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28图)
2017-02-23
来源:网易看客

“面馆杀人案”再次将精神病患者这一群体拉进大众视野之中,在民众眼中,他们是施暴者,有了《精神障碍证书》的保护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但除了对他们感到恐慌之外,很少有人关注到精神病患者真正的生活。他们往往生活在贫穷之中,因为社会的歧视与医疗资源的短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得不终生与铁链、铁笼为伴。难以回归生活、回归社会的他们,是真正生活在痛苦深渊中的人。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提及精神病患者,冲动、易怒、有暴力倾向是最常出现的词语,人们常常避之不及。事实上,中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在1亿以上,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人数超过1600万,但往往只有发生暴力伤害事件时,他们才会被关注。而受伤的,除了社会,还有他们的家庭、他们自己。浙江省一家精神病院的重症室内,63岁的刘大姐在短短几分钟内,先骂、后笑,最后哭着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演智/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4年11月21日,家住沈阳新民市梁山镇西二台子村62岁的老许,在自家炕头睡觉时被大儿子庆涛(化名)杀害,一把十余厘米长的尖刀直刺其颈部。庆涛平时为人内向,在事发前两年里多次到新民精神病院治疗,好转后家里就会把他接回来,捅死老父亲后,他再次被警方送进精神病院治疗。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4年11月25日,成都市3岁9个月的小语被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从6楼窗户扔下,之后母亲跳楼,母女双双重伤。由于小语头上的伤口持续流脓,将进行开颅手术。陶轲/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人们普遍认为只要拥有精神障碍证书,违法行为便可不受惩罚,事实上,只有司法部门确认精神病症状达到无法辨认和控制的情况时,才能彻底免责,精神障碍证书只做为参考,而非“免死金牌”。2015年11月21日,陕西渭南故市镇扁家村,男子李某在家里用镐头砸死了年过七旬的父母。而今年43岁的李某患有精神疾病,4年前因杀害嫂子被判刑入监,2015年7月份才刚刚出狱。华商报王培民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患者,应当责令其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但”在必要的时候”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2014年12月16日,福州闽侯荆溪镇关西村,年仅9周岁的小娜在上学路上,被一名男子用铁锤锤死。行凶者的父亲老许说,儿子曾因精神问题入院,事发前仍在吃药,医院的诊断书上写着:精神分裂症,重性精神病。吕诚/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5年10月25日,四川峨眉山,7旬老人骆大爷精神病发作,撕碎47600元现金,峨眉山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员工加班将碎钞分类,准备修复和兑换。丁伟/华西都市报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在湖南省强制医疗所内共住着415位严重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他们有的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有些患有重度抑郁症,年龄最大的74岁,最小的21岁。湖南日报 李健/东方IC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相对于1600万之多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而言,中国现阶段的专项医疗资源相当匮乏,绝大多数的病人因无法进入医院,进行系统的治疗,而不得不游走在社会的边缘。2013年10月23日,浙江省一家精神病院内,中心为患者进行脑波仪理疗,让他们享受轻音乐,帮助他们改善睡眠和放松神经。演智/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3年11月5日,浙江省一家精神病院内,一名患者在练习倒立,但医护人员发现后,马上制止了他。演智/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目前中国三分之二的县区没有精神科专业机构,平均每十万人对应1.49名精神科医生,每万人拥有1.04张精神病院床位,这个数据即便是在一般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偏少的。2016年5月4日,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由于条件有限,很多房间都出现加地铺、两人睡一张床的情况,72张病床,已住了130个病人。而且每天仍有“三无”精神病人被送到这里。大豫网 罗浩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4年10月16日,山西省运城市,稷山公立医院收治的精神病患者有200余名。病床上,一名患者被强制约束,强制约束是医护人员最不想用而不得不用的一种治疗手段。陈卫/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比缺医生更紧迫的是缺护士,常年超负荷的工作和来自社会的歧视使得精神病医院护士流失严重。2015年3月18日,广州,包荷花夫妇负责看守的六病区是老年精神科室和托养区,病人多为老年精神病患者、重度精神发育迟滞和生活不能自理的残障人士,看护任务十分艰巨。他们24小时和病人待在一起,除了工作辛苦,还随时面临着被殴打的危险。柚子/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疾病往往伴随着贫穷,对于大多数无法长期负担高额治疗费用的家庭而言,“关”和“铁链拴”仍旧是他们对待精神病人的主要方式,虽然并非家庭心甘情愿,但却是众多绝望家庭唯一可以被使用的方法。2015年6月30日,山西省运城市,刘更马伸出头向外张望,赤身裸体的他,见什么撕什么,8岁开始他便被大人用铁链拴住,一栓就是二十年。陈卫/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5年3月17日,福建泉州,80岁的谢大默在说到儿子以后的生活时沉默不语。20年前的一个午后,阿恭突然跳进粪坑,被人捞上来之后就疯了。谢大默带着儿子四处求医,可非但儿子病情没有好转,家中所有积蓄也所剩无几,怕儿子发疯打人,谢大默只好和几位邻居用锁链合力把阿恭锁进屋里。从此,阿恭再没走出房门一步。夏大朋/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4年7月15日,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仲村镇西流庄村,正在“发病”的婷婷痛苦的伸出右手。即使不“发病婷婷依然会被绳子绑在铺满了麦秸的破床上。“说是精神病,哪里都查不出来。”带着女儿跑过多家医院后,这个一贫如洗的单亲家庭已经负担不起再多的检查了,这意味着,12岁的婷婷还要继续她被捆绑的童年。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5年4月21日,云南普洱市景东县的魏学明,在一次课堂上突然晕倒后,开始出现精神疾病,之后因为病情恶化杀害了自己的奶奶,被家人锁入笼中,至今已逾11年。哥哥魏学忠说,他们也没有能力将魏学明送入精神病院治疗。对于年收入2000元的家庭来说,仅魏学明在医院的伙食费,都是无法承担的重负。周李城/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被锁的精神病患者数量尚难统计,有报道称,河北一省被锁者约10万,业内人士以此数据推算,全国的被锁者恐过百万。2013年8月27日,在河南洛阳市洛宁县程岭村,26岁的程相涛被70岁的父亲锁在山洞里生活,先天失明的他在精神方面也有疾病,经常撕碎衣物,赤身露体到处跑,但由于家庭条件困难,程相涛并没有正式就医。有村民表示,“锁起来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4年10月27日,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西安村60岁孙兆红老人的儿子患有精神病,几天走失后被好心人发现,为不再让儿子半路逃跑,孙兆红老人将两辆独轮车拼凑成了一辆平板车,拉着车子从临朐县一路风尘仆仆赶到青州市,接28岁的儿子回家。老人用绳子、铁丝等将熟睡的儿子捆在自制的车子上。森林/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6年06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42岁的重症精神病患者吴强被锁21年后,被顺利解锁。1995年吴强技校毕业后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由于有强烈的暴力倾向,父母只有将饭充到矿泉水瓶中,再扔给被铁链锁住的吴强。一日三餐,日积月累屋内的矿泉水瓶积攒成山,房门已经难以打开。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5年05月26日,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灵王庙村村民龙芬今年53岁。因为30多年前一声突如其来巨雷,使她受到惊吓出现了精神异常。犯病时“六亲不认遇人就骂,见人摸起石头就打,家属无奈只好将她用铁链锁住,关在无人居住的一间小屋里,墙上、地上的洞都是龙芬用手挖出来的。豆芽菜/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5年07月27日,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溪口镇,54岁的徐贡新怀抱一只小兔坐在兔窝中。徐贡新原本是个聪明学生,考试成绩年年第一。初中二年级的一天,他遭村里人诬陷坐在了大队的水桶上,被人暴打后,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并有暴力倾向。父母亲带他四处求医未果,最终积劳成疾,2000年前相继撒手人寰,留下他和弟弟徐贡贵相依为命。演智/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6年7月3日,西安蓝田县蓝桥镇柳坪村,19岁的小伙子尹新昭因为精神疾病,被家人无奈锁进铁笼中。他吃喝拉撒睡全在笼子中,晚上没有床板他就在屁股底下垫一件衣服睡觉。尹新昭也曾接受治疗,但因为家庭贫困治疗被迫中断。华商报邓小卫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绝大多数精神病患者伤人的惨烈都显示着,长期的监护已经让这些家庭被”绑架”。一方面,经济重负一般家庭很难承担得起;另一方面,精神上受到的煎熬和折磨,更令监护人难以忍受。2015年4月23日,陕西省西安市,殷某某患有精神疾病,经常在家打闹,甚至将母亲腿打断。最终,在一次冲突后,他被亲生父母勒死。随后殷某某的父母,因杀害患精神病的儿子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12年。华商报张杰/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除了疾病本身之外,病人恢复最大的困难来自于社会的歧视,病人康复回归社会,而社会的不接纳导致了大量病情复发的现象。2017年1月4日,江西玉山县怀玉山乡白泥村民反映,村里在贫困户建档立卡公示名单时,其中一项基本情况栏上,直接填写“精神病”让当事人有点受不了。对此,该村干部称,这是上面的要求,除了艾滋病以外都要公开。姜春 / 东方IC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2015年8月7日,广东惠州,叶某被家人发现在房中自缢身亡。叶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近几年因病无法工作。事发前,两次申请低保未果,加上离婚备受煎熬,选择上吊自杀。叶某也曾在潼湖周边的小工厂打工,但老板知道他患精神病后就将他辞退了。田飞/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事实上,在得到治疗后,有50%的患者能够恢复社会功能,他们对某些工作有着超出普通人的专注,可社会对他们的接纳度却十分的低。2015年5月26日,广东珠海前山的白云康复医院,住院的康复者参加有报酬的插花劳动。吴进/视觉中国

与铁链铁笼为伴 痛苦深渊中的精神病人

目前,中国平均每13个人中,就有1人是精神障碍患者;每100人中,就有1人是重症精神病人,他们并不罕见,他们游走在社会的边缘,人们所谓的拿着“免死金牌”的施暴者,恰恰也是生活在痛苦深渊中的受难者。2015年9月28日,湖南邵阳市脑科医院。精神病患者走向医院的户外活动区域。早报记者/许海峰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