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汉姆跨界时装设计?
2017-01-20
英国老品牌肯迪文与贝克汉姆合作,推出专门时装系列。肯迪文在中国年销售额达1亿美元,并想重振欧洲市场。
    
    说起对男装行业的重大影响力,旧貌换新颜的英国老品牌肯迪文(Kent & Curwen)有两大秘招。第一,自己深厚的历史底蕴——早在1926年就为牛津及剑桥大学(Oxford and Cambridge)学生制作领带及运动装束;第二则是大卫•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主持设计了专门的时装系列。

这位昔日足坛巨星三年前挂靴后成为肯迪文的商业合作伙伴,原因是他想“自己创业打拼”,他从纽约打来电话解释道。他已经开始自己设计毛衣图样了,除此之外,很显然他也有一线工作经验。他帮助聘请了丹尼埃尔•卡恩斯(Daniel Kearns)担任创意总监。对方是亚历山大•麦奎(Alexander McQueen)、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以及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的校友。“大卫全面参与公司各项业务。”卡恩斯说,“从服装设计到包装风格。”

肯迪文的产权关系详情实际上并不简单:贝克汉姆与商业合作伙伴西蒙•富勒(Simon Fuller)在与香港上市的环球品牌集团(Global Brands Group)合创的品牌Seven Global中各占50%股权。2015年,Seven Global与肯迪文签定了一份五年合同,肯迪文是大中华区及欧洲区主打奢侈男装的利邦公司(Trinity Ltd)旗下品牌。
    贝克汉姆还自任品牌形象代言人。点击肯迪文新网址,诸位会发现这样一段黑白视频:贝克汉姆端坐在泰晤士河畔的长凳上——身穿黄铜扣军大衣、脚穿厚实系带靴,标志性的眉头紧蹙,显出些许忧郁神情。充当自家品牌形象代言人是否有些怪异?“我当初并不希望出现在广告片中。”贝克汉姆说,“然而与丹尼埃尔亲密合作、亲眼目睹其设计的作品后,自己如今对此真的很满意这部广告片。我酷爱这些服装,它们正是我每天会穿的行头,所以嘛,我就想,为何不自己代言一把呢?”

很显然,肯迪文如若不最大程度利用这位昔日球星的巨大影响力,就好比是球场自摆乌龙(自毁长城)。在去年12月初举行的伦敦时尚大奖颁奖典礼(Fashion Awards in London)上,贝克汉姆大放异彩:他当时身穿晚礼服款款走上舞台给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颁奖时,引发观众席一片点赞声(甚至迷倒了有些人)。他的西服有些摆动,但经过近20多年明星生涯(曾愉快地试水过时装设计)后,他早已练就一副闲适神情。肯迪文正是从这闲致风格中获取了设计新系列的灵感。诸位若想穿出贝克汉姆的那种感觉,穿肯迪文的西装就合适得很。

这并非潮装——这只是当前的寻常装束:一件肩章式铜扣军大衣销价1200英镑,一件伐木工人款的雪兰羊毛夹克售价1000英镑,而一件领口有意仿旧的厚棉质橄榄球衫售价为200英镑。其售价与艾克妮(Acne)及Kingsman等品牌不相上下,而且优先采用英国本国面料及生产商。“我们希望打造与时俱进的男性时尚。”卡恩斯说,“比方说与紧身牛仔衣裤以及靴子搭配的橄榄球衫或是用仿旧款T恤搭配的定制外套。我们希望契合贝克汉姆个人时尚风格、而不是落入那些赛艇会以及传统私立学校装束的俗套。”

1924年,艾里克•肯特(Eric Kent)与多萝西•柯温(Dorothy)结识于伦敦的萨维尔街(公司如今的总部仍在此),1926年,肯迪文创立。它以领饰著称于世:为牛津及剑桥大学生制作领带(结);到1930年,公司为Embassy Club等伦敦高档会所、伊顿与哈罗公学(Eton & Harrow)以及大英帝国在世界各地的军队供应领带。领带颜色搭配的灵感来自艾里克每天上班途中经过的花市。他经常把随意采摘鲜艳的花束随意扔在办公桌上,打造出别具一格的混搭造型。他才华横溢,因此能出入某些达官贵人圈子(温莎公爵(Duke of Windsor)是其好友),也让其生意如虎添翼。“他是混搭理念(reappropriation)的始作俑者。”卡恩斯说,“他经常穿板球毛衣出入伦敦梅菲尔上流社会(Mayfair);他汲取传统体育精华、并应用在不同生活装束中。”他设计的板球装也成为上世纪30年代好莱坞板球俱乐部成员的常备行头(包括了埃罗尔•弗林(Errol Flynn)、劳伦斯•奥利佛(Laurence Olivier)以及奥布里•史密斯(C Aubrey Smith))。如今这款板球装已有了升级版,这集中体现了卡恩斯“再造顺应当代时尚的经典男装”的理念。
    来源:FT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