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名字成为街名(28图)
2017-02-27
他做了57年的烧卖,

用中国人的勤劳和真诚,

慰藉着漂泊游子的胃,

打动了无数澳洲人的心...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

主人公名叫Jimmy Huang,祖籍广东。

他13岁移民澳洲,在墨尔本生活了六十二年,

经营着一家小小的中餐馆:占黄餐室。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他的一生非富非贵,

但却让墨尔本人难以忘记。

政界大佬记得,平民百姓记得,

大明星记得,流浪汉也记得,

有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

他靠着自己的双手,从一无所有开始,

在完全陌生的南半球,

给所有人的味蕾和心,都造了一个美好的归宿。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这个美好的归宿在五十七年间,

一直源源不断地,

在温暖着每一个风雨中的过往行人。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故事开始在1954年,

年仅13岁的Jimmy跟随祖父漂洋过海,

从广东到墨尔本投奔一个开咖啡店的亲戚。

彼时的他在踏上澳洲土地的那一刻,

身上只有口袋里的两刀澳币,

和一腔对未来的憧憬。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在咖啡店的工作十分辛苦。

十几岁的少年,

每天除了站着连续做好几个小时咖啡,

还要一并洗盘子、打扫、做西点。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这位远房的叔叔欺负他年少,

将所有脏活累活一并压倒他的肩上,

令他终日不得闲暇,

不得已投奔了另一个开中餐厅的表叔。

在表叔那里,

他发现自己对烹饪极有兴趣,

尤其是烧卖等粤式茶点的做法每每令他沉迷其中。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茶点,这种带着浓厚广东色彩的食物,

不仅仅是美味,更是渗入广东人骨髓里的生活方式。

制作茶点让Jimmy缓解了对家乡的思念,

同时也让他萌生了开中餐馆这个念头。

他说,

“我要做出最正宗的烧卖,

来抚慰自己和所有广东人的思乡之苦”。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19岁那年,

他终于盘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家店:Jim Wong Cafe

这里除了售卖咖啡和西点,

也开始卖他自己亲手做的广式茶点。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但在当时,干又脏又累的餐馆,

是背井离乡的华人们在当地不得不选择的生存方式。

第一代的移民们都希望后代能跳出这个圈子,

去做更体面轻松的白领工人。

没有人理解Jimmy的行为,

也没有人预料到这件小小的咖啡店,

就是日后火遍墨尔本的“占黄餐室“前身。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人生如戏,

Jimmy是真的入戏了。

为了把家乡的味道原封不动地传承下来,

他每天一大早就亲自去菜市场,

采购最新鲜的食材。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一只小小的烧卖,

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用心。

芹菜和包菜要最新鲜的,

猪肉要挑95%的瘦肉。

虾子磨成泥,却仍保持弹性,

鲜美的蔬菜,口感爽朗清新,

蛋黄松软柔和,火腿油而不腻。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这些平凡的食材按比例组合在一起,

就是最熟悉的家乡味道。

一口烧卖咬下去,许多食客都不禁鼻酸,

背井离乡多年,

但心和味觉都还记得的,那是大洋彼岸的故国。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不仅仅是华人特别钟爱Jimmy的茶点,

渐渐的,

很多墨尔本当地人,甚至很多外地人,

都千里迢迢赶来,爱上了这道盛名的中华料理。

从小在这个区长大Catherine Cumming说,

每次叫外卖的时候,

妈妈都让她在鱼薯店和Jimmy的饭店二选一,

她都会选Jimmy的点心。

最多的时候,

Jimmy一天卖掉3000个招牌烧卖,

成了名副其实的澳洲“烧卖王”。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当生意渐渐好起来后,

Jimmy把店铺搬到了对街更大的一个铺面里,

也就是现在的“占黄餐室”。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在这里,他亲自招待每一位食客。

不论是高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

他都热情洋溢地和他们叙叙家常。

有时候一些衣不蔽体的流浪汉进去,

Jimmy也不会呵斥责骂,

只是和和气气地端上几笼免费的点心,

招待他们饱餐一顿。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在“占黄餐室”,不仅有美味的食物,

人们爱去这里,更是因为这个热情善良的老板。

孩子不听话了,找Jimmy出出主意。

情侣之间吵架了,找Jimmy诉诉苦。

生意失败了,找Jimmy小喝几杯解解愁。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多数时候,Jimmy都不说话,

只是微笑着安静倾听。

但这样的微笑总是让人安心。

不管你有多么浮躁,多么悲伤,

这个善良老人的和蔼笑容,

再加上他总挂在嘴边上的“anything is possible”,

最后总能心平气和。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Jimmy不仅是个善良的老板,还是个出色的老师。

在他的手下培养出了很多澳洲华人餐饮大佬。

甚至连墨尔本的前任市长苏震西,

也在他手下当过学徒。

但这些辉煌的事迹于他只是浮云过身,

他仍旧是踏踏实实做自己的工作,

五十七年如一日地经营着“占黄餐室”。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多年来,

“占黄餐室”一直只从中午十二点营业到下午三点。

曾有许多人提议要帮他扩大餐厅规模,

但Jimmy却一一婉言谢绝。

店大了,他怕自己忙不过来:

无法顾到每一位食客,

也无法陪伴家人。

他的妻子Marianne,就是他最重要的家人。

他们是少年时的一见钟情,

第四次见面的时候,

两人就举行了婚礼。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在之后将近50年的漫长岁月里,

Jimmy对她一直同初恋是一样,

倍加呵护,悉心疼爱,两人从未分开过。

他们在“占黄餐室”留下自己的青春,

和餐室一起,陪着无数客人从青丝走到白发。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会有连续40年光顾的老主顾,

带着家庭新诞生的小孙子过来;

会有离开墨尔本的游子,

为吃他的一口烧卖专程回来;

随着时间流逝,

顾客们都变成了老朋友,

很多时候他们光顾“占黄餐室”,

只是为了和Jimmy叙叙旧,

再吃一口他做的饭,

回顾旧日的青春。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75岁高龄的时候,

Jimmy依然坚持每周做三次烧卖,

得空陪客人喝喝茶,聊聊天。

或许是因为幼年的辛苦经历,

他总是愿意尽自己所能去陪伴别人。

也许他并不能提供实际的帮助,

但他温暖的微笑和真心实意的关心早已跨越国界。

在异乡的土地上,

这个慈眉善目的中国老爷爷,

他爱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也都爱他。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去年开初,

Jimmy开始为妻子准备来年结婚五十周年的惊喜。

那段日子他一直在店里忙忙碌碌,

悄悄为爱妻研究各种点心,

眉梢眼角像少年人一般欢喜。

但五月四日那天,

七十多岁的老人忙碌中不慎从楼梯上跌落,

这给原本身体就不太好的Jimmy一记重击,

他在治疗两天无效后不幸去世,

离开了相伴半个世纪的夫人,

离开了他倾注一生心血的“占黄餐室”。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他的离开让半个墨尔本的居民都陷入了哀伤,

对他们来说,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位善良的老人,

更是一个美好时代的结束。

葬礼那天,

在墨尔本硕大的Whitten足球场,

数千人自发到场,送别Jimmy,

看台上座无虚席。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

都是Jimmy曾经的食客。

他们中有许多大佬、政客和影视明星。

但更多的是一些流浪汉们,

他们都没有忘记,

在饥寒交迫的时候,

那一笼笼热气腾腾的免费点心,

老人颤巍巍的手,和慈祥的笑容。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澳媒也纷纷发表悼文,

跟这个善良的中国老人最后告别。

Jimmy的工作虽平凡,

但他以他的善良和勤劳,

温暖了无数途经此地的旅人。

不管是华人还是当地人,

都由衷地为他的离去致以最沉痛的怀念。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同年7月底,

墨尔本Maribyrnong市议会拟将一条街道命名为

“Jimmy Wong街”,

以表尊敬和怀念。

这个中国厨子,让数千澳洲人痛哭流泪,还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

Jimmy的妻子已经承诺,

会替他将“占黄餐室”继续经营下去

像从前一样陪伴着每一位走进的食客

心怀远地,家为天下,

愿他的爱能一直传递下去!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