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乃伊粉成西方板蓝根,林肯遇刺还用它续命(12图)
2017-03-29

  1865年4月14日傍晚,一声枪响,华盛顿福特剧院一片混乱,时任美国总统林肯倒在包厢的地上,血流不止,奄奄一息。医生火速赶到现场,并熟练地掏出了一把木乃伊粉洒在了总统正在流血的伤口上。

  对,木乃伊粉。它不是什么药的别称,就是实实在在的,用木乃伊磨成的粉末。这并不是针对美利坚合众国的高级黑,而是在当时,木乃伊粉确实是作为一味药材流行于欧美,并广泛地应用于各种病症。头疼脑热来一点,皮疹溃疡来一点,骨折流血再来一点。既可外敷又可内服,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木乃伊粉=药=包治百病” ,在17~19世纪的欧洲可以说是“常识”一般的存在。

  来自中国的板蓝根向绷带小伙伴致以最亲切的问候。

  又是熟悉的“包治百病”,只不过这次的配方和味道实在……让人不经想问:“西方的朋友们,你们在现代医学出现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说到木乃伊入药的由来,还要从它的名字本身开始说起。“木乃伊”,英文mummy,来源于波斯语mumiai,意为“沥青”。文艺复兴后,西方兴起了学习古希腊、罗马的热潮,医学自然也在这一范围内。而在古希腊的医疗体系中,天然沥青可以入药,用以治疗关节炎等病症,但受时代的限制,人们要获取天然沥青并不容易。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于是那时西方的朋友们就充分发挥了“举一反三”的优点:既然天然沥青弄不到,用同叫“沥青”的木乃伊替代不就好了?

  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本身就是因为他们相信人死后灵魂不灭,所以要保存好尸体,便于以后复活。而后来,这种理念逐渐转变为:尸体中含有人的精神,吃掉尸体就能获得死者的精神力量。大佬达·芬奇说过:“在死者体内,无知无觉的生命潜伏着,等待与另一生者的胃结合,重获知觉与智慧。”

  简单地说,这个运作方式和唐僧肉的运作方式大概是一样的。吃唐僧长生不老,吃木乃伊继承千年神力,四舍五入就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啊!多么无懈可击的推理。

  但是,吃死人这个事情却一点都不符合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精神。随着木乃伊在药店的现身,商家和顾客很默契地开始一同为这种重口味药材的出现找理由。

  人类学家贝丝·康克林(Beth A. Conklin)认为,这种行为非常虚伪,其实当时的欧洲人清楚“尸疗”(木乃伊)的药物的来源,但通过某种自创的变体论,就对自己的食人行为视而不见了。

  说了半天包治百病,不把木乃伊的用途拉出来遛遛你都不知道它有多厉害。除了开头说的小病小痛,其它什么关节炎、肺结核、脑中风、瘫痪、癫痫,简直没有它不能治的。更出格的是,道上还有传言说木乃伊粉能催情……

  沿袭沥青的疗效就是治疗关节炎,外敷是止血,就着药酒内服是治疗内出血。木乃伊头骨就更特殊些,磨成粉可以用来治疗头部疾病,是传说中的“吃啥补啥”的典范。17世纪的脑科学先驱托马斯·威利斯(Thomas Willis)就曾将人头骨粉末兑在巧克力饮品中,来治疗脑中风和颅内出血。英王查理二世的御用特饮 “国王的琼浆”,就有酒泡人头骨。更有甚者,木乃伊粉爱好者们还分出了“甜党”:加蜜糖治癫痫,加蜂蜜治肺结核。

  你们不要以为哒哒君在胡说八道。事实上,在当时的社会,木乃伊粉是一种非常严肃的处方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来的。毕竟是经过岁月“打磨”的药材,再怎么包治百病,用起来还是要遵医嘱啊!

  拥有这么多疗效的木乃伊们,凭着这种神圣又神秘的力量在欧洲药界迅速崛起。为了能使木乃伊们的最后一丝价值得到充分利用,人们开始疯狂地盗墓。这也是古埃及有那么多木乃伊却没剩下多少的重要原因之一——都被挖走吃掉啦!

  在控诉黑心商人卷走木乃伊跑路行为的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一点:埃及木乃伊再多,也不够挖几百年的啊。当然,我们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而在巨大的社会需求下,人类的智慧总是无穷的,于是“高级木乃伊仿造”成为了17、18世纪的新兴产业。

  人们有各种不同的秘诀制作“木乃伊”:肉被反复弄干,可以浸泡在酒里,或者洒上药,直至它变黑,不再有气味。由于假货横行,药店甚至给出了挑选木乃伊的标准:要选那些坚硬的、黑色的、闻起来香尝起来苦的含树脂样品。

  哪怕到了20世纪,你依然可以在欧洲的某些药店里找到“木乃伊”。在1900年代初期,德国的制药教科书和药品目录列出了用于销售的木乃伊,其实大多是赝品。那些木乃伊粉里面放了很多别的碎骨头,这样称重的时候分量大一些……和注水猪肉一个道理。但尽管如此,它的售价还是高达每千克17马克50芬尼,折合成现在的人民币大概是1480块。

  忙着嘲笑西方人重口味的先等等,因为咱们盗墓(小说)界杠把子胡八一也发话了:“僵尸肉可入药,这在古书上有明确记载,尤其可以治疗肢体残缺的伤患。”

  原来在元朝的时候,木乃伊就作为一种药物被阿拉伯人传入中国了。编译为汉文的记录阿拉伯医药的大型典籍《回回药方》中介绍了“木蜜纳亦(木乃伊)”。后来陶宗仪的《南村辍耕录》以及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都对此有所记录。但能让我们松一口气的是,李时珍特别标注了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不是真的有且有效,就是写出来让大家长长见识。(陶氏所载如此,不知果有否?姑附卷末,以俟博识。)感谢老祖宗们,守住了我们的节操。

  在一个连血液循环都不了解的时代,人们盲目地寻求与疾病抗争的办法。虽然偶有凑巧见效的可能,但吃木乃伊能治病绝对是毫无科学依据的。后来也有人对此做过实验,结果表明,木乃伊并没有任何药用价值。

  最后,送给大家一张图。

  参考资料:

  《人类砍头小史》,[英]弗朗西斯·拉尔森

  《暗黑医疗史》,苏上豪

  《人肉入药:欧洲惊悚 “尸疗”史》

  《怪诞行为学》,[美]丹·艾瑞里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