。他是村里第一个死去的尘肺病人。


苦难的命运接踵而来。2011年,48岁的老二也死了。2014年,42岁的老五还是死了。2018年,48岁的老四硬撑了几年,最终还是死了。如今,活着的老三已奄奄一息,后事都准备好了。


十几年间,钟家死了四兄弟,他们这个村民小组先后死了16人,还有十几个气喘吁吁的尘肺病人正在等死。一时间,这里被外界称为“寡妇村”,竟吸引了不少光棍汉来求婚。


常德秀今年47岁,和前夫离婚后男娃留给了对方。2003年,常德秀改嫁给了钟老汉的四娃子。老四前妻病故留下一个男娃,这对半路夫妻过到一起又生了个男娃。


常德秀说:“刚嫁过来时,大哥去世不久,家人并不知道尘肺病是个不治之症,还以为是肺部感染,大夫也是这样说,丈夫和兄弟几个仍在矿上打工,直到二哥得尘肺病死了,兄弟们才醒悟了过来,但为时已晚,去医院做检查,全是尘肺病。”


这下家人慌了神,不知是好。但为了养家,几个病秧子又跑到建筑工地去了,可他们的身体根本吃不消繁重的体力活,没干几天都跑了回来。


病重的丈夫回到家后就要去医院治疗,搞得每家都欠了一大堆外债,可命还是没保住,撇下了年轻的妻小。


男人死了,留下几个守寡的儿媳,钟老汉心里很难过。虽说山里人守旧,但老汉还是要几个儿媳改嫁。他说:“你们还年轻,山里人养家没男人不行。”


常德秀说:“丈夫病情稳定时还能动弹,至少生活还能自理,我进城打工挣点小钱。如今,丈夫去世了,种庄稼、娃念书都要花钱,我哪也去不了。”


钟老汉的娃们在打工期间都盖起了房,一家挨着一家。自从家里男人去世后,几个守寡的媳妇会经常走动,话题大都是家长里短,很少谈及个人婚姻,她们心里清楚,没人愿听她们唠叨。


其实几个守寡的媳妇也有改嫁的念头,并非是思想保守,而是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去哪找合适的男人?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们无论走到哪都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尤其是钟家几个媳妇,丈夫去世后,她们的年龄大都在三十多岁,这个年龄段在城里充其量算个大龄女年轻,但在山里就是典型的农妇了。


一旦改嫁,如果对方有娃,两家人合到一起,日子就更难过了。嫁给山里的单身汉,大都是一贫如洗,或者是脑子不好使,身强力壮的单身男人怎会娶一个负债累累,还带着娃的寡妇?


山里人有讲究,一旦娶了这个女人,就要偿还女方家的债务,还要给女方家男娃盖房、娶媳妇,除非这个男人是大款,但有钱的大款男人又怎么可能在寡妇身上打主意?况且,山里人娶媳妇就要生娃,家族要传宗接代。但许多乡村农妇做了结扎,生不了娃,这在山里可是天大的事,谁会娶个不能生娃的女人做老婆?


钟老汉小儿子去世那年,儿媳38岁,她说:“我们这个年纪上不上,下不下,要是早几年精力还旺盛,改嫁比较容易,晚几年也无所谓,上年纪了,就不想那么多了。说句心里话,谁不想再找个男人过日子,山里人种庄稼、外出打工都要靠男人。”


钟家去世的几个兄弟中,唯有大媳妇改嫁,上门过来的男人带了一个男娃。大媳妇说:“丈夫去世那年我39岁,这个年龄哪有改嫁的念头,但家里娃子念初中,女子上小学,丈夫治病欠了别人三万多块,我拿啥还人家?逼得我实在没法,就改嫁给了现在的男人。如今,家里的经济状况明显有所好转,我和现在的男人一起出门打工,两家的男娃都娶了媳妇。所以,我劝几个弟妹也改嫁,女人养家不容易。”


常德秀说:“ 丈夫下葬的钱还是借来的,加起来欠了别人8万多块。守寡倒无所谓,关键是双目失明的老母亲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娃还在念书,我哪也去不了,实在没法子!”"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