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上海“群演”市场
2017-02-23
肖慧:群众演员鱼龙混杂,来自社会不同层级,有着不同职业、家庭背景的人们,在这个“地下”行业里演绎人生。
    
    我不知道上海竟还有这样的地方。低矮单薄的平房错落地四散开来,偶尔高出一个头的楼房也是老旧疲惫的模样,远处传来犬吠声,空气里弥漫着氨气的味道。
    十二月的清晨,空气里的温度是出口化气的低,路灯还亮着,从小巷出来,左拐右走,路上没有遇见一个人。
    小山东的步子很快,他走在前面,脚下生了风,我近乎是小跑,跟在他身后。
    这个城市存在的方式有时候以职业展现,小山东在做的事情不太常见,他是一名群众演员的领队。

兼职的灰色区域
    群众演员,顾名思义,是充当群众的演员。他们常常是荧屏上虚化的背景,镜头聚焦之外的人像。没有台词,没有镜头,旧时在香港俗称“跑龙套”。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在如今的圈子,大家称他们为“群演”。

小山东刚刚负责完一场戏的拍摄,持续了27小时,一天两夜。

时间回到前天晚上9点40。小山东又在朋友圈更新了一则通告,形式如常,内容大致为“明天拍摄XX剧,需要群演XX人,前景XX人;工资:群众60—100,前景110-150,包水饭;要求:群众XX岁以下,前景身高XX以上,服装无所谓;由于明天拍摄时间早,今晚9点40之前在1号线XX出口集合;晚上开KTV;报名······”
    我提前赶到地铁口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将身份证交给小山东,在名单上记下自己的名字后,他让我站到一旁。

丹丹也参加了此次群演。她是浦东新区某高校学生,因舍友在微信上看到群演的消息,想看明星,又恰逢周末,便将她拉了过来。

晚10点半,小山东带着其他领队和我们出了地铁,在外面的街道上集合。一大批人浩浩荡荡,引得不少人注目。
    集合清点完人数后,他带着我们去了闵行一家KTV。明天才开拍,今晚我们就歇在这里。

第二天早上5点,小山东领着我们到了事先约定的地点,大巴车将我们拉去了剧组。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拍,就到了凌晨2点。地铁最后一班车早于10点半就已停运,在昂贵的打车费用前,一天一夜辛苦下来的100元工资勉强与之相抵。

最初想体验的念头在此刻猛然瓦解,群演这份兼职,从此在丹丹心里画上了句点,“觉得群众演员其实比其他的兼职更辛苦,很累,同情做群演的人。”
    关于工资,小山东有不同的理解。他曾经在横店待过半年,而相对于横店的正规,上海的群众演员以兼职的面貌存在着。

横店有工会,工会负责群众演员的演出工资,而在上海,所谓工资实质是一种补贴。
    “很多人做群演是为了体验生活或者看明星,也有来玩玩的;真正靠这个赚钱的并不多,大家都不缺那几十块钱。”

冠以兼职名称的群众演员是游离在法律界定之外的灰色区域。国家法律有明确条文指出非全日制用工的工资标准,而上海市规定从2016年4月1日起,小时最低工资调整为19 元/小时。

但兼职的问题至今未在法律上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并不属于劳动部门认定的劳动关系。群众演员的劳动报酬及保障问题,就如同一个皮球,流荡于各政府部门之间。群众演员的劳动究竟属于什么性质?是否属于特定的劳动群体?受不受相关法律条款的约束和保护?如何能够保证他们的最低薪酬和劳动安全?
    来源:FT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