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义务放电影被叫停引争议 当地领导登门协商(4图)
2017-01-05
广西钦州市钦北区板城镇农民罗衍宗十年前在自家门口撑起银幕,为村民放电影。但是2016年12月26日,罗衍宗被取消了放映资格。

罗衍宗不能再给村民放电影的消息经当地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舆论持续关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2017年1月4日也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关注此事。

农民义务放电影被叫停引争议 当地领导登门协商

罗衍宗(左)在放露天电影给村民看。 本文图片均来自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微信公号

2017年1月5日下午,钦北区文化体育广电局(以下简称“钦北区文体局”)办公室一名值班领导向澎湃新闻透露,局里领导班子目前正在开会研究罗衍宗被取消放映资格一事。

这名钦北区文体局值班领导表示,局里将会妥善解决罗衍宗的问题,目前局领导已经带队前往板城镇罗衍宗家中登门拜访,协商后续工作。

此前,据广西当地媒体《南国今报》2017年1月2日报道,作为当地电影放映的主管部门,钦北区文体局放映站负责人的解释是:公开放映电影,必须申请取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有相关章程,并在固定的场所经营。罗衍宗没有证件,不合法合规。如果年后继续放映,将会被查处。

上述放映站负责人在接受《南国今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叫停罗衍宗,他们压力不小。具体原因究竟是什么,这名负责人没有明言。但在私下场合,当地多名公职人员透露,义务放电影成就了罗衍宗,但随着名气变大,他的心态也随之改变,所做的一些事情惹来了麻烦。

农民义务放电影被叫停引争议 当地领导登门协商

罗衍宗开车前往一村庄放电影。

根据《南国今报》报道披露,当地有一些享受国家政策支持的农村放映员,每放映一场电影,可享受100元政府补贴,而当他们去到一些乡村时,经常会遇到罗衍宗已经在那里放电影;此外,罗衍宗为了方便放电影,改装了摩托车搭载设备,上路时被警方查扣,在当地引起热议后,摩托车又被返还。

上述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的文章称,公众讨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镇政府的做法是否过于简单粗暴,罗衍宗的行为是否值得称颂,政府部门在对露天电影的管理上应当有所作为等。

文章认为,很多民间自发的公益活动,往往能体现出公众投身公益的热情,是对“官办公益”的有益补充。官方应该对于这些民间公益活动进行引导与鼓励,并且提供必要的帮助,包括为其办好经营许可证,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而不能简单叫停与取缔,否则会扑灭公众的公益热情。

新闻多一点

义务放映员罗衍宗之惑

农民义务放电影被叫停引争议 当地领导登门协商

罗衍宗在仔细检查电影胶片是否破损。

从今年起,罗衍宗不能再为村民放映电影了。

2007年,钦州市钦北区板城镇农民罗衍宗,花500元买了一台二手放映机,在自家门口撑起银幕,为村民放起电影。从此,他开始走村串寨,为十里作乡的村民义务放映电影。

村民们说:“老罗是个好人,我们支持他。”当地官员也承认:“罗衍宗干了件好事。”

于是,罗衍宗被冠以的头衔越来越多,“板城好人”、“最美基层宣传员”······时间到了2016年12月26日,就在这名六旬老汉再次想出门放电影时,板城镇里传来了消息,让他去镇政府大楼谈谈工作。

“喝了杯水出来,就什么都不是了。”罗衍宗被取消了放映资格,见到记者,他反复问着同一句话:“为何做好事,也会有人阻止?”

放映员为实现夙愿,出力贴钱放电影

2016年12月29日,夕阳西下,寒风刺骨,用钦州白话吼几嗓子“放电影咯!”钦北区小董镇中花村的一块大土坪,很快热闹起来。为了占个好位置,有的村民没吃晚饭,就带着凳子来赶场。

农民义务放电影被叫停引争议 当地领导登门协商

罗衍宗在小董村挂起银幕,一群村童在银幕前合影。

村里的热闹场面,让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但人群后面,忙着调试设备的放映员罗衍宗,却没有了往日的笑容,他心里明白,只要有关部门不松口,2017年元旦后,他就再也不能放电影了。

因为记者的到来,罗衍宗特意选择了《小兵张嘎》这部电影。2007年,他第一次放的就是这部片子,随后10个年头里,罗衍宗的足迹,遍布板城镇及附近小董镇、太平镇等地的大小村庄,放映了2000多场电影。旧片重映,在他看来,具有某种意义上的仪式感。

放映机里的胶片缓缓转动,坐在一旁的罗衍宗向记者述说着过去。小时候,家里穷,没钱进电影院,罗衍宗就站在影院门缝外,用一把小圆镜进行反射,偷偷观影。那时他想,等将来有条件,一定要买台放映机,放电影给大家看,不收钱!

罗衍宗小时候的愿望现在终于实现了。中花村村民说,这么多年来,罗衍宗不时来给他们放映电影,连饭都不吃一口,更别提收钱。事实上,10年如一日的坚持,罗衍宗花费并不少,他拿出平时积蓄,先后购买了7台放映机及几百部老电影拷贝,光开车走村串寨,所耗油费,就有数万元。

出力还贴钱,到底图个啥?“我喜欢放电影,更喜欢和乡亲们一起热闹。”罗衍宗说。

获许可,影响力扩大,成了“民间话事人”

《小兵张嘎》片长101分钟,记者就听罗衍宗讲述了101分钟。

如果说罗衍宗当初放电影,是为了实现儿时梦想,但接下来的坚持,或许离不开村民的支持与认可。在附近的村庄,许多村民尊称他为“罗叔”。对此,罗衍宗乐在其中,满满的成就感。罗衍宗和记者谈了不少他帮助过的人,做过的好事。其中的一个细节是,每每介绍完一件事,罗衍宗都不忘记提醒记者:“我本身是个农民,没什么文化。”

从刚开始纯粹放映免费电影,到后来义务宣传各种党和国家政策,开展扶贫帮困活动,罗衍宗以放电影为依托的公益活动,越做越大,影响也越来越广。最多时,有超过10人参与到罗衍宗的团队,而他本人,也成了当地一名颇有影响力的“民间话事人”。当地附近村民遇到困难,都希望罗衍宗能帮忙反映一下,他对此也乐此不疲。

小董镇那汪村离镇上有六七公里远,修路“卡”在一片树林上,当地与树林的主人谈不拢,僵持多年,罗衍宗出马劝说后,路很快修了起来;板城镇官庄村没有路灯,不用摸黑走路一直是当地村民的愿望,但苦于群龙无首,各方面无法协调,罗衍宗介入后,夜晚的村间小路,终于亮了起来······

罗衍宗的做法,获得过当地有关部门认可。前些年,多家新闻单位接连对罗衍宗进行了报道。接受公开采访时,当地各级各部门的干部都对他的行为进行了表扬。

引争议,没有许可证,放映资格被取消

“去农村义务放电影,丰富老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我们是很认可的。”2016年12月29日,钦北区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说。板城镇相关领导也表示,罗衍宗免费放电影的行为,受到老百姓喜爱,镇里面也不反对。

但如今罗衍宗被取消了放映资格,2017年起不能再放电影。罗衍宗说,2016年12月26日,他被板城镇纪委找去谈话的,随后就被通知2017年起停止放映电影。没有相关的法律文书,只是口头传达。当记者问及罗衍宗为何被取消放映资格时,板城镇纪委梁书记的回答是,他们未参与此事,也不知情。

作为当地电影放映的主管部门,钦北区文体局放映站负责人给出了法律依据:公开放映电影,必须申请取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有相关章程,并在固定的场所经营。罗衍宗没有证件,不合法合规。如果年后继续放映,将会被查处。

按此说法,即使没有收费,罗衍宗的违法经营行为,已持续了10年,为何直到现在才被叫停?上述放映站负责人坦言,叫停罗衍宗,他们压力不小。具体原因究竟是什么,这名负责人没有明言。但在私下场合,当地多名公职人员透露,义务放电影成就了罗衍宗,但随着名气变大,他的心态也随之改变,所做的一些事情惹来了麻烦。

据说,当地有一些享受国家政策支持的农村放映员,每放映一场电影,可享受100元政府补贴,而当他们去到一些乡村时,经常会遇到罗衍宗已经在那里放电影;此外,罗衍宗为了方便放电影,改装了摩托车搭载设备,上路时被警方查扣,在当地引起热议后,摩托车又被返还。

关上机器,收拾幕布回家,已经是当晚9时许。分别前,罗衍宗并没有对种种争议进行回应,只是再次问了刚见记者时的那句话:“为何做好事,也会有人阻止?”

来源:澎湃新闻网

隐私权政策(Privacy) | 免责条款(Disclaimers)