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史以来最猖狂的黄牛党,却逃脱了法律制裁(9图)
2017-02-23
  

  这是一个无奈的故事,乔治·华盛顿看了会沉默,托马斯·杰弗逊看了会流泪。两位先贤怎么想不到,自己精心设计的司法体系,会在美利坚建国第235年再次被钻了空子——2011年六月的一天,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法庭辩论之后,肯尼斯·老孙(Kenneth Lawson)从新泽西州纽瓦克联邦法院仰天大笑出门去,仿佛他从来不是那个身为全美国最大的黄牛党而被口诛笔伐之人。

  有紧俏的需求就有黄牛。比如我国古代曾有一段漫长的时期(具体点是公元前685到公元2016年),一直实行食盐专卖制度,那时就已经有倒卖取盐凭证——“盐引”的奸商存在。

  绝对的垄断导致绝对的腐败。风流才子纪晓岚也曾因卷入两淮盐引贪污案差点被杀头,还好抱紧了乾隆老儿的大腿才捡回一条命。

  做票贩子不至于引来杀身之祸,但肯尼斯·老孙也抱不着哪位美国总统的大腿。时间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的老孙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保险销售员,终日为拓展客户发愁。穷则思变,老孙决定改变自己碌碌无为的人生。美国梦有很多的实现方式,无论是卖军火、碰瓷还是当票贩子。

  如今人们早已习惯了在订票网站上戳两下,然后等快递小哥把票送上门。但在互联网尚未成熟的1990年代,如果您想看一场迈克尔·杰克逊的演唱会,拨打专业订票公司“票务大师”(Ticketmaster)的订票热线是最便捷的方式。

  像这种一对一的电话服务,想抢在门票发售的第一时间拨通订票热线简直是天方夜谭。和一千万人抢一条订票热线是什么感觉?请投资一家利率在15%以上的P2P理财公司,过不了几个月就能享受这种电话一直打不通的焦虑了。

  常年打电话卖保险的经历,让老孙掌握了特殊订票技巧。很多公司都有客服人员不能先于客户挂断电话的规定,“票务大师”也是如此。如果有一场演唱会的门票将在当天上午十点发售,那么老孙提前十五分钟就会打进订票热线。接下来他会一直和客服人员瞎扯淡,一直扯到出票时间——“什么?迈克尔·杰克逊演唱会的门票开始发售了?好的第一排来十张”。

  客服人员当然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只是碍于公司规定,他们既没有权利主动挂断电话,也没有权利拒绝票卖给老孙。真正的粉丝愿意出十倍、二十倍的价格把票从老孙这里买走,近距离欣赏流行之王的太空舞步比生命都重要。

  理想情况下,一张七八十美元的门票在老孙这里能卖到七百美元,不论您想看的是迈克尔·杰克逊、NBA、百老汇歌剧、或者是Lady Gaga的无双大劈腿。

  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发家不要太容易,到了1999年,老孙已经拥有了一个名叫“聪明人”(Wiseguy)的黄牛集团。在某个农场上的仓库里,十来个聪明人面前摆着无数电话,争分夺秒地拨打着“票务大师”的订票热线。感谢app刷榜工作室,让如今的我们得以重见类似当年的盛景:

  没人清楚Wiseguy靠霸占订票热线倒出去多少张门票。人们只知道,一场大规模演唱会或者体育赛事的开幕日,通常就是Wiseguy的全体员工飞到拉斯维加斯狂欢的日子。不过Wiseguy的员工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下岗再就业等着你哦。因为过不了多久,计算机就能帮老孙搞定一切了。

  互联网时代来临后,无形的数字屏障——验证码,取代了被挤爆的订票热线,成为老孙最大的敌人。

  那个占着电话线就能捡便宜的时代再也回不去了。“票务大师”网站的每一次订票操作都需要用户输入验证码。只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票务大师”启用验证码不久,Wiseguy就拥有了由一位19岁的保加利亚黑客编写的抢票软件。

  刷过春运火车票的人肯定知道,就算安装了抢票软件,也不一定刷得着,因为你就算点爆了鼠标,却连网页都戳不进去。黄牛党的生存法则就是绝不能慢如黄牛——为了最快的访问速度,Wiseguy拥有遍布全美国的服务器,所有机器都运行linux系统和火狐浏览器,免得杀千刀的IE跑来拖后腿。

  最终让Wiseguy脱颖而出的是老孙对验证码的理解。抢票软件通常需要使用文字识别技术(OCR)辨认验证码中歪歪扭扭的单词,识别速度和准确率都非常差劲。但老孙发现“票务大师”的验证码实际上不是随机的单词,而是三万张固定的图片,只不过是每张图片上展示了不同的单词而已。

  事情接下来就好办的多了,Wiseguy的抢票软件很快就记住了这三万张图片,比竞争对手的抢票外挂还有效率。当老孙在一秒钟之内抢光了所有好票时,别家的抢票软件还在慢慢猜那些验证码里的单词是什么。

  顺便说一句,这种图片识别技术也是春运火车票总是出现在黄牛手里的原因。如果不是记住了每一张图片,在人眼都分不清楚的情况下,您觉得电脑能认出这个12306的验证码里有几个吗?

  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老孙靠这一招鲜吃遍天,一共倒卖出了150万张各类门票,赚了2500多万美。2009年以前,老孙一直是美国黄牛届的牛魔王。

  直到有一天,联邦调查局(FBI)一脚踢开他位于洛杉矶办公室的门。老孙这一票黄牛党的暴利,成功地引起了检察官的注意。

  老孙被捕时,美国实际上并没有针对黄牛党的相关法规,联邦检察官们绞尽脑汁想对老孙和他的两个手下提起诉讼。

  老孙表示,既然倒手门票不犯法,为什么要抓我?就算是要抓,你们为什么不抓那些直接从主办方手里拿票,再转卖给社会名流的票务经济人?不就是官牛和民牛的区别嘛。你们这些法律工作者啊,面对权贵不敢吭声,只知道对着老百姓喊维护法律权威。如果法律本身没有建立在人人平等的基础上,那你们所谓的什么“法律不应偏袒弱者”,无非就是捡软柿子捏捏,顺便炫耀自己比普通人多读过几根法律条文罢了。总之俺老孙不服!

  检察官则表示,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就算倒票不违法,但使用抢票软件属于网站入侵行为——看好了,这是《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将依据该法案对你提起黑客诉讼。42项的计算机欺诈指控和20年有期徒刑在等着你。

  老孙又表示,感谢愚蠢的去工业化政策,我们美国最后的本土特产就是那些牙尖嘴利的律师了。如果你们希望继续创造这种毫无意义的GDP,俺老孙就多雇几个律师和你们怼到底。老孙请来的律师名叫马克·拉什(Mark Rush),正是这位马律师让老孙避免了牢狱之灾。

  

  一脸淫笑的索尔·古德曼

  马律师这个讼棍,干的活和美剧《绝命毒师》中著名的捞人律师索尔·古德曼(Saul Goodman)一样——想尽一切办法钻法律空子。结果马律师还真发现了《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上的一个大漏洞,大的足够老孙从这个洞里钻出美利坚法律的五指山。

  前文中说过,老孙的抢票外挂和其他黄牛不同,并没有使用文字识别技术辨认验证码中的单词,而是存下了每一张图片后进行比对。所以马律师提出,老孙没有非法“规避”掉售票网站的验证码系统,只是等着验证码自己出现,再从本地图片库里找出它的意思而已。用机器检索这些图片是比人类快很多,但是,根据现有法律,这并不违法。

  结果,老孙从头到尾没有因倒票坐过一天牢。

  他甚至从不因为自己是美国最大的票贩子而羞愧。“买黄牛票,你可能不喜欢付出的价格,但你确切的知道自己将得到什么,哪一天,哪个座位。在这之前我是个卖保险的,”老孙说道,“鬼知道你买一份养老保险最后能得到什么。”

  作者:中立的手指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