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贴:精神已移民 留下肉体在此赚钱的尴尬和窘迫
2017-01-25
  

  移民当今是个热门话题。但还有那么一批“精神已经移民,留下肉体在此赚钱”的人,其生活是何其地尴尬和窘迫。

  一

  和你讲讲我的一天。

  我家搬来了新邻居,早上我去地库开车,看见她开着玛莎拉蒂在地下车库以40迈以上的速度冲向地面,限速20迈的提示牌,在她眼里像一棵风干多年的树沉默不语,谁在乎一棵树的死活呢?

  我在第一个路口就被堵住了,这是一条双向四车道的路,但直行的车永远占着左转车道,因为这里没有摄像头,最不该堵车的地方总是堵车,大家都忙都着急,都想快三秒通过路口,谁在乎占错车道了呢?

  转弯以后,我加入了茫茫塞车大军,变道不打信号灯随意加塞成了新的交通规则,无牌照的大货车呼啸而过……如果按照交通规定开车,我要付出几乎两倍的时间。

  中午与下午时分,在每个路口,都能看见送外卖的送餐员,他们骑着无牌无证的小摩托横冲直撞,逆行钻空钻人行道,撞车撞人撞树撞电线杆……于是我不再开车,我用上了互联网约专车。我们曾经那么声嘶力竭地为专车呼喊,但他们壮大以后,就再也不是以前兢兢业业的专车了,索要五星评价的,装逼说自己只是偶尔跑跑的,嫌偏僻嫌路远拒绝前往的,无故取消订单扣费的…昌盛一时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电商O2O……都简单粗暴地变成了人工电动车小摩托送货。

  晚上我去超市买菜,里面多数有机蔬菜,大部分农药仍然超标,但他们要卖你三倍普通蔬菜的钱。

  ……

  西瓜变了,黄瓜变了,西红柿也变了,它们再也不是小时候的味道。羊肉不是,猪肉不是,鸡肉也不是。小河渴死了,小山丢了青衣,起风了,到处是灰尘,房屋越来越高越来越不好看,人们都在着急都在忙,天天为了钱悲伤……

  二

  再和你讲一件差点把我气死的事。

  前几天我坐飞机,将一件大衣遗忘在飞机上,我还在摆渡车上的时候,我就问司机应该怎么办,司机告诉我:你去国航服务台领就行了。

  听他说的自信,于是我非常友好地到达了服务台。

  我耐心排队告诉服务员:你好,我的大衣还在飞机上,能不能帮我拿过来?

  她打了时长8秒的电话,不容置疑地告诉我:飞机上没有。

  我当时愣在原地:怎么会没有呢?

  真的没有。

  您能帮我再问一下吗?

  没有就是没有。

  那不可能啊,肯定在飞机上啊。

  那可能让别的乘客偷了吧。

  那我怎么办?

  我不知道。

  飞机上有监控吗?

  没有。

  那怎么办?

  不知道,你可以去报警。

  去哪里报警?

  右转前行五十米。

  报警能找回来吗?

  找不回来。

  ……

  这段对话结束以后,我大概感觉到怒气已经布满身体,很快就要爆发了。但我强行忍住并保持了沉默,五分钟后我再次请求她:您能帮我再问一次吗?

  请您不要为难我,真的没有。

  您再帮我问一次吧。

  她摇摇头拿起了电话。

  十分钟以后,大衣送过来了。我拿着大衣对她表示感谢,走出了机场。

  大衣找回来了,但我的心像受了一万点暴击,异常难过。我难过的原因并不是找衣服耗费了我整整50分钟。我难过的是,如果我相信她说的没有,如果我听她的话去报警……我可能正像个傻子一样等待警察破案吧。

  让我更加难过的是,如果换成一位有权势有地位的人忘拿大衣,那可能只需要五分钟就找回来了。

  三

  接着跟你讲一件我最近花大钱的事。

  我去一家高档家居店,我想买一把Philippe Starck的Ghost Chair,我交了全款留了地址,店员十分友好,非常热情,整个过程令人倍感舒适。

  三天后,这把Ghost Chair送到了我家。

  我满怀惊喜地接过来,我心想,我终于买了Ghost Chair。

  悲剧发生在下一秒:

  椅子上面很多划痕,因为椅子材质是用透明的聚碳酸酯制成的,所以划痕无处躲藏。

  这和我想的不一样,送来的是样品,像一个二手货,我只能拒收。

  店员跟我道歉,并和我开始了长达一周的沟通,承诺给我换新,两天后,他们说要从外省调货,需要十天的时间……我疲惫不堪,我决定结束这令人难堪的等待,我要求退货。

  店员回复我一条短信:我给你退就是了。

  看到这条短信,我没有回复。

  我觉得我是一个讲理并且愿意为设计买单的顾客,而这条短信让我觉得,我好像是一个无赖,赖着人家不讲理的退货……

  三天后,我又接到经理电话,她给我道歉,并给我送来一把Philippe Starck签名的Ghost Chair。

  我并没有感到赚了便宜,我说不清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但是,我的确有些伤感。

  因为我买椅子的初始喜悦被划痕破灭,我的耐心又在多日沟通中被耗费精光。

  为什么不在第一次送货时给我一把无损的椅子呢?

  四

  现在,我们聊聊手机好吗?

  月前,我的iPhone 6s电量在50%时多次重启,我送到Apple Store检测,一周后通知我可以去换电池了。我下午三点过去,五点取回了修好的手机。一位名叫tony的员工又为我更换了我在东京购买的smart battery case,过程行云流水,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这样顺畅舒适,我是抱着能修就修不能修就买个新手机的计划来的。

  修手机真的让我有一点治愈,这以后的三天我对一切都充满了信心,直到上周……

  五

  上周,我在北京开车,停车等红灯的间隙,一辆送外卖的电动车逆行而来,“砰”得一声,撞在我的车上,我赶紧下车扶他起来,他竟然要先去送外卖。

  我被这种敬业精神感动,就让他去了。

  我查看车,掉漆划痕一片。

  十分钟后他回来了,他说,这地方修好得三千块钱,哥们,你看我一个送外卖的,一个月也挣不了多少,你车有保险吧?

  有。

  有的话你自己出保修吧,我给你拿二百块行不。

  行。

  那我打电话让我同事送钱来。

  好。

  外卖员扶起电动车,一边跟我举手示意一边打电话:你给我送二百块钱来,五分钟送到行不?

  我心想,毕竟是个敬业的外卖员,素质还是有的。

  悲剧仍然发生在下一秒:外卖员上车跑了。

  剩下我站在四环外的雾霾里,竟然霾中凌乱了。

  我打他的电话,关机。我找饿了么投诉,饿了么不承认是他家的送餐员,尽管他的电动车上写着:“饿了么”。

  六

  一怒之下,我离开了北京,在机场办票柜台,两个喝大了的中年人,操着一口东北话直接插我队,质问出票员:

  这航班咋回事?

  延误了先生。

  凭啥延误?你说延误就延误?凭啥吧!

  我不清楚,我只是提醒您一下。

  你等着啊!我让你上网!

  东北人就拿出安卓手机对着出票员录像,折腾五分钟都没录上,把手机重启了才录上。

  十分钟过去了,还在纠缠,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道:

  你们不知道排队吗?

  你谁啊?我排啥队啊!我站这儿跟你有啥关系?你老几啊?

  你管我老几,你插我队经过我同意了吗?

  我就插了你咋的?

  没素质。

  你有素质,你有素质我插个队你咋这么多事!

  我竟然无言以对,是的,我当时真的无言以对,我感觉我错了,我差点就给他们道歉。

  七

  这篇文章像流水账,记录了我最近的遭遇,大概你也明白了一种状态:精神早已移民,留下肉体在此赚钱。

  我们是新一代行尸走肉,但我们不能再像病人般长久忍耐,也不能像健康者一样盲目自信。新年已经来了,该怎么办?

  这或许也从细微之处说明了中国人真正缺少的为何是人格和良心?人的概念、现代文明为何在中国难以得到更新和接受?全新的灵魂、全新的家庭、全新的社会为何在中国难以得到建立和完善?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