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追凶13年:嫌疑人街边打麻将 被一眼认出来(图)
来源: 成都商报
2017-07-13
成都警方追凶13年:嫌疑人街边打麻将 被一眼认出来

嫌疑人被抓获

2017年7月4日,安徽。正在打麻将的孙平被陌生人拍肩后控制住,“我们是警察。”对方语毕,孙平双唇开始止不住发抖。

在周围人口中,孙平外号“斑鸠”,聪明、机灵,人如其名。13年来,“斑鸠”在距离老家约30公里的地方活动,只回家过一次,不跟人打交道。

这一次,为孙平拷上手铐的是四川新津公安(微博)局刑大副大队长唐勇。2004年7月13日,在四川新津(微博 微信)县犯下一宗杀人案后,“斑鸠”销声匿迹,当时唐勇在事发地所在派出所工作,参与办案。

还差9天就刚好13年。13年背后,是两代民警的追凶历程,这也是目前新津警方挡获最长年限的逃犯。

凌晨作案后连夜潜逃

逃亡13年后依然记得作案地点

今年7月10日,孙平再一次来到四川新津县新平镇太平纸厂,和13年来一样,也是一个烈日。警车在蜿蜒小道中通行,穿过一排排树荫,孙平一眼认出:就是这儿!

拐上二楼,孙平对上楼梯进门的招待所房间印象至深:2004年,孙平的命运骤变——在这间约20平方米的房间里,孙平杀死了同行者陈坚,踏上了13年的逃亡生涯。

2004年7月13日早上7点过,四川新津公安局城西派出所(现新平派出所)接到所辖太平纸厂员工报警:二楼的招待所死人了。

“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当时的城西派出所民警唐勇还记得,房间里一名男子倒在床边,右手举握,脖子上缠着电线和皮带。

当时的新津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以下简称刑大)、城西派出所民警都赶到现场。前行的民警中有24岁的刘明,入警半年来这是刘明接触的第一个命案。办完手上事情,刘明急匆匆赶到1公里以外的案发地。

经法医初步勘验判断,死者陈坚年龄在30岁左右,被人用电线勒住脖子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大约在8小时前。警方侦查了解到,和陈坚居住在同一房间的还有安徽籍男子孙平,案发时已经不见踪影,“当时一墙之隔的住户反映,当天凌晨3点过有听到打斗声。”唐勇回忆。凌晨4点,纸厂保卫目睹孙平连夜离开。加上陈坚、孙平的利益往来。警方认定,孙平有重大作案嫌疑。

涉及命案,警方联合刑大、城西派出所等成立“713专案组”,民警兵分两路:一组在案发地逐层搜查线索,另一组立即奔赴孙平老家太和县皮条孙镇。很快,孙平被列为网上在逃人员。

嫌犯坐过路车转乘火车提前下站逃亡 案件卷宗厚度超过10公分当时侦查手段比较有限,为追踪孙平行踪带来很大桎梏,“当时道路周边都是没有天网监控的,购买火车票、汽车票也不需要出示居民身份证。”唐勇解释。

依靠一张合影照片,当时的新津警方主要在火车站、汽车站查人布控,奔赴安徽老家的民警也调查了解到,孙平并没有回家,案件陷入僵局,从此孙平销声匿迹。

这个谜团直到13年后才解开,孙平向民警透露,当时并没有去火车站、汽车站,“他直接走的一条小道,拦截过路车坐到成都,再购买成都到北京的火车票,路经商丘市下车,多番几次,逃避追踪。”

案发地四川新津县新平镇距离安徽太和县皮条孙镇有1504公里距离,地理原因决定只能借助安徽当地警方的力量,“我们只能立足于本地开展工作,提供相关侦查线索给安徽警方。”“到后面安徽联系民警都换了几波了。”

2006年夏天,警方曾经距离孙平无限接近。“当时接到一个区号0558的电话,我们这边就认出来是太和县派出所的电话。”唐勇透露,安徽警方表示孙平有消息了。随后,新津县民警再次到达阜阳市太和县。“当时掌握线索,得知孙平很可能这几天会偷偷回家看望妻儿。”唐勇表示,两地警方迅速会合后,连夜制定抓捕方案,并在孙家附近日夜蹲守。但孙平始终没有出现,又扑了个空。

像这样的蹲守扑空,在2008年、2011年都有上演。新津警方先后多次以太和县皮条张村为工作重心,并辗转至上海,天津、浙江等地,每次得知孙某某有潜回家中的迹象,就会赶往安徽太和县走访调查、摸排蹲守。

在当年刑大办案民警之一张卫印象中,光是安徽就去了10多次,大大小小的案情分析会开了无数次。

距离老家30公里

13年来仅回家一次

“我晓得,你们2011年‘清网行动’找过我。”13年后,面对警方孙平说道。在周围人口中,孙平外号“斑鸠”:机灵、聪明,人如其名,他喜欢看法制节目、警察故事,就算是在距离老家约30公里的范围活动,13年来也只回过一次家:-母亲去世后,孙平深夜回去看过。

“清网行动”,对每一个老民警而言再熟悉不过。2011年5月26日,公安部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决定,从即日起至2011年12月15日,全国公安机关将开展为期约7个月的网上追逃专项督察“清网行动”,以“全国追逃、全警追逃”的力度缉捕在逃的各类犯罪嫌疑人。

这一全国范围的缉捕行动影响甚广。作为重大命案嫌疑人,孙平也被列入清网目标,“当时专门就孙平成立了工作组,到安徽去搜集找人,向当地村民搜集有用情况。”张卫透露,“我们在刑侦技术上做了很多努力,案发现场勘察多次,后来甚至专门请来成都市刑侦局专家勘察。”

公开媒体报道,从2011年5月26日持续到2011年底的清网行动,四川省在“清网行动”中追逃在逃人员达10114名,清网率达91.65%,名列全国第五、西部第一。

“当年‘清网行动’几乎就把其他工作都放下了,主要缉拿追查。当年新津公安局在2011年全市清网行动中排全市第一,清网率在90%以上,即便如此还是没能找到孙平。”案发时最年轻的民警、现在城西派出所副所长刘明回忆。

民警蹲守街边认出嫌犯

挡获后问十遍不回答姓名

之所以迟迟不能抓人落案,刘明分析主要有3方面难点:一是侦查手段有限,“人员管控方面,天网视频覆盖率都有很大局限。”二是身份证信息采集有限,事实上,90年代的中国当时还是使用一代居民身份证,直到2004年才开始换为二代居民身份证;三是孙平本身的反侦察能力,常年不归家。

像是一滴水滴进了大海,直到今年才有转机。今年3月份,警方在安徽开展的工作突然取得进展:孙平老婆突然往一家广告公司转款5800元,作为普通工人,这笔钱太过起疑。警方多方面侦查了解,孙平很有可能就藏匿在太和县县城内。

“这样的案子不破,始终觉得有个疙瘩。”曾经的派出所一线民警唐勇,现在已经是新津公安局刑大副大队长说,“不仅仅是遗憾,甚至有点耻辱感。”

今年7月4日,唐勇带队再次前往安徽,“当时就觉得一定要把人带回来,多年侦查经验,感觉这次可行。”到当地,唐勇一行租下了一辆破的面包车,蹲守过程中突然看到街边麻将桌上的一个人,唐勇一眼认出。

“他在我脑海中就根深蒂固了,虽然没看到正面。”唐勇走到侧面再次确认,随后和同行民警一起将其控制住。

“我们是警察。”话毕,孙平上下嘴唇开始发抖,主动跟着唐勇一行上车,“在车上,我问了不下十遍他叫什么名字,始终不回。”唐勇又问了一句,是不是斑鸠,对方才应声。7月7日,孙平跟随警方回到四川,“这时候他才回过神来,说不用东躲西藏了。”

据悉,孙平当年和死者有经济纠纷。目前,孙平因涉嫌谋杀罪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调查中。“如果在现在,这个案子早就破了。”因为条件限制,悬案迟迟没破,也因为科技发展,“结合了很多科技力量才能抓到他,背后是两代刑警的努力。”

抓到人当天消息在当地公安微信群里传开,“当年在城西派出所未破的杀人案完美收官!”发这条消息的是当年城西派出所内勤、现在机关党办主任管红霞;“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凶杀案。”发这条消息的是案发时刚刚从警、现在城西派出所副所长刘明。更多的人在群里说的是八个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时间线:

2004年:命案发生,成立专案组奔赴安徽

2006年:接到线索前往安徽布控,无功而返。2008年、2011年遭遇同样情况

2011年:公安部发出“清网行动”,再次成立工作组调查

2017年:掌握线索,前往安徽,挡获嫌犯

(文中孙平、陈坚系化名)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颜雪 图片由新津警方提供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