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千斤货物的硬汉 看到妻子化妆流下眼泪(24图)
2017-01-19

看惯了灯火辉煌,时常会想念一盏家灯,习惯了衣食饭饱,时常会怀念一碗粗茶;临近春节,你是城市中擦肩而过的赶路人,还是乡村中几百公里的远行者?不管你在哪里,总有一颗心牵引着你回家。推开家门,妈妈一边灌香肠一边唠叨,爸爸望望你一边教育一边微笑,时间相机咔擦一声,家里的每个人都被记录下来,定格在那一刻温暖的瞬间。

在春节前夕,大渝网联合重庆木棉纪摄影做了一次公益全家福的征集活动,为那些久经离别而终得团聚的家庭拍摄全家福。在网友的反馈中,我们看见特殊的亲情关系,看见相聚不易,饱尝人情世故和冷暖自知。在他们的故事中,你是否也看到了自己?(摄影|木棉纪 文字整理|王洋 霍瑞新)



背千斤货物的硬汉 看到妻子化妆流下眼泪

“看到,来啦,看到起!”这是在朝天门,每天都能听到的吆喝。下意识的避让,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个叫唐叔的棒捧已经走远了!作为百货批发市场的朝天门,从地铁站小什字3号出口,不难看到这样奔波于各大巷子,爬坡上坎,大冬天光着膀子的劳动者,在重庆,他们叫棒棒!唐叔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唐叔的家人住在重庆巴南农村,他十几岁就出门打工,从最早一批农村建筑混泥土工地多年,到朝天门货运三年,再到当棒棒12年。48岁的唐叔确实有着时间洗礼后岁月的痕迹,颈椎已经严重变形,双手也因为长期体力劳作变形和粗糙。他见证了网购时代,物流和快递的行业冲击,整个棒棒军个体的逐渐退化!
 

唐叔家有一儿一女,女儿乖巧腼腆不爱说话。14的岁儿子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正处于青春的反思叛逆期。于唐叔而言,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年轻时,在老家修建房屋需要人工抬预制板的那会儿。


忙完回家,妻子会变着花样把饭菜做得可口,最拿手的是红烧肉和粉蒸排骨,吃一次期盼一整年。虽然清苦一点,但那些一起吃苦,相濡以沫的日子是最甜蜜的。


拍摄过程中,一家人都十分珍惜这种相聚的时刻,只有唐叔,认真地面对镜头,略带严肃和拘谨,看到化妆后的妻子竟湿润了眼角。


阿姨说:“我还没有如此郑重的化过妆,太美了,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结婚的时候两个人拍的照,被一场意外大火烧个精光,什么都没有了。一辈子,还是需要照片和故事来承载,和老唐这一辈子我认!我一直教导儿女,什么都可以不重要,你们不认我都没有关系,但一定要认你们的爸爸。因为,他真的为这个家付出太多太多!”

4岁儿子被拐 27年后母子重聚同框相拥
27年前,当4岁的儿子邓锴被人贩子拐卖走的那一刻,母亲陈栋琴的心就被掏空了。当年,陈栋琴在石柱靠摆地摊为生,丈夫在沙砖厂上班。1990年9月1日的上午,她牵着4岁的小邓锴去市集拔兔毛,老家的房子连着街一排又一排,集市的人群又挤又忙,小邓锴告诉妈妈想和小伙伴玩耍,玩累了他悄悄跑到二姑家喝水,就在返回的路上,他被人带走了。

9月重庆热得像个蒸笼,儿子就在眼皮底下人间蒸发。各处打听无消息之后,陈栋琴开始发寻人启事,街上有人经过都会掏出照片询问。看到街上的缺胳膊缺腿的乞讨者,她就会哭泣:“人贩子会不会也打断他的腿?会不会虐待他?”。


这些年,她从未忘记过疼痛,她离婚生了二儿子,她守着二儿子就像守着走失的小邓锴,只能大院子里玩耍,寸步不离。2012年陈栋琴去走失平台录了DNA,2016年通过民间志愿者平台,55岁的她终于找到了邓锴,二十几年,她的噩梦终于醒了。


2016年12月23日,被拐卖26年的邓锴终于回家。这些年他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15岁出过车祸的他,小时候大部分记忆都已丢失。小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读过书,在福建泉州漂泊了30年。赶回重庆,他们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木棉纪赶往石柱为他们拍摄公益全家福。


从辛酸皱纹的脸庞到我们第一次为母亲化妆;从寒酸穷困到第一次为母亲穿上裙装,我们看到了她整个人焕发的光彩,20几年寻亲路磨掉了她的容颜,却在26年后重新焕发女人的光彩。


我们询问邓锴:“母亲美吗?”邓锴和弟弟异口同声地说:“我母亲是最美的。”


当他们出现在同一面镜子里,穿越26年的光阴,相似的鼻子,相似的眼睛,相似的感动,生命从失去到拥有,从青春到老去,幸福晚一些没关系,再次相遇,他们幸福的模样凝固在镜头里就是全家福的意义。


12岁留守儿童与弱智母亲的第一张合照

12岁的秦鹏与家人住在三庙镇的山里,他平时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



在拍摄纪实片的路上我们看到成群的绵羊,奶奶亲切的在院子里喂养了刚孵下小鸡,提着土鸡蛋准备送给我们,一家人守着一条叫妞妞的小黑狗和一只小猫,朴实乐观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生活过于贫困潦倒而带来的苦痛。


在二楼破旧的楼房,秦鹏的妈妈一个人坐在简陋的木床上眼神很空洞木讷,她的语言很少。秦鹏说因为母亲智力低下,对人事的认知和判断能力相当缺乏,她一般都不会出门,只愿意待在房间里,从未出过大山的妈妈,很少接触陌生人,生活基本都是靠家人照顾。


角落杂物堆里的衣物,全靠志愿者捐赠。


而在拍摄化妆时,我们拉着妈妈的手,希望能让她明白我们要给她拍全家福,我们用卷发棒帮她梳理刘海,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被美丽尊重。


在藕田边我们搭了一块亚麻色的作为拍摄背景,他们坐在长条凳上,阳光照在婆婆的白发,透着爸爸的皮肤,照亮弟弟的眼睛,探索妈妈的好奇,穿透爷爷的坚硬。生活不一定时常挂着笑容,衣食不一定需要堆满富足,才配有机会拥有一张全家福,他们身上的品德,朴实团结,坚韧凝聚,在不被看见的角落,有一种幸福是平等微小,不被撼动。


儿子送给复婚父母最好的礼物

在新宇的成长过程中爸爸妈妈一直处于忙碌的状态,他从小和奶奶一起生活,比别人家的孩子懂事早熟。父母为给新宇更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小学五年级他就开始寄校住读,初中从长寿到黄桷桠二外,又辗转到杨家坪,继而又回长寿读了一年。高中后,遵从父母的期望服兵役两年。



在他看来,一向和睦温暖的家庭没有半点不对劲。在部队里偶然一次和朋友的通话中得知:其实父母一直都有矛盾,因为希望他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所以父母并没有在新宇面前露出矛盾的一面。得知父母分开的新宇,虽然在那个年纪很不能理解他们的做法,却并没有过多的责备,而是用一颗包容的心去尽量理解父母的不易。好在,短暂的分别后,父母重新走到了一起。


妈妈聊起新宇说:“他总会在节日给我买礼物,蛋糕、玫瑰、康乃馨、项链,他都买过。印象最深的是新宇刚工作那年的母亲节,他并没有提前告诉我,下班回来抱着一束康乃馨,当时我还在忙着做晚饭,他把一束包装精美的花送到我手里!我一直说他浪费,但心里其实别提有多开心,最主要的是,他之前一点都没有和我说起。”也许,在我们看来,没有不爱父母的子女,但我们却时常不懂表达!新宇的女朋友周周一直陪同男朋友一家人的全程拍摄,末了,我们提议一起同框合影吧,女孩说:“不,默默的就好!这是我很想看到的,他们完整而温暖的故事!”


用镜头记录全家欢聚的时刻

每个人的新年愿望都有一个很长的清单,清单里写着美好的事:一份理想的工作,一个温暖的家庭,一个值得微笑的人生……清单里每个人都享有人人平等的权利,也同样拥有幸福的资格。我们用镜头记录全家团聚的时刻,用眼睛跟摄影丈量着自己与他人的故事和生活,那些来来往往的感动和拥抱不曾离开,一直在靠近。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