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友记看守所生活
2017-02-10
2016年10月24日下午我在北京天安门抛撒200份(大血迁、暴力镇压残疾人)上访材料,带回上海,10月26日晚上,以“寻衅滋事”被南京东路派出所请进看守所。这可是我第二次进看守所。早就听说在里面住的人,过着非人的生活,每天除了吃不饱,还要受气。总是要面对的,也是一种经历。
    
    穿过两道铁壁小门,我来到看守所的里面,我被警察搜身(就是搜查身上违禁品)检查完后我被带到11号间,几分钟后被转到3号间,拐杖不可以带进房间。

当我跷进牢房后所有受刑人目光都瞄向我,十几个人。

监舍环境,一个两间房的房间,前面是一道大铁窗外面是走廊,墙上有“肃静”两字。房间一边置了木质平台(睡觉),另一边是活动范围。门口右边有一个蹲式厕所,简陋。

一个40来岁的人问我“什么事”其他人靠在他身边。我知道这个人应该有一定地位。是牢房老大。传说中的牢头狱霸。我讲“上访”(后来知道姓沈)第二天,天不明,喇叭就传来喊起床的声音(早六点)那些犯人都赶紧爬起来。穿衣服严肃认真叠被子,再放在一起,用被单遮住然后搞卫生。

大约七点早饭送来,早饭是蒸饭,菜是咸萝卜(限供应)。8点多收看电视,内容看守所行为规范。到中午十一点午餐一般都是白菜,没有一滴油,从十二点到一点三十分午睡时间,午睡后自由活动。下午4点晚饭时间,基本和午饭一样。每晚7点电视会准时打开。电视是离地面3米高的地方挂在墙上。没有遥控器。

每天只能看一个台,电视播放期间不能说话,晚上9点就寝。不过从来都不会关灯睡觉,一天的基本生活就是这样。

就这样,我在看守所呆到2010年11月25日中午释放。

13524703813徐义宽

2017年1月30日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