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王”末路!“三大贼王”里他最擅长暴力抢劫(图)
来源: 南方周末
2017-04-27
“贼王”末路 叶继欢、张子强、季炳雄曾是名震香港的“三大贼王”,其中叶继欢擅长暴力抢劫。(农健/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27日《南方周末》)

香港多年未出现暴力抢劫银行和金店的案件,“贼王”时代也因叶继欢的病逝而远去。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出现在香港。自1997年洛杉矶银行劫案后,欧美就很少出现手持自动武器抢劫银行并与警方持续交火的恶性案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近日,“贼王”叶继欢在香港赤柱监狱服刑期间病逝,终年56岁。叶继欢、张子强、季炳雄曾是名震香港的“三大贼王”,其中叶继欢擅长暴力抢劫。1993年,他与同伙手持AK-47突击步枪10分钟内连抢5家金店。当时的情景恰好被楼上市民持摄像机拍下,在电视台播放后,叶继欢名噪一时。其后,叶继欢更与另一“贼王”张子强合作,共同策划绑架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在准备参与这次震惊世界的绑架前,叶继欢与巡警偶遇,枪战中叶继欢的脊椎被打断,导致其瘫痪直至病逝。此后,香港多年未出现暴力抢劫银行和金店的案件,“贼王”时代也因叶继欢的病逝而远去。

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出现在香港。自1997年洛杉矶银行劫案后,欧美就很少出现手持自动武器抢劫银行并与警方持续交火的恶性案件。2005年后发生的巨额抢劫案件,多为钻石和艺术品抢劫,如叶继欢等持突击步枪直接抢劫银行、金店情况也非常罕见,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傻瓜才去抢劫!”

曾经在飞虎队服役的梁邦告诉笔者:“从2005年开始,飞虎队就没什么大任务了。现在坏人也想明白了,搞那么多军火抢一次也抢不到多少钱,叶继欢抢了一条街的金店总值不到1000万港币。傻瓜才去抢劫!”

1990年代既是香港经济飞速发展的黄金10年,也是“贼王”们横行犯案的黄金时代。

1993年,在短短的10分钟内,叶继欢团伙持AK-47突击步枪连环抢劫香港观塘5家金店,全港为之一震。他的合作伙伴张子强则创造了两项世界纪录:1991年,抢劫运钞车所得赃款总价值1.6亿港币,打破了当时抢劫运钞车的世界纪录;绑架李嘉诚长子李泽钜,获得赎金10.38亿港元,创造世界绑架赎金的最高纪录。其后的“贼王”季炳雄犯案金额和造成的社会影响远不如前两位,却因为行事诡秘且手段毒辣成为江湖一代传奇。

1990年代,梁邦(化名)曾在香港特警飞虎队服役。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这位退休警察回忆道:“当时,飞虎队主要的任务就是抓捕这些悍匪。1992年,我刚入队不久就参加了广州楼之战,那场面真是子弹横飞!我们7个兄弟受伤,其中一个被手榴弹炸瞎了!这是有史以来飞虎队最惨的一仗!”

他所说的广州楼之战,是指1992年12月1日,香港特警飞虎队在荃湾广州楼突击悍匪巢穴的枪战。当时,6名持有AK-47和手榴弹的悍匪准备抢劫银行前,被警方发现踪迹并对其发动攻击。在飞虎队破门进攻过程中,对方开枪拒捕并且向楼下投掷两枚手榴弹,造成楼下戒备的7名飞虎队员受伤,现场交火六十多响。最后,飞虎队成功生擒了这6名匪徒。

回忆起“贼王”横行的年代,梁邦说:“现在有人说叶继欢当时用AK-47把我们压得抬不起头来,这是无稽之谈。我们和叶继欢根本没有直接交手,因为飞虎队的基地在新界粉岭,接到报警就赶去现场要四十多分钟车程,我们到了,他早就跑没影了。广州楼的悍匪也拿着AK-47跟我们对射,最后还不是束手就擒!”

据梁邦回忆,当时每隔一年半载飞虎队就要出动一次捉拿悍匪,在叶继欢横行的年代,为了预防这些悍匪,飞虎队还曾经被部署在街面上巡逻。梁邦对笔者说:“当时香港警察总部也知道光派出飞虎队上街是不够的,飞虎队才多少人?难道都上街吗?特殊时期普通巡警根本无法对付手持AK-47的劫匪,让我们上街属于无奈之下的临时措施。”

2003年圣诞节,“末代贼王”季炳雄落网,飞虎队才算结束了和“贼王”们长达十多年的“战争”。梁邦告诉笔者:“从2005年开始,飞虎队就没什么大任务了。2017年1月,香港警方出动飞虎队在元朗搞破门行动,抓到的只是几个入室盗窃犯!有媒体说,飞虎队抓了退役军人组成的犯罪团伙,其实他们连劫匪都算不上,就是小偷。现在坏人也想明白了,搞那么多军火抢一次也抢不到多少钱,叶继欢抢了一条街的金店总值不到1000万港币,这次行动抓的几个盗贼作案1个月仅得手五百多万港币财物,傻瓜才去抢劫!”

除了香港悍匪日减少,美国悍匪也从1990年代后开始走下坡路。

1997年洛杉矶银行劫案算是美国悍匪的绝响。两名悍匪手持AK-47抢劫银行并与警察交火,现场如枪战大片一般火爆。当时,这两名劫匪身着重型防弹衣,携带5支自动步枪、2支手枪和3000多发子弹,其中3支罗马尼亚制AK-47步枪更装配了100发大容量弹鼓,能像泼水一样喷射致命的火力,简直就是移动的军火库。赶到现场的警察手中的武器无法射穿他们的重型防弹衣,并且火力相差甚远。在枪战中,警匪双方开火上千发,几乎整个洛杉矶的警察都赶往现场支援。最终,1名悍匪被洛杉矶特警队击毙,另一名劫匪因绝望而吞枪自杀。此次枪战共造成14人受伤(12名警员和2名平民)、两人死亡(两名匪徒)。

这一劫案被好莱坞相中,拍摄了一部经典写实警匪电影《紧急44分钟》。此后,美国警方再也没有遇到过如此强悍的匪徒。

在接受笔者采访时,美国联邦调查局负责调查暴力犯罪的前特工维克多·马辛克表示,暴力抢劫银行之类的恶性案件在美国同样也出现减少的趋势。

“1990年代,美国银行劫案每年发生大约发生九千多起,2010年后下降到只有五千起左右,严重暴力抢劫银行案件(指持枪并且拒捕与警察枪战)在1990年代几乎每月都有几次,现在一年也未必出现一次。至于类似洛杉矶这样的特大暴力抢劫案,已经多年不见了。你知道现在的银行劫匪,大部分都不是手持AK-47步枪并且蒙面的悍匪,普遍是因为经济问题临时起意去抢银行,有组织有计划的专业抢劫团伙越来越少。”

那么,为什么悍匪团伙这个行当,会从上个世纪90年代的巅峰水平渐趋式微呢?

“贼王”的克星有哪些?

“叶继欢、张子强之类的悍匪,作案后都是通过逃往大陆来躲避警方的追查。后来,内地和香港警方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他们活动的空间基本没有了。例如,张子强就是在大陆落网,并被判了死刑。”

执法部门沟通紧密互通情报,是悍匪渐趋式微的重要原因。

美国银行劫匪的黄金时代是1930年代,当时因缺乏全国性的执法机构导致各州对流窜作案的悍匪毫无办法。1935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成立后,成功将著名银行大盗约翰·迪林杰击毙,美国悍匪的好日子成了过去。

梁邦告诉笔者:“叶继欢、张子强之类的悍匪,作案后都是通过逃往大陆来躲避警方的追查。后来,内地和香港警方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他们活动的空间基本没有了。例如,张子强就是在大陆落网,并被判了死刑。此后,有好几次悍匪作案,我们都能从大陆公安那边收到情报,提前做好准备。”

2002年,大陆警方通报香港警方,一个持有军用武器的团伙计划在香港抢劫金店和运钞车。得到这一情报后,香港警方立刻派出飞虎队突击匪徒巢穴,成功在九龙土瓜湾的一间公寓内抓获两名匪徒。梁邦说:“在土瓜湾那次行动中,大陆警方给的情报非常准确,所以抓捕非常顺利。如果没有情报支援,这帮匪徒可能就是一群叶继欢式的悍匪,不知道会搞出什么后果来。”

梁邦告诉笔者:“1990年代,黑枪、爆炸物买卖犯罪也比较猖獗,悍匪经常能搞到军用武器。从1996年开始,对枪支管控越来越严格,现在要搞到AK-47已经非常困难。近几年,抓到的匪徒最多也就是拿把手枪和土枪,这种火力根本没法对武装警员构成太大的威胁。”

梁邦认为,香港警方的反应能力提高,也有助于遏制悍匪的出现。“叶继欢活跃的年代,香港街头巡警只有1支左轮6发子弹,遇到悍匪几乎连还击的能力都没有。现在,除了给巡警增加了备用弹药之外,负责街头应急处置的冲锋队车里还有MP-5冲锋枪和雷明顿霰弹枪,防弹衣和盾牌几乎人手一件。除了飞虎队之外,还有靠前部署的CTRU随时出动,就算叶继欢重出江湖,拿着AK-47也未必能扫一条街了。”

他口中的CTRU,是香港警方在2009年成立的反恐特勤队,负责巡逻有恐怖袭击威胁的建筑物及地点、处理恐怖袭击。军事专家朱江明告诉笔者:“CTRU是更靠前部署的一支重火力特警队,平日就直接部署在一些重要地区附近,出现问题可以第一时间反应。相比起需要从粉岭郊区调动的飞虎队,CTRU更容易应对突发型的暴力罪案。最近,香港地铁出现纵火案,CTRU几乎和消防员同时抵达现场,可见其快速反应能力。”

CTRU这样的快速反应特警队并非仅仅存在于香港。“9·11”之后,美国也开始全面将特警力量下沉。前海豹突击队员托马斯·德拉贡曾经参与训练纽约警方的反恐部队。他告诉笔者:“‘9·11’之后,纽约警察局(NYPD)建立了一支名为H队(Hercules team)的特警团队。过去的特殊武器及战术小组(SWAT)是在基地待命,等警察遇到处理不了的问题时再召唤他们,H队是介乎于普通巡警和SWAT小组之间的单位,拥有更强的武器和训练,长期在街头部署、巡逻,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SWAT则用于处理最棘手的问题,例如劫机或者劫持人质。”

德拉贡向笔者介绍,H队的主要交战目标是受过军事训练且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所以也同样能够对抗悍匪。“我们训练H-team的时候,也会拿洛杉矶银行劫案作为案例,H队完全有能力跟这样的悍匪交战。1997年,即便是SWAT小组,其作战武器主要是MP-5冲锋枪,无法射穿重型防弹衣,现在美国大部分特警都配备了能射穿防弹衣的自动步枪,甚至连巡警都可能在车里预备自动步枪作为火力支援。尤其‘9·11’之后,更多的警察接受了特警训练,所以整体作战水平也提升了不少。例如,在2009年美国陆军胡德堡基地开枪扫射士兵事件中,行凶者就是被1名接受过特警训练的女巡警成功制服的。当时,这名女警在中枪的情况下仍然沉着还击,并且命中了发动攻击的恐怖分子,可见她的训练水平足以应对有准备的恐怖分子。因此,现在想到美国大城市全副武装去抢劫银行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跟警察交战注定被击毙。”

除了警察的火力更猛之外,银行的业务水平提升也降低了暴力抢劫的可能性。马辛克告诉笔者:“现在美国银行职员都会接受防抢劫银行训练。由于电子交易流行,银行的现金数量也越来越少,一般银行网点最多能拿出30万美元的现金,抢劫网点能得到的金额不多。由于现金量需求少,大部分运钞车单次运输在100万美元以内,所以抢运钞车也不太划算!”

当然,马辛克并不认为暴力抢劫这个行业会彻底消失:“我认为,只是抢银行、运钞车之类的传统暴力抢劫会越来越少,但是暴力悍匪还会存在,例如最近几年发生的大型劫案普遍都是抢劫钻石或者艺术品。”

珠宝成悍匪的最大目标

“有史以来最大的银行抢劫案抢走了多少钱吗?8100万美元!劫匪没用一枪一弹,只是通过黑客手段入侵了孟加拉国家银行的结算系统,几秒钟这些钱就被抢走了!在互联网时代,抢银行根本不用AK-47,只需要1台电脑和1根网线!”

2013年2月18日,一群劫匪假冒警察进入比利时布鲁塞尔机场,用自动步枪和机枪威胁机场保安,并抢走了价值5000万美元的钻石原石,创下了抢劫钻石原石的世界纪录。

梁邦认为,现在悍匪之所以喜欢抢钻石而不是黄金或现金,或许和销赃渠道有关系。“像叶继欢那样连环抢劫金店,现在销赃和洗钱都非常麻烦。反恐战争之后,银行加强了反洗钱管控,销赃集团会对这种大案的赃物有所顾忌,赃物太显眼,卖出去就可能被警方跟着线索抓到。季炳雄后来落网,就是因为他在东南亚销赃的渠道被大陆警方发现了。钻石就不一样,切割完根本看不出是赃物,非常好出手。国际上有黑钻石销售网络,除了抢劫所得之外,还有军阀和恐怖分子走私的‘血钻’,敢收钻石的都不好对付。”

2013年7月28日,法国戛纳发生了史上金额最大的珠宝劫案,1名持枪歹徒闯入卡尔顿酒店,单枪匹马抢走了属于以色列钻石大亨里维·列维夫的大批高价珠宝。这些珠宝作为展品陈列在卡尔顿酒店大厅,展览计划在8月30日结束。据法国警方统计,此次珠宝劫案的损失高达1.3亿美元,破了珠宝劫案的世界纪录。从犯案的手法分析,法国警方推测此次劫案很可能是臭名昭著的“粉红豹”团伙所为。

2008年,该团伙曾经在巴黎抢劫价值1亿美元的珠宝,也创下了当年珠宝抢劫的世界纪录。该集团的大部分成员来自塞尔维亚,并且多数参加过内战或为退役军人,犯案时不仅行动迅速而且计划周全,可以说是新一代世界级“贼王”团伙。除了两次打破世界纪录之外,2005年“粉红豹”组织还策划了一次劫狱。他们攻击了一座严密设防的监狱并且救出了首脑德拉甘·米科奇。

马辛克告诉笔者:“前南地区经历了长达十多年的内战并且经济状况不佳,有大量受过军事训练的人员长期失业。该地区的警力严重不足并且腐败横行,于是产生了很多专业的悍匪团伙。除了‘粉红豹’这种珠宝大盗之外,还有专门的贩毒、人口买卖、走私人体器官的团体存在,都非常危险并且手法专业。”

至于为什么“粉红豹”喜欢抢劫珠宝和钻石,马辛克对笔者解释:“净重1吨的美元总价值约为9500万美元,而价值1亿美元的钻石或珠宝一个人就能带走!”

尽管欧洲出现了专业抢劫珠宝的悍匪,朱江明却认为银行劫案的损失记录未来还将被打破。他告诉笔者:“你知道有史以来最大的银行抢劫案抢走了多少钱吗?8100万美元!而且就发生在2016年年初。当时,劫匪没用一枪一弹,只是通过黑客手段入侵了孟加拉国家银行的结算系统,几秒钟这些钱就被抢走了!在互联网时代,抢银行根本不用AK-47,只需要1台电脑和1根网线!”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