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做一半医生不见了!病人开膛破肚等3小时(12图)
2017-10-27

  最近香港医院发生了件怪事,一家公立医院的肝移植手术做到一半,医生不见了!最后被揭发,竟然是偷跑去另一间私家医院做了场手术,然后赶回来再把本来的手术做完。

  橙子君只想说: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厉害厉害。

  说在香港当医生,给人的印象往往是,专业人士、高薪人群。今天橙子局就跟大家聊聊,香港的医生到底好当不好当。

  事件回顾:

  港大外科学系肝脏移植科临休副教授吴国际,被揭发在本月13日于玛丽医院在监督一宗尸肝移植手术期间离开,要病人“开肚”苦等3个小时。玛丽医院行政总监陆志聪今早表示,监督医生理应手术期间在场,院方正调查事件。

  一般来说,在大型手术中除了执行手术的医生,还应有监督医生应在场,这次跑去“赚外快”的,正是这位监督医生吴国际。

  据媒体报道,当时病人正在接受肝脏移植手术,已经“开肚”,但肝脏尚未送达玛丽医院。在等待期间,吴国际突然离开手术室,到一间私家医院为另一个病人做手术,并表示会在下午5时前回来。但他傍晚6时许才回来继续进行手术,令手术拖延3小时。

  所幸最终手术顺利,病人目前情况稳定。

  玛丽医院行政总监陆志聪接受电台节目访问时表示,若手术时间较长及大型,过去有医生会中途短暂离开手术室,“食少少嘢、或者出面病房有其他病人情况好危急,要某一个医生出去处理,呢类恆常都会有发生。” (出去吃点东西,或者处理附近病房的紧急情况,这些事情很常发生。)

  但他也承认,肝脏移植的黄金时间为5至6小时,所以手术“越快做越好。”

  香港医生是如何炼成的?

  真是艺高人胆大,不过这次这位确实也是位高人。吴国际医生有超过5年换肝经验,并曾于玛丽医院服务15年,随后又自己从事“私人执业”6年...

  资历丰富是否与这次的“擅离职守”有关?这个问题橙子君不做评论,今天先和你看看,在香港当医生,如何能够到达这种高度?

  首先你要知道,医生专业的分科分为 "普通科"和"专科"。

  普通科或全科医生

  在香港,一个人能被称为“医生”,是指在港大或中大5年制内外科学士(Bachelor of Medicine, Bachelor of Surgery)毕业的人。毕业后的第一年必须在公立医院服务一年,称之为“实习医生”。英制叫houseman,美加澳制叫intern。

  一年后,医生便可走出公立医院,昂然出来挂牌成为私家"普通科" (或“全科”)医生。英文叫General Practice (GP)。

  总结下就是,只要花上6年时间,你就可以在香港开间诊所,成为一名“全科医生”。全科医生往往就是“啥都会一点”,但又“缺乏深入诊治的技能”。

  专科医生

  如果你有志更上一层楼,那么就要向“专科”发展。为此你需要在上面说的实习期结束后,再接受5-7年专科医生训练课程并取得专科资格。

  而专科的分类也是五花八门,简略分为 :

  1. 专做手术的外科(Surgery),如普通外科(General Surgery)、心肺外科(Cardiothoracic Surgery)、骨科(Orthopaedic Surgery)、整型外科(Plastic Surgery)、耳鼻喉科(ENT)、神经外科(Neurosurgery)等。

  2. 不做手术的内科(Medicine),如普通内科(General Medicine)、心脏科(Cardiology)、神经内科(Neurology)、内分泌科(Endocrinology)、肿瘤科(Oncology)、皮肤科(Dermatology)等。

  3. 儿科(Paediatrics)。

  4. 妇产科(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5. 急症科(Emergency Medicine)、深切治疗科(Intensive Care)、麻醉科(Anesthesiology)。

  6. 放射科 (Radiology)。

  7. 病理科(Pathology)。

  8. 精神科(Psychiatry)。

  9. 公共卫生(Public Health)、医疗行政 (Medical Administration)等等。

  成为一个专科医生有多苦?有从业者写道:“要成为专科医生,就必须花费十多年的青春,其中5-7年的公立医院廉价劳动令不少人心力交瘁,白发光头... ”

  但当成功拿到资格后,专科医生比全科医生的收费会贵上几倍至几十倍!根据体弱多病的橙子君的体会,全科医生(诊所)收费2、300块已是家常便饭,而专科医生(诊所)动辄上千更是分分钟的事。

  如此看来,付出那么多的艰辛成为医生后,收回成本也是指日可待呢。

  “赚外快”?“兼职医生”?

  说回这次“手术玩消失”的吴医生,橙子君翻查记录,发现他其实是玛丽医院的荣誉顾问医生,并非受薪于玛丽。因为身兼香港大学肝胆胰外科副教授职位,所以基于医学研究,和大部份医学院教职员一样,吴国际医生也会以兼任方式在医管局医院工作。

  所以简单而言,就是吴医生其实“兼职医生”,因此他也可在私营市场执业。那么准确来说,突然跑去给私家医院做手术,并不能算是“赚外快”。

  说起“兼职医生”,真是一个考验人的选择题。

  首先,根据调查显示,近七成受访医生表示不会接受于担任公立医院的兼职工作,只有约一成受访者表示会接受。原因包括:待遇不吸引、兼职医生的时薪低(低于全职医生的7成)以及工作地点和时间不合适等。

  我们做个对比,早在2013年时,公立医院的兼职医生最低时薪为495元,高级医生则有560元,顾问医生能到800元。但那时候做私家医生的预期收入,就已经达到1,200至1,500元一小时。

  橙子君算了算,按1,500时薪来算,一周做20小时那么已经可以月入12万。这已经相当于公立医院一个全职且高级医生的薪金。

  试问,如果是这样的话,谁还会来公立医院做兼职医生呢?

  香港每逢疾病爆发或入院高峰期,各家公立医院都会人手不足,全职医生做到加班加不停。往往这时会有一批医生,愿意回到公立医院做兼职。

  但其中就有人表示,“薪金方面绝对无吸引力,我去做兼职不是为了钱,只是不想朋友和以前的同事太辛苦。”

  平心而论,吴国际医生算得上是香港肝移植方面的“名医”,他2010年曾经辞去研究方面的工作,专心做“私人执业”,他自己也曾坦言,比起公立医院,私人诊症收入可以多4倍。

  但去年他还是回归了港大换肝团队,并在玛丽医院做兼职顾问医生,希望能够多做研究。

  换肝换到一半医生消失,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医管局就表示会深入调查,不过我们也应该思考,是什么原因让医生做出这样的选择。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