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全美最疯狂的军火贩子,想来中国做音乐生意(20图)
2017-02-12
  

  阳光微风椰树滩,吉他帅哥polo衫。画面中这位骚骚的文艺青年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大卫·帕寇兹(David Packouz)。看着这种照片,你绝对想不到他是一场曾经震惊全美国军火案的主犯。

  时间回到十多年前,那时的大卫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嬉皮士和文艺青年,每天除了抽大麻就是玩吉他,梦想是成为一个摇滚明星。

  大卫出身在一个犹太家庭,父母希望他能继承犹太人的传统,成为又一个剥削穷人的华尔街犹太银行家。但为了自己的梦想,大卫不惜从大学退学来到迈阿密,试图从这里展开自己的音乐事业。

  有身材长得帅,会弹吉他会唱歌,而且还是美国人。这样的尤物扔在大理或丽江,只用胸肌就能把姑娘们夹上床,一个月就能完成文艺女青年百人斩。可惜在美国搞文艺,不如我国这般好招摇撞骗。长得帅身材好有情怀的大卫在迈阿密不但没能出人头地,甚至一度落魄到只能为海边别墅里的富人推油为生。

  什么人会找大卫这种年轻的肌肉猛男推油?弄清楚这个问题您就知道他的日子有多么不好过了。

  不知幸运还是不幸,当了几个月推油小哥后,大卫遇上了自己的高中同学埃弗拉姆。几年不见,眼前的这位高中同学已经是名车名表别墅,俨然一副人生赢家的派头。如果想体会大卫此刻的心情,请把下图中坐在超豪华跑车里的埃弗拉姆,想象成您在春节时撞见的高中老同学。

  埃弗拉姆也是个不世出的奇才。这家伙辍学的时间比大卫还早,16岁就从高中退学,然后干了一个看似异想天开的举动——成立一家名叫AEY的军火公司。

  您16岁时玩的可能还是那种发射BB弹的塑料枪,埃弗拉姆卖的可是真正的军火,而不是枪口动能不能超过1.8焦耳的儿童玩具。虽然在别的地方用这类玩具枪摆个打气球的地摊也会被判刑,但只要美利坚宪法还在,埃弗拉姆在美国卖真枪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

  你或许会问,一个16岁的、毫无经验的小屁孩怎么能搞动军火这种大生意?但埃弗拉姆真就做成了。

  2003年,美军正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和当地武装打的一塌糊涂,对军用品的需求迅速增长。类似于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或者雷神(Raytheon)这样的老牌军火厂只来向来只和军队做上亿美元的大生意,偏偏来自前线的需求有大有小,比如这缺了几顶头盔,那少了两件防弹衣什么的。

  这种几万十几万美元的小买卖连个战斗机轮子都买不到,美帝的军火寡头才不会有兴趣。埃弗拉姆正是抓住这个机会,专捡这些大军火公司看不上的残羹剩饭。他从国外武器厂买来一些质次价低的产品,再用最低的竞价转卖给国防部。小皮包公司AEY第一年就赚了几十万美元,零敲碎打的几年下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屁孩竟然做成了上千万美元的生意。

  两人相遇时,埃弗拉姆正急于拓展自己的市场,大卫也不愿意继续忍受给老男人推油的生活。两人一拍即合,大卫加入了只有埃弗拉姆一个人的AEY公司,成为公司副总裁。

  进入AEY后,大卫的形象摇身一变,开始出入各大军火展览会,手不离身的东西也从吉他变成了机枪。之后这位文艺青年的画风就变成了这样:

  加入AEY仅仅几个月,大卫就做成了AEY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一单生意。这单生意值多少?3亿美元。

  我们都知道,美军占领阿富汗后,成立了所谓的“过渡政府”,并组建了阿富汗安全部队。在美国的控制下,新组建的阿富汗军队和从古至今所有皇协军别无二致,大量新兵蛋子唯一的本事就是闭眼扣扳机。反正把子弹打光就能领战斗补贴,真出事了,还有皇(美)军在前面顶着。

  这种战斗风格带来的是巨大的弹药消耗,偏偏阿富汗长期装备的都是苏联生产的旧式武器。当美国人发现阿富汗皇协军很快就会打空所有的子弹储备后,立刻抛出了个军火采购大单,其中包括一亿发7.62毫米苏式步枪子弹。

  世界上有能力大量生产这种7.62毫米子弹的国家只有两个,中国和俄罗斯。对于这两家老对头的军火,美国这辈子都不可能采购的,

  那么,在哪里还能搞到这么多的7.62毫米子弹呢?哥俩把目光投向了一个经历过几十年神奇发展史的东欧小国——阿尔巴尼亚。如果您不太了解这个国家,请用这张海报体会一点该国国情。图为“耸入云霄的高山”、阿尔巴尼亚人民的大救星恩维尔·霍查:

  二战结束后,“欧洲明灯”阿尔巴尼亚在伟大领袖霍查同志的领导下,从一个欧洲穷国成功地发展成了欧洲最穷国,同时还变成了个和周边所有邻国都结仇的奇妙国家。巧的是当时东亚有一个大国的境遇也差不多,为了打击遍布全球的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走狗,世界上最后的两头雄狮(阿尔巴尼亚宣传语)紧密抱在了一起,形成了非常特殊的盟友关系。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个头较肿的那只雄狮向个头较小的雄狮送去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巨额援助。阿尔巴尼亚小狮子大张口,十几年里收到的援助中,光是粮食就有180万吨,比如在1961年一年就是几十万吨。要知道此国人口一共就两百来万,而且这几十万吨粮食在当年的全部援助中连零头都算不上。

  而当时两国人民的友谊,你可以通过下图感受下...

  对于一个随时准备向四面八方开战的国家,阿尔巴尼亚拿到的军事援助更是数不胜数。不说飞机大炮,仅7.62毫米步枪子弹就有足足十五亿发,每个阿尔巴尼亚人都能分到五六百颗。

  阿尔巴尼亚VS全世界的大战最终没有打响,来自东方大国堆积如山的军火,也默默地在人迹罕至的山洞里堆了半个世纪。得到这个消息后,大卫屁颠屁颠跑去了阿尔巴尼亚。反正没花一分钱,阿尔巴尼亚人卖起来也不心疼,直接给了大卫一个半卖半送的价格,使AEY公司的出价比第二名足足低了一倍还多。

  一亿发子弹搞到手后,兄弟俩还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这批1960年生产的子弹已经过期了几十年,还有多少能打响谁也不知道;第二个问题这些子弹的包装箱上写满了汉字。没错,大卫搞到的子弹正是当年中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美国国防部明文规定子弹不能产自中国。

  国防部的态度其实很好揣摩。子弹不能发射属于质量因素,坑死阿富汗士兵问题不大;但子弹的产地不符可是严重的政治错误,关系到这些阿富汗人(死活无所谓)接受的美式民主教育是否纯正。

  眼看三亿美元的鸭子要飞向诗和远方,文艺青年大卫也急了。巨额利润的诱惑最终让两人执行了一个冒险的诈骗计划——反正只有子弹的包装箱上印了中国字,把这些子弹拆包后重新包装不就行了?

  他们还真就这么做了。大卫在阿尔巴尼亚雇佣了一大堆工人,把子弹从原包装里倒出来统统重新打包,然后声称这批子弹来自匈牙利。阿富汗战事紧迫,没时间重新定制军用弹药箱,两兄弟合计合计,干脆直接装纸盒!是的,他们真把子弹包成淘宝网style就运去了阿富汗。包装时的场景大概就像这样:

  当大卫和埃弗拉姆把一亿发子弹用纸盒子送到阿富汗时,美军基地热闹的像收到了无数快递的双11购物节。这一单买卖能让大卫就赚到近1000万美元,当年他只有25岁。如果大卫没有加入AEY而继续留在迈阿密为老男人推油的话,恐怕要往前推500年再往后推500年才能赚这么多钱,那时他的音乐梦想早就灰飞烟灭了。

  作为一个执着的文艺青年,拿到了这么多钱后,大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制作人把自己的歌录成了唱片。歌名是“永恒一刻”、“你飞翔的远方”、“黑暗中的和平”之类的,一听就是文艺青年的搔首弄姿,永远火不起来的玩意。如今您还可以在亚马逊上花7.99美元买到这张名为《微观》的唱片,而且会发现这CD的销量只有可怜的两三张。老兄你卖军火的本事比搞音乐强多了,不为了搞文艺女青年的话,何苦在这一条路上走到黑?

  实际上,帕寇兹的军火生意并没持续多久。美国的军火倒爷不只AEY公司一家,就在这笔买卖做成后不久,AEY就被竞争对手举报。鉴于AEY以往的业绩也劣迹斑斑,国防部启动了对AEY的调查。联邦调查局的探员突袭了位于迈阿密的AEY办事处,缴获了所有有关中国子弹的证据。两人被捕后直接懵逼:

  这件军火欺诈案在美国弄得沸沸扬扬,愤怒的左派们纷纷指责AEY为了利益不顾阿富汗士兵的死活,却忽视了这家公司实际上为美国纳税人省下了三亿美元这个事实。无论是摆脱塔利班暴政还是争取民主自由,最需要的都是自身的觉醒,而不是王师的推送——在阿富汗人明白这个道理之前,给他们发什么武器都一样,哪怕是激光枪也白搭。

  AEY公司的老板埃弗拉姆被判处四年监禁。作为公司的名义副总裁,大卫也被判处六个月软禁。理所当然的,AEY公司从此彻底完蛋。

  刑满释放后,死性不改的大卫又回到了搞文艺的老路上来。我们现在还能在一些不存在的视频网站上看到他和伙伴合奏的视频: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有关大卫的传奇故事,可以去看看根据他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军火贩》。大卫·帕寇兹的扮演者是在《爆裂鼓手》等电影中有上佳出演的帅哥迈尔斯·特勒。绝对是一部黑色幽默的火爆好片。

  除了弹琴唱歌和抽大麻之外,如今的大卫正到处推销自己研发的“节奏老哥(BEATBUDDY)”牌音乐效果器,还带着产品来中国参加过乐器展。不过他并没有去大理或丽江狂斩文艺女青年,而是去了趟张家界。

  但别的外国人来我国抱怨几句也雾霾就算了,你一个天天在战火硝烟里出生入死的军火贩子,捏个鼻子算怎么回事?

  资料来源:rollingstone、miaminetimes、nydalynews、guitarworld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